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職業者在家工作被人誤會失業

許多年輕自由職業者總是被街坊以為沒有上班。對他們而言這是一種“嘲弄”,因為不是人人都了解這種工作類型的性質。

阮成尚曾被街坊誤會是失業,因為經常看到他在家。

阮成尚曾被街坊誤會是失業,因為經常看到他在家。

“瞎盪”還是自由?

自由職業(Freelance)是在越南乃至世界“蓬勃發展”的工作趨勢。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下,因時間和工作空間方面靈活,自由職業變得越來越流行。儘管這樣發展,但許多年輕自由職業者仍遇到社會對這種職業的成見,例如“瞎盪”、“不穩定”等。

其中,寓居芹苴市、今年29歲的阮成尚是數字營銷領域的一名自由職業者,曾因“經常在家”而被鄰居誤解為失業。他說:“我每天花10至12個小時來解決工作,主要工具是一台可以連接互聯網的電腦機。鄰居們經常看到我呆在家,便以為我失業了。然而,他們得知我的收入時都很驚訝。”

現在,他的財務穩定和工作時間舒適,便自信地分享自己的工作,以激勵那些想要從事自由職業的年輕人。他透露:“目前,我仍認為自己是一個‘瞎盪’但有穩定收入的人。”

家住在本市、今年31歲的鄧霞媚是插圖領域的自由職業者。在從事這個行業前,她曾是一名自由設計師。她向來精通設計,自學數碼平台上的繪畫技巧,並接到不少與插圖相關的工作。她並不完全認同“瞎盪”、“不穩定”等關於自由職業者的成見。她告知:“自由職業者也是一種可掙錢的職業。人們常說的“瞎盪”是因為自由職業者在時間上比上班族更自由,同時也能控制自己的時間。財務上的“不穩定”可能意味著每月收入不一樣,自由職業者必須學會明智地花錢。我認為這個觀點在某個階段是有些正確的,通常是在剛開始從事職業生涯的階段。”

“家人以為我受騙”

本市社交網創作自由職業者、現年20歲的武玉志孝贊同上述觀點並表示:“我剛入行時,社會關係並不多,也沒有人認識我,所以很難找到維持每月收入的項目。但只要你有了一定的經驗和關係網絡,上述情況不會持續很長時間。”

甚至在開始階段,家人聽說他的工作時,還以為他被欺騙了。他表示:“我家人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坐在家裡點電腦就能賺錢’的工作。然而,當我拿到第一份薪水,並逐漸不再附屬於家庭經濟後,我父母的想法才有改變。我母親也鼓勵我繼續做這份工作,這樣我可以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家人和朋友,以及在學校學習。”

對他而言,作為自由職業者的最大挑戰是時間管理。他說:“當一個項目開始進入落實階段時,除了按時完成任務外,我還必須接受意見、評估並在有問題時立即糾正。”

此外,他經常沒有具體的休息時間。他告知:“對於上班族來說,他們只需要從上午8時工作到下午5時30分收工,回家休息。作為自由職業者,我必須連續工作,即使在深夜有人發短信詢問產品。我週末沒有休息。逢年過節,工作量比日常減半。”

在他的職業生涯中,曾打算放棄這份工作,主要是因為同儕壓力。他說:“自由職業讓我很難確定職業發展道路。與在一家有明確的路線圖、方向更好的企業、公司工作的朋友相比,我的職業是沒有這樣的發展。客戶在需要時會來找我,在項目結束時,我將停止與他們合作。我幾乎找不到一個具體的尺度來確定自己的價值,也不知道自己的發展情況,下一步該做什麼來更進步。”

全憑從事自由職業,他可以便學習便工作,得到一定的收入並為個人生活開支。他也嘗試過很多不同性質和要求的崗位,經歷各種各樣的工作環境。這有助於他吸取經驗,並逐漸探索自己的極限。

突然掛上不良的名聲

寓居河內市、現年27歲的阮垂莊也是內容創作領域的自由職業者。曾是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學生,她通過前輩了解“自由職業者”的概念,並有機會與各大衆傳播機關合作。看到自己適合做自由職業,於是她決定堅持到現在。

剛入行時,家人因不了解女兒的工作而產生偏見,這是她最大的障礙。她回憶說:“我父母聽到鄰居或朋友問我做了什麼時,他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有很多工作,所以很難向父母說明。”但現在,隨著取得的成果逐漸多,父母也逐漸明白了她的工作性質。

此外,社會偏見也是她關心的問題。目前,雖然當Z世代對自由職業有了更多了解後,她感到有些欣慰,但她表示,老一輩或網絡社群仍存在職業偏見。她告知:“他們不欣賞這類職業,或者覺得是欺騙。”

在此之後,她仍決心繼續幹這類職業,因為它可滿足自己的“自由”願望◆

如梅-成功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青少年園地

陳佩姬 —— 您的名字永垂不朽!

我懷著無比興奮的心情隨著文友們參觀團來到抗戰紀念館。這是一棟不很大的房子,但裡面保管著無數的革命歷史事跡、英雄烈士的照片及轟轟烈烈的感人故事等等。

談孝道

啟秀華文中心 曾韻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