黨中央政治局委員、國會常務副主席從氏放出席大會並發表指導意見。(圖源:人民報)

2020年10月22日國內時政簡訊

*昨(21)日上午,2020-2025年任期第二十次廣義省黨部代表大會正式在廣義省勞動文化宮開幕。多位黨和國家領導、革命老前輩、越南英雄母親、人民武裝力量英雄、2015-2020年任期第十九次廣義省黨部執委會委員的346名代表、該省委所屬代表該省黨部逾5萬4000名黨員的代表出席。黨中央政治局委員、國會常務副主席從氏放出席發表指導大會意見。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圖源:APA)

俄德外長討論向敘提供人道援助等問題

據新華社報導,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當地時間7日與德國外長馬斯通電話,雙方主要討論了向敘利亞提供人道主義援助等問題。俄外交部網站當天發佈公告說,兩國外長就敘利亞局勢交換了意見。雙方認為,當前的迫切任務是在非政治化、非歧視性、不設前提的條件下給予敘利亞人道主義援助。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圖源:互聯網)

俄外長表示將全力維護伊核協議不受破壞

綜合報導,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當地時間16日在莫斯科與到訪的伊朗外長扎里夫舉行了會談。在會談後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拉夫羅夫表示,俄方將全力維護伊核協議不受破壞。拉夫羅夫說,在疫情形勢下,俄伊政治對話仍保持在高水平。儘管美國仇視伊朗並對伊朗實施單方面制裁,俄伊經貿等領域關係仍強勁發展。美國的目的是使用恐嚇手段讓其他國家斷絕與伊朗的合法合作。俄方認為,這是對國際法赤裸裸的踐踏。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圖源:Getty Images)

俄將繼續為解決利比亞危機做出努力

據俄羅斯衛星網報導,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14日表示,俄羅斯將繼續為解決利比亞危機做出努力,須促使利比亞各方達成一致,避免使用武力解決問題。拉夫羅夫指出,俄土兩國領導人此前共同倡議在利比亞實施停火,為此,1月13日在莫斯科舉行了利比亞間會談。他說,“將繼續為此做出努力。目前還暫未達成最終一致。”
2月7日,在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左)與委總統馬杜羅會晤。(圖源:新華社)

俄將繼續加大與委合作力度

據新華社報導,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表示,儘管美國對委實施“非法制裁”,但俄方仍將繼續深化與委內瑞拉的合作。拉夫羅夫7日下午在與委總統馬杜羅及委部分內閣成員會晤後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儘管委內瑞拉受到美國的“非法制裁”,但俄委兩國已商定進一步深化經貿和投資合作。雙方確定的優先合作領域包括能源、自然資源、工業、農業等多個領域。
當地時間24日,正在古巴訪問的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左)同古巴外長羅德里格斯舉行會談。(圖源:CCTV視頻截圖)

古俄外長強調加強雙邊關係

據新華社報導,古巴外長羅德里格斯當地時間24日與到訪的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舉行會談,雙方表示願意促進各領域合作、加強雙邊關係,以應對由美國造成的在國際事務方面的“困境”。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右)會見到訪的委內瑞拉副總統羅德里格斯。(圖源:路透社)

俄委將擴大務實合作

綜合報導,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當地時間1日會見到訪的委內瑞拉副總統羅德里格斯,雙方表示將擴大在貿易、投資、工業和金融等領域的務實合作。據俄外交部網站消息,拉夫羅夫在會見後舉行的聯合記者會上說,俄方視委內瑞拉為“長久、可靠的”夥伴,當前支援委方的最佳方式是擴大務實、互利合作。俄方將繼續協助委內瑞拉解決社會經濟問題,包括提供合法人道主義援助等。
俄羅斯外長拉伕羅夫(右)與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左)進行磋商,正式啟動日俄和平條約締結談判新機制。(圖源:AP)

日俄外長啟動和平條約談判

據共同社報導,當地時間14日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俄外交部別館舉行了包含北方四島領土問題的日俄和平條約締結談判新機制下的首次磋商。河野在磋商伊始表示,為使首腦談判取得進展,“希望合力推進共同作業,使2019年成為富有成果的歷史性一年”。拉夫羅夫就談判要求遵守兩國政府間承諾的“不作出歪曲共識或者單方面的發言”,牽制了日方。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計劃與俄羅斯官員舉行會談,說明美方的立場。(圖源:DPA)

美尚未啟動退出《中導條約》正式程序

綜合報導,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表示,美國目前尚未啟動退出《中導條約》的正式程序。拉夫羅夫說:"《中導條約》本身附有為可能退出該條約的情況而設的特定程序。但這一程序尚未啟動。"他補充道,俄方將在得到華盛頓的正式消息後再展示出有關《中導條約》問題的立場。
特朗普上周三在白宮會晤俄國外長拉夫羅夫和俄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資料圖來源:互聯網)

白宮否認特朗普向俄洩密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美國總統特朗普上週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會面時,向拉夫羅夫和俄羅斯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洩露了高度機密的信息。美官員隨即予以否認。據美聯社16日報導,白宮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在一份聲明中稱,相關報導是“錯誤的”。他表示,特朗普和拉夫羅夫根本沒有討論獲取情報的來源和方法等問題,“我就在會議現場,根本沒發生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