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喇叭王”愛上“金嗓子”(上)

--記老西堤音樂歌唱家鄭廣偉與黎氏紅情緣

在《為了音樂,請你留下來》一文中寫道:“他們拉出的音符如同交錯在一起的兩根玫瑰藤蔓,在結尾的一個音符上盛開出一朵美麗的花。”在堤岸昔日的音樂界裡也曾經出現過一段如同文中所描述的浪漫故事,讓一對來自上海的第一代華人音樂家締結良緣,書寫了3代音樂家族的動人佳話。

黎氏紅大娘向“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捐贈她與鄭廣偉的結婚證書。

黎氏紅大娘向“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捐贈她與鄭廣偉的結婚證書。

今年春節前,黎氏紅大娘在兩個女兒的陪同下帶著亡夫的遺物來到“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並表示要為保存華人民族文化獻出一份愛心意。年近90的黎大娘步履蹣跚迎面走過來,她緊握著我的手激動地說:“一年多前從報紙上已經知道這個地方,今天終於有機會到來了!”老人家的一句開場白令在場的年輕人感動不已。

其實早於10年前,筆者曾經到訪過黎大娘的家,那時候其丈夫鄭廣偉老先生還在世,也約略聽過他們夫妻講述自己的人生故事,但由於當時知識淺薄,對他們所講述的事蹟未能完全領略,所以錯過了這一難能可貴的題材。然而,兩老留給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們在日常的生活中完全使用上海話來溝通。時隔10年後再見,黎大娘還是那樣的健談,那樣的風趣,不同的是老伴已於去年病逝,其臉上隱約地露出了幾分哀傷之情。
當“喇叭王”愛上“金嗓子”(上) ảnh 1 “喇叭王”鄭廣偉(左)與“金嗓子”李紅(黎氏紅,右)。
 
黎大娘出生在一個音樂世家裡,她的父親是越南鋼琴家黎文安,母親李莉是中國上海梅花歌舞團的演員。梅花歌舞團是於20世紀20年代創辦的歌舞團體,該團從創辦到停辦,延續了20年之久。曾到過東南亞各國及香港、澳門等地演出,其中長期在越南和新加坡登台。法屬時期,李莉跟隨歌舞團來到西貢演出,因為工作緣故,她認識了黎文安,之後兩者墜入愛河。為能跟愛人溝通,黎文安努力學上海話,結婚後他們兩同在梅花歌舞團工作,並經常在東南亞各國來回演出。1935年9月19日,他們的第一個女兒黎氏紅在新加坡出生。女兒出生後還是跟著父母到處巡演,直到1943年,她8歲時一家人才跟著歌舞團回到上海,並住在法租界裡。上海法租界是法國在舊中國4個租界中面積最大、發展最好的一個租界。法租界在上世紀30年代達到發展的頂峰,此後隨著日軍全面侵華,法租界短暫地成為日佔上海中的孤島,並在1943年正式退出了歷史舞台。那時候,黎氏紅在曉星小學上課,放假時經常跑到城隍廟、南京路等一帶去玩。在她記憶中,這兩個地方以前就已經很繁華熱鬧了,母親用的花露水、胭脂和香粉都是在那裡買的。

1947年,黎文安一個人先回到西貢,這時候他在上海已經有4個孩子了。回到越南後,黎文安在天虹歌舞廳當音樂領班,並邀請菲律賓一支樂隊前來駐演。次年,他妻子李莉帶著4個小孩以法籍家屬身份登上法國郵輪撤回越南。那年黎氏紅13歲,她還記得當時在海上起航3天後到達香港,大家獲准登岸購買必需品,數小時後得登船繼續航行,3天後才抵達西貢港。最初他們一家住在西貢,黎氏紅則到城志學校上學。回到西貢後他們家又增添了兩名新成員,一家八口靠著父親在歌舞廳上班的收入糊口。可是天有不測風雲,1953年當她正讀高一的時候,父親因病突然離世,家裡失去了經濟支柱而發生了變化。這時候,黎氏紅迫於中途輟學幫補家計。因為天生一把好嗓子,平時也得到父母的指點,所以極具當歌手的潛質。父親的一位同樣來自上海的朋友鄭廣偉在一次到訪她們家時發現了黎氏紅的天賦,於是建議其母親讓她繼承父業,在音樂領域上發揮才華。為了生計和傳承家庭的文化,母親同意讓黎氏紅跟隨鄭廣偉一方面學習專業技術,一方面代為安排她在歌舞廳駐唱◆(待續)

麒 麟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李雄風畫家與畫贈“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的“布袋和尚圖”。

海外書畫回流 慰藉思鄉之情

在越南水墨畫的百年歷史中湧現過第一代的許多名家,如:梁少航、文幻塵、何嬾熊、容景鐸、劉荊山、張微風、張炯初、陳章卿等,而第二梯次的是他們的學生,如:趙偉雄、李松年、張漢明、李克柔、關存志、盧崇道、張路、李雄風等,當中不少人後期移居國外,也有若干已作古人。“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近日有緣收藏到二位水墨畫家從海外寄回來的作品,為民族藝術的傳承工作增添許多意義。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