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博物館:獲得收入尚言之過早

博物館部門正在逐步數字化,將古董和文物帶入“虛擬空間”。 然而,在數字經濟背景下,博物館欲真正吸引公眾和獲得收入,單是應用技術就夠了嗎?

參觀者在胡志明市博物館展區體驗 指南觸摸屏。

參觀者在胡志明市博物館展區體驗 指南觸摸屏。

夢想還遙遠

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影響迫使博物館要通過在線形式來接近公眾,世界各地的許多博物館從 2020 年開始已向遊客出售遠程參觀,例如法國盧浮宮博物館、英國大英博物館、荷蘭梵高博物館,俄羅斯國家冬宮博物館等等。

儘管一些國家在疫情後已重新開放,但許多博物館仍維持這種在線參觀形式。在國內,在數字化方面領先的可以數國家歷史博物館,其中收藏了 3D 數字化的國寶系列。參觀者通過電腦屏幕、手機來觀賞,寶物的圖像從每一個小細節一絲不苟地展示眼前。而越南美術館推出iMuseum VFA應用程式,支持參觀者遠程觀賞,時間長達8小時,有8種語言的旁白。iMuseum VFA中的若干項目收費為 4萬5000至5萬元。

博物館的收入不僅來自直接售票,虛擬博物館的開發有望為博物館打開更多的收入來源。Vietsoftpro 科技公司首席執行官黃國越告知:“在地區和世界的許多博物館,從開發虛擬博物館帶來的收入非常高,但在越南這種形式才剛剛開始並且只是試驗性。這在未來很有潛力,比如河內的一個小學生,想了解胡志明市的博物館,我們不能帶學生直接去參觀。這種聯網的在線參觀是解決方案,並將成為博物館未來的收入來源。當我們將博物館數字化時,我們不僅可以在線銷售門票,還可以利用數據進行研究、學習和信息共享。”

然而,現實中從虛擬博物館獲得的收入仍然很薄弱。從 2021年開始已利用在線收入的河內一家博物館代表表示:“我們也動員了許多資源來維持和發展博物館的數字化項目,但回本仍微不足道。投資成本和回報仍然相差甚遠。”
 
核心依然是內容

科技和社交網絡為博物館的自我宣傳打開了渠道,但決定性的基礎仍然是博物館自身需要具備的內容,才能產生吸引力。

戰爭遺跡博物館副館長丁玉姮認為:“對於公眾是否認識我們,媒體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想進行良好的推廣,則必須審視自己有什麼內容來吸引和留住公眾。過分宣傳但實際卻簡單沒趣,公眾不會重返的。內容將成為數據庫,以讓每個博物館加入其數字化和在線項目中。”。

博物館領域數字化的另一個問題就是資金。因為技術成本不小,而收入來源依然沒有太多積極信號。胡志明市歷史博物館是本市率先嘗試開發虛擬博物館模式的單位之一,具體是通過“3D/360智能互動博物館”項目。胡志明市歷史博物館館長黃英俊表示:“目前博物館的難處不在於技術,國內有很多公司可以接入和實施虛擬博物館技術解決方案。人力資源、運維設備等的資金投入才是博物館的難題。”不少博物館也表示擔憂,當虛擬博物館變得普遍時,博物館的直接參觀人數很可能會急劇減少甚至消失。因此,如何在虛擬與現實之間取得平衡,也是當今博物館面臨的挑戰。

Vietsoftpro科技公司首席執行官黃國越認為,數字化轉型就是接受新事物並必須做出改變,因為任何第一步都是困難的。首先是改變博物館工作人員的思想、做法和管理方式。從而將找到適合自己博物館的模式和技術解決方案◆

金 鸞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越南岱依族、儂族和泰族的灘倫曲獲頒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 代表作名錄證書的授證儀式。

岱依族、儂族和泰族保護灘倫

岱依族、泰族和儂族的特色文化灘倫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北部山區居民認為,在丁琴悠揚的聲音伴隨下,古灘倫有一種特殊的魅力。因此,保護和傳教灘論一向是藝術家們關心的問題。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