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源:互聯網)

紅了櫻桃 綠了芭蕉

我一直覺得,將繁冗的歲月清零的人,頗具慧心。安謐的時節,我信步葡萄藤下,看遠處墻外的粉花零落,小聲哼唱宋人蔣竹山的《一剪梅‧舟過吳江》:“一片春愁待酒澆。江上舟搖。樓上簾招。秋娘度與泰娘嬌。風又飄飄。雨又蕭蕭。何日歸家洗客袍。銀字笙調。心字香燒。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最後一句話素來為我喜愛。在色彩變換的季節裏,很多人很多事,不可挽留、不可補救。我們所能做的只能是順其自然,曠達開朗。等待到最後,或許是鮮花,或許是壹堆草根。徘徊到最後,或許是惆悵,或許是拒絕。在時熱時冷的生活中,我們必須學會拋棄、學會珍惜。
阮日映作家推出最新作品《小芭蕉樹穿綠鞋》。(圖源:互聯網)

阮日映新書發佈會受追捧

〔本報消息〕值作家阮日映推出最新作品《小芭蕉樹穿綠鞋》,上百名讀者昨(7)日上午已前往本市書香街與作者進行交流及獲得親筆簽名。讀者對在書香街上重現充滿農村情懷的綠色芭蕉樹、茅草屋簷深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