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陳銀兒的臉部開始浮腫。

花甲婦女無錢治病

家住第五郡第十二坊順橋街門牌59/16A的陳銀兒今年66歲,許多年前她的兩邊膝蓋長刺,醫治了一段長時間才把病醫好,之後方能繼續幫人家捧粉麵、洗碗,每天掙有10萬元夠養活自己。她曾經結過婚,但10年前因夫妻性格不合而離婚,事後獨自回到娘家與兄弟姐妹一起生活。
  說到自己的處境,黎愛近乎禁不住眼淚。

花甲婦女帶病謀生

黎愛今年65歲,現正在平政縣歸德鄉第二邑租個小房子一個人生活,她每天靠上街售賣彩票為生,日掙約8萬元,除了生活費之外,每個月還得支付房租和水、電費約100萬元。她告知,近幾年來身體變得很差,心臟病和貧血症經常令她感到呼吸困難,此外雙眼視力也開始變得模糊,嚴重影響生計。
患上多病的羅細蘭如今無法去幹活。

年近花甲婦女身患多病

現在平新郡平治東坊10號省道588/30A號租房居住的羅細蘭今年58歲。蘭姐表示,她曾在某香枝生產單位打工。後來,業主以自動機械代替人力,蘭姐因而失去工作。於是,她唯有轉行,每天到平田市場替人家清潔和售賣蔬菜等工作,日薪4萬元左右。為了增加收入,她在市場內拾取廢料,以掙來2至3萬元,但廢料時有時無。
年近花甲婦女患病多

年近花甲婦女患病多

現年58歲的區鳳玲(單身)現居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地址於第十一郡第十一坊平泰街19/19E號。由於家境貧窮,玲姐自9歲已在某玻璃廠做工。該工廠在1975年解放之前解體了,所以她要在另一間玻璃廠求職。在這家新工廠,玲姐每日上班12小時,從上午5時至下午5時。她的工作為燒玻璃杯口,以給杯口有圓滑性,由於工作辛勞,做40分鐘就可休息20分鐘。
鄭鳳英在狹窄的租房裏。

花甲婦女帶病謀生

鄭鳳英(今年65歲),現正在平新郡平治東坊安陽王街669/8/1號租個狹窄的小房子一個人生活。她的先生於30多年前病逝,留下2個兒子讓她一手養大成人。幼子在5年前不幸去世,長子黃金培(今年39歲)多年來在隆安省生活和打工,偶爾才回來探望她。近2年來,由於年紀大體力差,孤苦一人的她為了生活自己去賣彩票自力更生。每天賣有約50張,掙到5、6萬元僅夠過著粗茶淡飯的生活和付房租(每個月需要100萬元左右)。
甘柳珍中風9年, 至今仍未能行動。

花甲婦女無錢治病

家住平政縣新足市鎮第四街區D9/13號隔壁的黃心開(今年63歲)靠當摩的謀生,他的太太甘柳珍(今年61歲)於9年前因高血壓導致半身不遂,至今仍臥病在床。與他們夫婦倆一起居住的還有2個孫男,大的今年剛18歲,偶爾才有人叫去修理電腦,小的正就讀小學二年級,一家人生活三餐不保,屋子漏水都沒有條件修補。
鄭春麗萬萬沒想到自己會患癌症。

花甲婦女患惡性乳癌

讀者工作組 家住第十一郡第八坊蔡蕃街174/53/39號的鄭春麗(今年66歲)是個單身婦女,她與弟妹一起居住在父母遺留下來的祖屋。年輕時候靠做織布、染布謀求生計,直至大約10年前因為自己患上關節炎和糖尿病就休息在家養病和照顧年邁的母親。如今,她的雙親先後去世多年,自從她幹不了活,她的一日兩餐都是靠弟妹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