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患病,楊玉的手上留下洗腎痕跡。

末期腎衰竭者求助

家住第六郡第八坊文申街193/36號的楊玉(今年62歲)與女兒及弟弟一家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屋子面積很小,故此她的丈夫與兒子住不下,只好寄宿親戚家。楊玉以前幫人家加工香塔謀生,每天能掙到大約3萬元。6年前,她感到身體不適,雙腳經常浮腫,心跳加速,呼吸困難,腰骨酸痛,進醫院做檢查,才驚悉患上腎衰竭,從此開始服藥。
自從患上末期腎衰竭,李金蓉的身體消瘦無力。

請向窮困家庭伸出援手

李金蓉(今年30歲)與外婆、父母及小女兒現正在平政縣永祿B鄉武文雲街B8/20A租個小房子居住至今逾1年,租金每個月約200萬元,比之前在附近的租屋區的租金低約100萬元。她原是家庭的經濟支柱,然而在3年前突然暴瘦又嘔吐,還以為像父親那樣患上糖尿病或胃臟不好,進醫院做檢查都查不出結果來,第三次做總體體檢,才驚悉患上末期腎衰竭,從此喪失勞動力。
陳枝梅患上腎衰竭,手臂浮腫。

末期腎衰竭病人求援

家住第六郡第三坊嘉富街514/15號的陳枝梅(現年47歲)以前是鞋廠工人,2017年開始出現全身疲倦,晚上上洗手間的次數多,頭暈眼花等症狀,在西藥房買藥服用一段時間後仍不見好轉,後來進大水鑊醫院做檢查,結果查出患上末期腎衰竭、高血壓、心供血不足等,從此失去勞動力和收入,一直在多家醫院接受醫治,目前每週定期在阮廌醫院洗腎3次,一個月光是腎病的治療費用已經花了240萬元。
黎福鴻正等錢入院洗腎。

末期腎衰竭病人求助

家住第六郡第五坊羅庵街907/53E的黎福鴻(證件姓名羅文鴻)今年68歲,患有多種疾病,包括高血壓、糖尿病、血脂異常、心臟病,而最嚴重的是末期腎衰竭。他沒有兒女,其妻於2014年因癌症醫治無效與世長辭,在醫院接受治療3年後,花盡所有積蓄,結果還是沒能挽救妻子的命。如今,輪到他自己多病纏身,每個星期必須進阮知方醫院洗腎2次,1個月的醫藥費由200至400萬元不定。他說,之前還得到侄兒資助醫藥費,近2個月來,也許因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導致生意冷淡,不見他繼續資助了。
張敏儀與女兒。

末期腎衰竭婦女求助

張敏儀今年45歲,她同丈夫李振家(43歲)和女兒李家美(6歲)與母親(70歲)住在第六郡第十四坊新和東街205/18C/18H號。6年前, 當發現自己患有腎衰竭症, 她非常難過,並開始接受治療, 但仍然沒有起色。
陳姬梅去年患上腎衰竭。

末期腎衰竭病者求助

現年43歲的陳姬梅家住第六郡第三坊嘉富街門牌514/15號。她表示,本身自1997年起,在拖鞋廠當工人,每一週的工資平均為70至80萬元,但在生意淡時候,只有50萬元左右。
洗腎使陳香的手臂浮腫,全身消瘦。

末期腎衰竭婦女求助

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胡學覽街門牌542/18號租房子住的陳香,今年38歲,卻患腎衰竭已經4年,如今病情日益嚴重,並步入末期階段,每個星期定期在安平醫院洗腎3次,半個月需要近22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