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業女青年在織毛衣。

懷念打毛衣的年代

我國南方沒有冬天,即使我要到山城大勒旅遊,享受一絲涼意,只要披一件夾克禦寒即可,毛線衣幾乎遺忘了。最近聽說寒潮席捲北方,三九 隆冬,寒風刺骨,令我想起 北方曾經盛極一時的手工編 織業。
河內,糖膠花時節

河內,糖膠花時節

冬至已過,早晨出門,一絲涼風拂面,沁人心脾。可惜冬老人的腳步,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留下無盡的乾旱與酷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