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氏玉女目前仍在醫院接受化療。

癌症婦女求助醫藥費

鄭氏玉女(54歲)於2年前經常感到肚子疼痛,在大水鑊醫院做檢查,結果查出患上惡性子宮癌,在一段短時間內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卵巢、肝臟、腎臟去,去年3月由於病情日益惡化,醫生已經動手術為她切除子宮、卵巢等,並一直給服用特效藥。今年初她在該醫院腫瘤科接受化療,醫藥費非常昂貴。
患小兒麻痹症的蔡玉蝶不良於行。

單身殘疾婦女求助

蔡玉蝶(紙張姓名羅玉蝶)今年62歲,與2個姐妹在第八郡第十二坊阮維街792/2C租屋子住,租金350萬元。蔡玉蝶因為小時候患上小兒麻痹症,導致行動非常困難,必須靠輪椅代步。她沒有嫁人,許多年來以賣彩票謀生,每日掙有數萬元過日子。由於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從年初至今謀生路十分艱難,有時候被逼停業待在家裡,一段長時間沒有任何收入來源。近幾年來她患上前庭功能紊亂症,不久前其右腳還發炎、腐爛,進阮知方醫院診治,醫生給她服藥和消毒,目前還是疼痛。在這段日子裡,無法去謀生的她僅靠地方政府每個月派發的76萬元補助金來維持生活。
鄧少珍中風後身體很虛弱。

患病婦女求助後續醫藥費

鄧少珍(68歲)與兒女和外孫男住在第六郡第六坊黎光充街199/16P號。她於2016年因高血壓導致中風,在醫院醫治了一段時間,病情有些好轉邊申請醫生給出院,如今她可以拄著拐杖在家裡慢慢走動,每當要去複診,必須有女兒和男孫扶一把。此外她還患有高血脂和高血糖、胃炎,至於膽結石數年前已經動過手術。雖然有投保,有些藥獲醫療單位免費派發,但有些特效藥則需要自掏腰包購買,少則數10萬元,多則百萬元以上。
劉錦雲患有關節炎多年,如今左腿又骨折,正等待有錢動手術。

貧病婦女求助手術費

家住第八郡第十一坊平東街門牌131號的劉錦雲(紙張姓名陳妹,現年68歲)與丈夫沈茂青(66歲)和姐姐劉錦蘭(69歲)住在一起,家裏沒有年輕人,他們3人都是年近古稀的人家。錦蘭在專門生產練習簿的某紙廠工作已經有20多載,逾10年前她適齡退休,但由於還有能力幹活,同時為了生計繼續簽約,月薪有約400萬元。今年初,她因年紀大,僱方不願再續約,加上她體力不支(她患有關節炎、胃炎等,每半個月進醫院複診一次)而不得不休息。
劉銀英的病情日益嚴重。

貧病婦女求助醫藥費

家住第十一郡第七坊李南帝街門牌90/41號的劉銀英(紙張姓名黃妹,現年70歲)與兄弟姐妹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屋子,雖然同居一屋,但他們各有各的生活和負擔。劉銀英本身沒有結婚,更沒有兒女,所以近幾年來年老病痛,生活飲食均由妹妹玉蘭(61歲)照顧。
施煥英正為醫藥費發愁。

貧病婦女求助醫藥費

家住第八郡第十一坊從善王街269/32J號的施煥英(紙張姓名劉蘇妹)今年67歲,許多年來靠幫第十一郡一戶人家打理家務,日薪現有13萬元。施煥英曾經擁有一個小家庭,並育有一個今年39歲的兒子李光裕。她與丈夫在兒子未滿1歲時因性格不合而離婚,當年她自己把兒子抱回娘家,辛辛苦苦去工作掙錢養大兒子。如今兒子已有自己的小家庭和2個兒女,大的7歲,小的4歲。他一家4口在外面租房子住,妻子在家照顧兒女,唯有他一人去謀生計。因家境貧困,讀書不多,故此目前他只能當苦力,幫人家搬運貨物,收入微薄,有時候不夠養妻育兒。
心臟病婦女求助

心臟病婦女求助

家住第八郡第十一坊豐富街137/8號的黃婉卿現年62歲。卿姐年輕時曾在某成衣廠打工。結婚後,她把工作辭去了,以在家養育子女,讓丈夫推車售賣飲料掙錢謀生。1993年,卿姐的丈夫因高血壓飆升,導致中風逝世。從此,四母子失去經濟靠山,她必須出外奔波謀生,以掙錢養育孩子。
張敏儀與女兒。

末期腎衰竭婦女求助

張敏儀今年45歲,她同丈夫李振家(43歲)和女兒李家美(6歲)與母親(70歲)住在第六郡第十四坊新和東街205/18C/18H號。6年前, 當發現自己患有腎衰竭症, 她非常難過,並開始接受治療, 但仍然沒有起色。
黃桂清飽受多種疾病帶來的痛苦。

多病中年婦女求助

黃桂清(44歲),現在新富郡新泰和坊半壁壘街門牌36/4號租賃一個房間生活,每個月房租為80萬元(已包含水、電費在內)。她現靠家庭傭工為生計,日掙18萬元,但工作時有時無,所以收入不穩定。另外,她每週都給房東打掃房屋一次,掙得5萬元的工資。
鄭秀英病倒至今已2年,其右邊身還是沒有力。(圖片來源:讀者工作組)

患病婦女求助後續醫藥費

鄭秀英(45歲)現正在新富郡富忠坊匡越街213/34號與兄弟姐妹住在一起,兩年前未中風時,她住在丈夫家,位於第十一郡,後來因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就搬回娘家由聾啞的姐姐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