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源:互聯網)

媽媽的菜園

一陣小雨宣告五月的到來。媽媽的菜園亦如這個生機勃勃的初夏,滿園青青,長勢旺盛。一畦苦瓜綠油油,一壟芹菜脆生生,亭亭玉立的是青椒和茄子,枝枝繞繞的是番茄,匍匐在地的是番薯葉。豆角秧子順著竹枝往上爬,開出一朵朵白裡帶紫的蝴蝶小花;黃瓜藤也卯足了勁攀上架,“吧啦吧啦”地開出朵朵五瓣的黃色小花,幾天功夫,綠綠的小黃瓜就頂著花帶著針長了出來。媽媽說:“這黃瓜長得快,頭天看還是細細條不到兩個指頭粗,第二天一早就像手腕那麼粗了。”
(示意圖源:互聯網)

長髮為誰留

畢業表演的舞台上,7個帥氣陽光的畢業班男生齊刷刷登台亮相,他們帶來的是一個青春動感的舞蹈。
(示意圖源:互聯網)

蝴蝶夢

清亮的小河像一面明亮的鏡子。河邊,一隻毛毛蟲趴在伸向河面的一根小樹枝上。她不停地扭動著身子,左照照、右照照,一邊嗅著河對岸飄過來的花香,一邊快樂地哼起歌謠。
(示意圖源:互聯網)

老張夫婦的雙胞胎兒女一起考上了大學。老兩口悵然若失,跟兒子女兒約定好,每個週末互通電話。
(示意圖源:互聯網)

剪一段時光

今晚,單親媽媽蓮被女兒葉纏上了,非要老媽這個“閨蜜”陪她去相親。
(示意圖源:互聯網)

最後的發言

這是我的一節公開課《猴子撈月》。我設計了一個表達環節讀了這個故事,你想說些什麼?
(示意圖源:互聯網)

聽聽這鳥聲

獨立黃昏中,最喜歡的就是聽門前果樹林裏鳥兒歸巢的聲音。林中的鳥聲時而浮起,時而落下,猶如一陣時密時疏的雨。聲音高時是嘩啦嘩啦的,聲音低時是淅瀝淅瀝的。雖然看不見林子裏的鳥兒,卻能想像得到,那些鳥兒回到各自的巢裏,定然也如我們平凡的煙火人家,有饒舌的孩子迫不及待地匯報一天的情況,有操心的父母或慈愛或嚴厲地勸誡嘮叨,有恩愛的夫妻偎在一起喁喁私語……
(示意圖源:互聯網)

格格巫

他長得很像格格巫:禿頂、鷹鉤鼻,常年穿一件黑色的衣服。我每次看到他的時候,他總是挑著一副擔子,擔子吊鉤下攬著一把鋤頭。
(示意圖源:互聯網)

又見竹籬笆

那日,行走在美麗鄉村示範村,我發現了久違的竹籬笆。農家的小菜園、灌溉圳的岸上、綠化帶的周邊,都圍上了仿真的竹籬笆。青青的竹籬笆,勾起了我久遠的記憶。
(示意圖源:互聯網)

河邊的等待

每天傍晚,她都好像要赴一場重要的約會一般,從頭到尾一絲不苟地把自己收拾得妥妥帖帖,一臉喜色地出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