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病情嚴重,文榮仍留在重症急救室接受治療。

女兒為患肝癌父親求援

讀者工作組 住在第六郡第六坊鴻龐街743/64號的文秀英(44歲),日前來報社求助,期盼熱心人士施好心救助她正患肝癌的父親文榮。
娜妮達與丈夫在院慶祝30年結婚紀念日。

微創療法,治療中晚期肝癌創傷小見效快

隨著醫學的進步,癌症已不是不治之症,“與癌共存”已經得到普遍的認可,對於有“癌症之王”之稱的肝癌,只要做到早發現早治療,並找到正確的治療方法,提高肝癌患者生活品質和生存期,做到“與癌共存”,這並非難事。
介入栓塞手術。

介入新高度:微導超選,精準殺滅每1個腫瘤

2017年4月10日,聖丹福廣州現代腫瘤醫院一原發性肝癌肝內多發轉移男性患者,在接受微導超選擇,以碘油+表柔吡星栓塞後,其肝臟上的腫瘤染色全部消失。介入科主任甄彥利介紹,這就是目前國際上所宣導的精準醫療介入療法,它需要手術醫生具備更多的奉獻精神,冒著比常規手術接受更長時間的射線輻射危害才能實施完成。而據瞭解,上述患者歷時2個小時才完成整個手術過程。
梁先生(右)與弟弟。

肝癌哥哥5年後帶來胃癌弟弟

某日下午,林菁醫生正在辦公室忙著整理出院患者的病歷小結,耳邊忽然傳來一聲“林醫生”。抬起頭,林菁醫生趕緊揉揉眼睛,懷疑自己是否眼花了。這不正是5年前自己治療過的梁先生?之前一直催促他返院複診都沒有下文,這次怎麼突然回來了?而與以往不同,這次梁先生的身邊還站多了兩個人。
患肝癌老漢沒錢醫治

患肝癌老漢沒錢醫治

趙德成(73歲)家住第八郡第十三坊陳源罕街門牌62/12 號,許多年來靠當“摩的”司機來謀生,日掙約10萬元。由於年逾古稀,體力變差,走摩的時常摔倒,還經常被歹徒搶走錢包。去年女兒們見況就讓他在家休息不幹了。
黃俞平一家與胡瑩醫生。圖源:互聯網

聖丹福廣州現代腫瘤醫院拯救了我的生命

黃俞平(RIFIN WINATA OEI),65歲,來自印尼雅加達,2013年在馬來西亞檳城確診為肝癌。回憶起整個患病過程,黃俞平用了一個詞總結:後悔。因為睡眠不好,黃俞平每天只能靠喝酒入睡,二十多年天天如此。其實,黃俞平的病是有跡可循的,早在2013年黃俞平就在北京檢查出有肝萎縮,當時醫生告誡他,必須停止喝酒。然而,頑固的黃俞平並不在意醫生的警告,回到印尼後,依舊是每天喝酒。到後期,他的肝部開始出現疼痛,但他還是沒有在意,繼續喝酒。終於,在一次常規體檢中,黃俞平被查出患有肝癌。
示意圖。(圖片來源:互聯網)

三分之一癌症可以預防

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活習慣的變化,肺癌、胃癌、結直腸癌、肝癌、食管癌、結直腸癌的發病也呈現比較明顯的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