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源:互聯網)

放棄投資

“塘底的清髒、整淤和消毒工作已接近尾聲,再曬幾個太陽就可蓄水。李伯,您的投資款可以打過來了!”吳軍說。“錢恐怕不能打了。我娘在住院,每日花錢如流水。投資魚塘,心有餘而力不足,只好放棄。”李聰說。
(示意圖源:互聯網)

會飛的水

公司要選派一名員工出國深造,通過毛遂自薦、職代會普選和領導推薦等多種方式,楊不凡、吳多才和夏希友三人脫穎而出,順利進入最後的應變測試。「外出深造的同志將去美國。美國有很多會飛的水。什麼是會飛的水?一旦遇上,你將如何應對?」測試官劉經理說。
他逆向行駛,撞上了公車……(示意圖源:互聯網)

無味的外賣

“想餓死我呀?!1時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對著手機吼道。
(示意圖源:互聯網)

傻女

傻女是楊奶奶撿的。小時候每每分零食,她總是拿最少的一份,楊奶奶由此叫她傻女。 近日,楊奶奶總感頭痛,醫院未查出病因。住院時三個兒子交了費。再交費,傻女給哥哥們打去電話,他們一個都沒來,她自己去交了費。又交費時,哥哥們連她的電話都不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