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仕和懇求大家的幫助。

單身視障者求助醫藥費

鄒仕和(紙張姓陳)今年50歲,與兄弟姐妹住在第六郡第八坊范文志街490/20號。他在3歲那年曾經在家摔倒,眼睛神經線受傷害造成雙眼視力越來越模糊,後來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長大也無法謀生計,數十年來靠兄弟姐妹的照顧3餐。
8月21日,車輛在黎巴嫩貝魯特港附近的加油站排隊加油。 (圖源:新華社)

黎巴嫩因深陷“能源荒”向敘利亞求助

綜合報導,黎巴嫩看守政府的一個高級別代表團當地時間4日抵達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希望敘利亞能夠幫助黎巴嫩緩解正在經歷的能源短缺。黎巴嫩看守政府代表團由副總理兼外長扎依娜‧阿卡爾率領,成員包括財政部長和能源部長等高官。這也是自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黎巴嫩政府訪問敘利亞的最高級別代表團。代表團抵達大馬士革後,前往敘利亞外交部,與敘利亞外長梅克達德等官員舉行了會談。
中小企業面臨資金困難。(示意圖源:陳水)

多家中小企業聯名求助

〔本報消息〕面對新冠疫情肆虐造成的艱難坎坷,本市多家中小企業已呼籲5000人線上聯名向政府遞交建議。
1022 總台網站界面截圖

民眾可向 1022 總台發短訊求助

〔本報消息〕市新聞與傳播廳昨(29)日表示,除了向1022總台撥電話並選2號線以獲輔助之外,市民還可以使用智能手機,通過互聯網用以下3種方式發送提議援助短訊。具體:1.登入tongdai1022.tphcm.gov.vn網址,選擇“發送反饋”專欄。2.在“Zalo”應用程式搜查“1022 TPHCM”,點擊“關注”並通過虛擬助理(chatbot)發送須要輔助的資訊。3.通過智能手機上的“1022總台”應用程式發送反饋短訊。
伍世堂在小租房裡。

花甲病人求助醫藥費

現正在第六郡第十一坊後江街405/65A號租個小房子住的伍世堂今年65歲,他以前靠做買賣塑料生意謀生,近2年來因為病情加重導致身體不支幹不了活,如今每個月定期進安平醫院複診及領藥服用。
蘇金方帶兒子蘇鴻光來求助。

心臟病童求助手術費

2008年到平陽省富教縣安淩鄉與妻子一家居住的蘇金方(今年35歲)日前載著妻兒來報社求助。他說,自己以前當泥水匠,因為生活貧困又要到處租房生活,所以2008年帶著剛3歲的長子蘇方靈到平陽一起生活,1年後次子蘇仕貴出生,直到2014年雙胞胎兒子蘇鴻光-蘇鴻榮來到世間。
姜凱姜要隨身攜帶尿袋。

花甲夫婦求助醫藥費

現正在隆安省芹玉縣芹玉市鎮治安街區租房子住的劉麗芳(今年65歲)日前來報社求助,說她的丈夫姜凱姜(今年68歲)於去年8月因血壓飆升進入115人民醫院急救,住院1個月,由於家境窮困沒有條件繼續住下去而申請醫生給回家。沒想到半個月後,他患上尿道發炎、泌尿及尿出血再度入院。醫生為他動手術,將膀胱移植到體外,從此他要隨身帶著尿袋。
阮氏金春身體消瘦無力。

貧病家庭求助醫藥費

阮氏金春今年39歲,現是2個女兒(一個11歲,一個6歲)的母親。多年前她的卵巢長有腫瘤,曾兩度進醫院動手術割除。兩年來患有心臟病,肝病、低血壓、貧血症等。她此前與駕駛巴士的前夫一起工作,每天在巴士上當售票員,夫婦倆育有女兒阮黃水竹,6年前丈夫病逝。後來她與現任丈夫兩人生下女兒黎玉草(今年6歲)。由於身體病痛多,不久前遭到丈夫拋棄,目前3母女寄宿其母親家,位於第十一郡第二坊鳴鳳街322/21/21號。阮氏金春的母親周昌玲告知,近期女兒經常感到疲倦、嘔吐,肚子脹大,由於沒有投保,所以一般只到一些廟宇領南藥回來熬煮服用,情況有些好轉,日前她感到呼吸困難,進第十一郡醫院急救,醫生開藥給回家服用,醫藥費花了數十萬元。
自從患病,楊玉的手上留下洗腎痕跡。

末期腎衰竭者求助

家住第六郡第八坊文申街193/36號的楊玉(今年62歲)與女兒及弟弟一家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屋子面積很小,故此她的丈夫與兒子住不下,只好寄宿親戚家。楊玉以前幫人家加工香塔謀生,每天能掙到大約3萬元。6年前,她感到身體不適,雙腳經常浮腫,心跳加速,呼吸困難,腰骨酸痛,進醫院做檢查,才驚悉患上腎衰竭,從此開始服藥。
蘇勝洪老大伯每天受病痛折磨。

高齡老翁求助醫藥費

家住平政縣永祿B鄉D16/3L/19號的蘇勝洪老大伯今年87歲高齡,老人家患有胃痛、腰骨痛已經很多年,導致行動不便,每當天氣轉冷就疼痛厲害,如今正在服用中藥以緩解疼痛。蘇大伯現與2個兒女及1個外孫男住在一起。其女蘇玉卿(今年49歲)離婚已經10年,每天在家做家務,除了照顧年邁父親之外,還要接送今年11歲的兒子上放學;至於兒子蘇廣錢(47歲)還單身,目前正在某迷你超市當保安,月薪僅約500萬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