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高仔夫婦都患病在身。

患病夫婦求助醫藥費

黎高仔(70歲)與妻子黎氏圓(同歲)同4個兒女住在第六郡第六坊梅春賞街219/68號。這間屋子是黎高仔的父母遺留下來給他和哥哥兩人,屋子不大,2戶10多人多住在一起。黎高仔於4年前某天醒來時發覺四肢無力,2天後感到很不妥獲兒子送進7A軍醫醫院,醫生做檢查後發現他的腦溢血,因沒有錢動手術清除瘀血,留醫7天病情稍微好轉就出院回家。如今他能夠拄著拐杖慢慢行動,腦中的瘀血偶爾壓迫神經線令他感到頭暈眼花,體力也沒法完全恢復。從此每個月他都到醫院複診和領取高血壓、血脂的藥品服用。
自從再度中風,梁寶鴻的身體變得虛弱無力。

中風老翁求助醫藥費

家住新富郡富忠坊框越街236號的梁寶鴻(現年67歲)與妻子農四嬌(62歲)和2個兒女、1個外孫女住在一起。4年前他曾經中風,但病情並不嚴重,醫治後就很快恢復健康。沒想到去年他再度中風,導致左邊身力氣衰弱,左眼視力也開始模糊不清。除了患有高血壓、白內障之外,醫生還查出他患有血脂異常症,每個月都得進新富郡醫院複診,醫藥費每次需要數十萬元。自從病倒,他之前給人家出租桌椅的生意已經做不了了,如今僅靠妻子在門前擺賣飲料,每天掙約10萬元來維持生活。如果病發需要留醫的話,醫藥費也要數百萬元。
李霞(左)和李月珍因病喪失勞動力。

貧困病人求助醫藥費

家住第八郡第十二坊從善王街523/16M的李霞(現年64歲)與2個妹妹住在一起。三姐妹都沒有嫁人,李霞以前幫人家照料小朋友,每個月都掙有點錢幫補家計。二妹月珍(50歲)在家縫衣服,小妹月兒(49歲)在平新郡某印刷廠工作,收入雖然不很高,但也能夠維持生活。數年前,由於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屋基比地面低,每次下雨屋子到處浸水,嚴重影響生活,於是乎,她們便用積蓄,加上親戚的資助將老屋翻新,從此以後住得安心了。
夏錦明正在安平醫院治療。

泥水工患脊椎病求助醫藥費

家住平政縣平興鄉第四村第177組范雄街C2/13號門牌,現年44歲的夏錦明(單身)是一名泥水工人,日薪20多萬元,僅僅足夠他與母親夏秀妹(74歲)3餐清茶淡飯。去年6月底,他的腰骨突然疼痛不堪,於是持著醫保卡前往第五郡安平醫院檢查,醫生診斷他患上腰椎間盤突出症,要入院留醫。住了10多天後便出院繼續工作。所幸這時有醫保,故費用也不多。
曾玉

乳癌病人求助醫藥費

日前,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吉街150/20號門牌的曾伍妹(現年52歲)前來本報讀者工作組,為其患惡性乳癌的胞姐曾玉(紙張姓名:徐玉-60歲)籌集醫藥費。
范氏姍

女兒為繼母求助醫藥費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二坊宗室協街278/15號門牌的李秀瓊(現年37歲)日前來到本報讀者工作組為其患重病的繼母范氏姍(現年51歲)籌集醫藥費。
梁世康

患上血癌小弟弟亟需幫助

日前,我們收到暫居隆安省芹玉縣隆厚鄉2/5村的阮氏嬌鶯(現年38歲)的求助書。其內容敘述了其幼子梁世康(現年10歲)不幸患上血癌,治療費用實在過於龐大,致她不得不到處求助醫藥費。
黃小玲入院至今有半個月,但仍昏迷不醒。

貧病家庭求助醫藥費

家住第八郡第十五坊劉有福街240/10A的方明全(現年62歲)日前來到本報求助,說他的太太黃小玲(63歲)於上月22日下午騎自行車到第一郡打雜路上,突然頭暈眼花暈倒在地,獲路人發現報警,公安把她送進西貢醫院並通知其家人。之後,她在不省人事的情況下獲送往115人民醫院急救。由於頭部傷勢嚴重,醫生建議馬上動手術,並於24日進行淤血清除,同時將受損的腦殼送去修復,等病人蘇醒過來再動手術安裝腦殼。為了減少費用,上星期醫生讓她轉到第八郡體能康復醫院接受觀察和修養,至今仍未知她什麼時候可以蘇醒過來。
劉銀英的病情日益嚴重。

貧病婦女求助醫藥費

家住第十一郡第七坊李南帝街門牌90/41號的劉銀英(紙張姓名黃妹,現年70歲)與兄弟姐妹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屋子,雖然同居一屋,但他們各有各的生活和負擔。劉銀英本身沒有結婚,更沒有兒女,所以近幾年來年老病痛,生活飲食均由妹妹玉蘭(61歲)照顧。
黃群正在阮知方醫院留醫。

丈夫為妻子求助醫藥費

日前,位於第六郡第十二坊阮文倫街436A/5 號的潘志強(57歲)來到本報讀者工作組為其妻子黃兄(又名:黃群,60歲)求助醫藥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