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學生免受性侵

學生和大學生是最易受性騷擾、性侵的3個對象之二。值得一提的是,有不少小學學生曾被其老師侵害。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這是專家們在勞動與榮軍社會部與聯合國人口基金會(UNFPA)最近舉行的“婦女和女童遭性暴力:法律漏洞與輔助服務”座談會上提出的資訊。

老師性侵小學生
據勞動與榮軍社會部性別平等司副司長陳氏碧鸞,我國已發現逾1100起兒童受性侵案。但這只是“冰山一角”,因為實際數量還高得多。按UNFPA最近在河內和本市進行的考察結果,有11%女學生,27%女記者和31%女大學生遭性騷擾或性侵。

最高人民法院首席審查員陳氏歷法律博士對性侵和性騷擾的女生比例為11%的數據感到懷疑,並表示:“我曾經有一段很長時間當法理諮詢服務中心諮詢員。我在工作過程中曾接到一些男教師的電話,說其曾經與五、六、七年級學生發生性關係,這顯示此情況是非常嚴重。但令人痛心的是,受害者通常不敢申訴。所以,我們的責任是如何防止對兒童性侵情況。”

Fanci有限責任公司主席阮文秀十分不滿地表示:“受害兒童本來已受身體傷害,在向職能機關報案時,又受精神傷害。在一些場合,受害兒童須三、五次向不同的收聽人陳述延長不到5分鐘的受害經歷,造成其心理上蒙上了一層陰影。”

據曾為各兒童性侵案受害者提供法理輔助的性別、家庭、婦女和未成年人科學研究應用中心(CSAGA)經理阮雲英告知:“重演現場對是一個對受害兒童非常殘忍的過程。有一些8、9歲兒童在多年時間內須反覆陳述受侵害經過,但有一些案件最終卻結論停止調查。希望越南沒有親善審判空間,以洋娃娃為受性侵兒童替身,服務調查工作,以免受害兒童須多次陳述被侵害過程。”

據UNFPA駐越南代表杜氏秋霞表示:“性暴力和性騷擾通常被視為敏感的主題,難以透露及在公眾前討論。而且,社會對性侵受害者存在不好定見的情況已致其不僅不得到充分保護,還要面對尋求公理過程所遭受消極後果。”

協助受性侵者
據勞動與榮軍社會部副部長阮氏霞承認,與其他暴力方式相比,對婦女和女童性暴力行為防止、處理工作遇上一定的困難,單是與身體暴力受害者相比,性暴力受害者不易將肇事者訴諸於法,也很難及時得到輔助、諮詢。而且,緩慢和未妥當的處理過程會引發社會輿論不滿。

據阮雲英認定,在我國,儘管對兒童輔助的111熱線已開通,但對性侵受害兒童的公共輔助服務覆蓋率尚低,而且按一些反映意見,熱線很難打通;而其他組織的服務尚未普遍。由此,勞動與榮軍社會部要改善熱線基礎設施以克服佔線的情況,同時也要設有性侵受害者治療處。
 
阮英秀律師認為,為瞭解決性暴力和性侵情況,應設有從中央到地方的對性侵受害者的心理傷害記取系統,如:心理醫生、精神醫生、婦女協會幹部等。

據他所說:“目前只對受害者的身體傷害,未對其心理傷害做檢查。應該作出適當的投資以有更多關於對兒童 性騷擾、性侵行為的證據。只要發現侵害跡象,就將相關卷宗轉交給有關機關。”

據UNFPA人權與性別專家何瓊英勸議:“性侵兒童是全球性問題。除了宣傳以提高對性侵行為的認識外,我國應該設有協助受害者的模式,邁向一個進步和持續發展的社會。”

另外,專家們還建議上調對性侵罪名的行政處罰金額(對此行為的最高罰款現為30萬元),同時要求犯罪者對受心理傷害的性侵受害者支付醫保費◆

秋 姮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職技教育的招生工作每年僅約220萬人。

僅 24.5% 勞動力量經培訓

〔本報消息〕對職技教育工作,去年12月30日,政府總理已頒行有關批准2021-2030 年階段,至2045年願景的職技教育發展戰略的第2239號《決定》。

青少年園地

可敬之爸爸

從小到大 ,我最愛、尊敬 、羡慕的人就是我的爸爸 。在我心裡,他是一位很本事的人 。

陳佩姬 —— 您的名字永垂不朽!

我懷著無比興奮的心情隨著文友們參觀團來到抗戰紀念館。這是一棟不很大的房子,但裡面保管著無數的革命歷史事跡、英雄烈士的照片及轟轟烈烈的感人故事等等。

談孝道

啟秀華文中心 曾韻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