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I 粒子植入術定向爆破惡性腫瘤

125I 粒子植入術定向爆破惡性腫瘤

接到患者家屬投訴說,王祥瑞又開始偷偷抽煙。王祥瑞是印尼人,2014年12月筆者接診的一個肝癌患者,做了粒子植入治療後,腫瘤基本消失,如今已時隔兩年多,身體一直棒棒的,他便開始對自己的健康掉以輕心了。
丘傑夫與護士們。

幸運的晚期肝癌患者

2015年7月25日,當丘傑夫拿著原發性肝癌III期的診斷結果時,困惑、迷茫、害怕各種不良情緒在腦裏輪番轟炸,“這是絕症我該怎麼辦?”這一刻,他的腦海裏充斥著這個問題,卻找不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