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碎一地的陽光

跌碎一地的陽光

44年了!光陰荏苒,黑髮已成白髮,所有那一群“向日葵”女孩子大多已出國,留下的也漸漸失去了聯繫。偶有一倆位較熟稔的在國外,也間中有書信來往,從寄來的相片上看出,她們已不復當年風茂正盛的芳華和青春躍動的臉龐,而是面帶風雨滄桑以及兒孫繞膝的蒼髮婦人。而我,又何嘗不是白髮翻飛?臉上刻滿歲月龜裂皺紋的糟老頭?唉!每當我聽說某某故友不在了!心裡陣陣難過,口中聲聲嘆喟!腦袋又叮噹的跌出數片糢糊的陽光碎片,讓我重拾一些糢糊的影子……
(示意圖源:互聯網)

跌碎一地的陽光

說起“月影樓”這組“向日癸”女文友們(海心是主幹之一),以其說是作者不如說是讀者居多,她們少寫作喜閱讀,屬於一群文藝的愛好者。說起某作者的經歷和作品,她們都能耳熟能詳,娓娓道來,就是懶於提筆創作。所以我總覺得“月影樓”不像上述兩樓是論詩評文的埸所,而像一班青年男女聚會聊天的地方。我就喜歡這一點,沒有文壇惡鬥的筆鋒殺氣,只是恬靜的互相傾訴,閒聊家常。
(示意圖源:互聯網)

跌碎 一地的陽光

夏日炎炎,午後的陽光特別燦爛,我坐在一室的寧靜中,一杯清茶,一摞詩冊伴我,書香正濃。我隨手拉開暗紫色的窗簾,推開窗扉,一股耀眼的光亮跌跌撞撞的倒進我的室內,跌碎了一地的陽光。
燈光撐亮了夜。(示意圖源:互聯網)

燈光撐亮了夜

“明月幾時有?”不再有了!“把酒問青天。”天也被空污得骯髒不堪了!那來天青? 我最惋惜的也最感遺憾的,就是以前每當夜涼如水,心湖思親情懷起伏時,我總抬頭仰望窗外的夜空,對著當空的明月,在它明亮如鏡的臉龐上,讀出了母親慈藹的面容,溫柔的笑意。在那剎間,我依稀回到孩提的年代,依偎在母親的雙膝上,聽著她娓娓道來的警世童話與及悅耳動聽的山歌……但現今,一切都不復存在,都如流水般東逝。若想再重溫舊夢,只有去到偏遠的農村了!那裡或可見到高照的明月與及閃爍的星星,但感覺上比起以前的情境,總有丁點兒的差距。那就是隔了一層霧霾,一幅朦朧的帳簾,不及以前的夜清、月明、星燦、人閒。別了!60年前的歲月、純潔無邪的童真!往事不堪回首,卻堪回味,來生;來生啊!還會重現?
燈光撐亮了夜。(示意圖源:互聯網)

燈光撐亮了夜

真是壯觀啊!我嘆道,一瓣瓣的碎花,一口口的古井。我正在仰頭尋找那久別的月亮,瞧瞧它躲在那一口井中。我終於在遠處的一坐高樓的樓頂旁,看到月亮露出半邊的輪廓,就像一粒殘缺的珍珠,光彩暗淡,不及現代的燈光亮麗,失去了往日明眉皓目的臉龐,猶如一個哀嘆的遲暮少婦。還有星星呢?我兒時抱著入夢的星星呢?那些撒在黑天鵝絨上閃爍的鑽石呢?我搜盡所有夜空的花瓣和井口,都看不到丁點閃耀的星光。這就是文明進步的悲哀吧!月殘星滅,都已被高聳的建築物切割以及人為的碳排放污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