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圖源:互聯網)

菲中期選舉將檢驗杜特爾特支持度

據《菲律賓商報》報導,13日,菲律賓中期選舉進行投票,超過6100萬登記選民將選出逾1萬8000名官員。這次選舉被認為是民眾對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支持程度的一次檢驗。今年的菲律賓中期選舉共有4萬3554名候選人參選,菲民眾將從中選出12名參議員、245名眾議員、省長和副省長各81名、780名省議會成員、市長和副市長各145名、社長和副社長各1489人、1628名市議員及1萬1916名社議員。而黨團組織代表在眾議院有大約61個席位。
美國佛羅里達,工作人員重新計票。(圖源:DPA)

美中期選舉佛羅里達州重新計票

據外媒報導,美國佛羅里達州州務卿當地時間10日宣佈,由於該州州長、聯邦參議員候選人選票平分秋色,將進入重新計票程序。美國國家公共電台報導,佛州州務卿於當日表示,自6日美國中期選舉結束投票後,來自佛羅里達州67個郡的非正式投票結果提交完畢,並公佈了包括州長、聯邦參議員等候選人的非正式計票結果:其中,聯邦參議員候選人,共和黨人斯科特領先於民主黨人尼爾森約1萬2500票,領先優勢縮小到0.15%,進入重新計票程序。州長候選人方面,共和黨人羅恩‧德桑蒂斯領先於民主黨人安德魯‧吉盧姆,票數縮小至約3萬3700票,即0.41%,也進入重新計票程序。
美國選民排隊等候投票。(圖源:Getty Images)

眾議院失守 特朗普面臨“分裂國會”

綜合報導,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初步結果於7日凌晨揭曉,民主黨時隔8年重掌眾議院,共和黨繼續保持在參議院的多數席位。無論兩黨議員如何慶祝各自的勝利,白宮主人特朗普未來兩年施政在面臨“分裂國會”時恐受掣肘。通常,兩年一次的美國中期選舉不如總統大選那般激烈,但對於任期過半的特朗普而言這無疑是一次“期中考”。“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就在選票上。”選前最後一天的共和黨造勢集會上,特朗普自己亦如是說。而根據本次選舉的出口民調,三份之二的選民都表示特朗普與自己對眾議員的投票有關。
美國中期選舉6日拉開帷幕,選民正在投票。(圖源:路透社)

美中期選舉 特朗普政府迎執政“中考”

綜合報導,當地時間6日,美國迎來中期選舉投票日,國會眾議院的全部席位和參議院部分議席將進行改選。執政的共和黨希望全力保住國會多數,反對黨民主黨則希望借中期選舉奪回對兩院的控制權。這次選舉也被美國媒體視為是對現任總統特朗普的一次“中考”:選民將如何對特朗普兩年政績打分,將關乎這位共和黨籍總統未來的執政前景。
美國中期選舉11月6日登場,特朗普奔波各地,積極助選。(圖源:Getty Images)

美中期選舉投票率成左右選情關鍵

綜合報導,美國中期選舉投票已進入倒計時。當地時間11月4日,總統特朗普與民主黨對手向他們的核心選民積極“催票”。兩大黨都指出,選民投票率將是左右選情的關鍵。據報導,在美國民眾投票前的48小時,特朗普忙著出席共和黨候選人的造勢場合,前總統奧巴馬則到印第安那州,為選情告急的民主黨聯邦參議院候選人唐諾利站台,並向群眾喊出選前最後訴求。
美中期選舉將花掉 50 億美元。(示意圖源:互聯網)

美中期選舉將花掉 50 億美元

據美國中文網報導,11月6日美國將舉行中期選舉,截止選舉日一週前,影響中期選舉的支出已升至創紀錄的47億美元,預計到選舉日當天,支出將超過52億美元,這比2014年的中期選舉支出增長35%,是至少20年來的最大增幅。
特朗普(右)披露,中期選舉後見金正恩。(圖源:路透社)

特朗普披露中期選舉後見金正恩

綜合報導,備受國際社會關注的美朝峰會有了新的進展。美國總統特朗普透露,第二次美朝首腦會晤將在11月6日美國中期選舉後舉行,目前在考慮3到4個可能的會面地點,其中一個可能是位於佛羅里達州的海湖莊園。
Facebook表示,已刪除多個虛假帳戶與專頁。(示意圖源:AP)

臉書刪除 32 假帳戶企影響美國中期選舉

綜合報導,美國社交媒體巨頭臉書公司7月31日宣佈,將從臉書主頁和照片分享平台Instagram上刪除32個帳戶和頁面。公司懷疑這些帳戶和頁面試圖進行政治鼓動和傳播虛假信息。據《華爾街日報》報導,這些帳戶和頁面是在去年3月至今年5月期間創建。其間,帳戶和頁面擁有者總共發佈了9500多條貼文,並在臉書平台上擁有超過29萬名粉絲。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還報導稱,臉書公司表示,本次刪除的帳號在其平台上開展的活動與2016年美國大選時部分俄羅斯帳號的活動相似,部分帳號還可能同該公司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前後所刪除的俄羅斯帳號有關聯。
美國總統特朗普。(圖源:互聯網)

美共和黨中期選舉預選大打“特朗普牌”

綜合報導,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黨內預選階段8日迎來首個“超級星期二”的競爭,共和、民主兩黨在多個州舉行本黨參眾兩院議員和州長候選人預選。美國總統特朗普當地時間9日對共和黨預選結果表示滿意。分析人士指出,從目前預選結果看,特朗普在共和黨內的影響力和控制力基本得到穩固。不少共和黨人在競選中積極向特朗普靠攏,提出的競選主張帶有反建制、反移民等民粹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