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達病倒,妻子何麗卿在醫院守候。

父親患病 女兒求援

楊達(今年79歲)與妻兒住在第五郡第十五坊新城街217號,他一向患有高血壓和哮喘症,每個月都到第五郡醫院診治病和領藥服用。上月初,他感到呼吸困難,便入院接受醫治,住了5天病情有些好轉就出院回家。本月8日他舊病復發,再次進醫院求診,醫生查出病人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建議轉到阮知方醫院急救,於是當天他就入院了,並一直在該院心臟科C1.24號病房19號病床接受醫治至今。醫生說,由於病人的狹心症(又稱心絞痛)和肺炎嚴重,建議進行心臟支架植入,醫藥費需要從數千萬到1億元不定。
錢氏理中風後,左邊身縮小無力。

妻子臥床不起 丈夫焦慮求援

現正在第八郡第十二坊高春育街204/34 號租房子住的李振球(63歲)與妻子錢氏理(65歲)相依為命,夫婦倆沒有兒女。李振球幫人家修理機動車謀生,近年來年紀大,加上生意淡,收入時有時無;妻子則在第五郡某家醫院門口賣彩票,一天賣約100張,掙有10萬元,夫婦倆的微薄收入僅夠維持生活及付房租(每個月200萬元),故此生病的時候沒有條件入院好好接受醫治,導致疾病無法根除,反覆發作,甚至越來越嚴重。
林持家夫婦年事已高並患病在身。

貧病家庭求援

家住第十一郡第十一坊黎氏白吉街150/1B號的林持家(今年80歲)與太太羅彩玉(79歲)和2個兒女住在一起。林大叔一家屬地方的貧困戶,故此,他們夫婦倆與先天性患上智障的女兒均獲得坊政府派發醫保卡。他本身患有高血壓、糖尿病、關節炎、胃炎等,身體不適的時候就持卡入院接受醫治,每半個月就到郡醫院複診一次,領取藥品回家服用;羅彩玉大娘是全職家庭主婦,每天還得照顧智障幼女林碧佩(43歲)的生活飲食。羅大娘患上高血壓已經10多年,半年前不幸在家滑倒傷了腰骨,當時醫生建議動手術,但由於家境貧困,無法籌措大筆手術費,加上自己年紀大了,故此只服用止痛藥和敷藥膏而已,如今傷口幾乎已痊癒,但行動過多會感到酸痛。
李幼好的腳力差,只能坐在地上挪動,其子患有肝硬化,頭腦不清醒。

母子倆患病求援

家住平新郡平治東坊10號省路門牌634/36/2號的李幼好(今年72歲)現與兒子鍾志安(49歲)住在一起。李婆婆患上糖尿病已經20年,近期又被關節炎症折磨,雙腳變得虛弱無力,一年來她無法蹲下身子、站立和走動,所以整天要坐在樓上。志安一向體力不佳,沒有能力幹重活,只靠撿破爛為生,今年4月18日他醉酒在家摔倒,入院檢查後發現患有肝硬化,頭腦從此不清醒,整天自言自語,行動亦很困難。
張光成正等錢入院治病。

孤獨青年患重病求援

現年36歲的張光成現正在第十一郡第一坊雒龍君街151/1/26號租個小房子獨自生活。他原本在一個完整的家與父母和兄姐一起生活,可是親人都先後離他而去,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人。兩個月前,他發現好像哥哥一樣罹患地中海貧血症(Thalassaemia),舉目無親又無錢醫治,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郭榮的身體虛弱無力,在別人的扶助下好不容易才能坐起身。

單身婦女患病求援

現年65歲的郭榮是柬埔寨華人,數10年前因父母均在金邊逝世,她獨自跟著人群逃離來到越南生活,後來在本市遇上遠親,他們同意讓她加入戶口,以方便辦理一些手續和購買醫保卡之類的。實際上,她沒有在常住地址第六郡第三坊嘉富街居住,而到處租房獨自生活,並靠當家庭教師,為有需求者教華文這份工作養活自己。
李權肚子脹大行動困難,出門須有妻子陪同。

妻子為患肝癌丈夫求援

張金愛(現年57歲)日前帶著患上肝癌的丈夫李權(59歲)來報社求援,他們現住在隆安省芹玉縣福理鄉09C。金愛告知,大約兩個月前,丈夫感到身體很不舒服,食慾大減,肚子脹大。在某私人醫生診所診治,醫生給一個月的藥,但服後仍不見好轉。後來進和好醫院做整體檢查,醫生告知病人的肝臟有腫瘤,需要留醫觀察。接著他們便到第三郡看中醫,可是服藥依然還是無作用。
吳月貴拿著病案坐在自家門口。

單身聾啞病人求援

今年66歲的吳月貴是個單身漢,獨自在第十一郡第二坊韓海源街157/8/9號居住。他每天靠到處去拾破爛為生,生活相當貧困。天生是個聾啞人的他,從小獲父母供書教學,所以長大能與人們筆談。
冼美杏身體日益虛弱,她休學至今將近一年了。

女兒病重 父親求援

現年40歲、住在第六郡第三坊武文傑街門牌1506/8的冼偉釗日前來報社求援,說他芳齡15歲的女兒冼美杏不幸患有骨髓衰竭症,近一年來花了大筆醫藥費,如今山窮水盡,向地方政府求助時獲介紹前來報社,希望讀者能資助些許醫藥費,以減輕家庭的負擔。
朱四病後身體衰弱,無法去謀生。

父親病倒 兒子求援

家住平新郡平治東坊第16-18聯區街的朱四(今年63歲),患有腎衰竭、肺炎已經很多年,但一直沒有做體檢而不曉得自己有患病在身,身體不適的時候只到西藥房買藥服用,直至去年12月中,因血壓飆升使到正在騎自行車的他在路上暈倒,好在鄰居及時發現把他送回家,並通知他的兒女送進平新郡醫院急救,醫生做了若干檢查後,家人才知道他患有高血壓,導致腦溢血,腎病、肺病也爆發出來。住院半個月,他就在重症急救室躺了6天,完全失去知覺,後來才甦醒並獲轉出病房留醫多8天,27日眼見身體有些好轉便申請出院回家養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