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胡志明市作家協會2021年頒獎典禮。

胡志明市作家協會2021年頒獎典禮。

錯過但不惋惜

瑞典學院院長安德斯‧奧爾森親自致函越南作家協會(簡稱作協)會長阮光紹,建議他提名一位越南作家參加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的評選。信中寫道:“我們很榮幸邀請您為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提名越南候選人。我們希望得到解釋提名的原因。在考慮候選人時,請考慮到類型、性別和地理等問題。”

瑞典學院院長要求在2022年1月31日之前將提名書提交給諾貝爾委員會,以準備展開討論,但由於某種原因,邀請函遲來了。雖然錯過了這個寶貴的機會,但越南作協會長認為沒什麼可遺憾的,相反,更多的是喜悅。他解釋說:“也許這是諾貝爾委員會第一次給越南發出邀請。眾所周知,當給某個人或某組織致信來提名一位諾貝爾獎的作者時,這意味著他們已經掌握了關於該文學的信息、知識或其他東西,儘管還是模糊的”。

有關越南無緣諾貝爾獎提名的消息,立即引起了廣大讀者和專家的關注。在一些論壇上,讀者已提名許多越南當代文學作家。其中可以數黎流、寶寧、阮萍芳、阮原福、阮玉思、莫干、段明芳等名字。
 
需要冷靜和清醒

青年評論家阮廷明奎認為,諾貝爾文學獎是一個有聲望和威信的獎項。諾貝爾委員會第一次致函越南作協,提議該協會提名的消息可謂是好兆頭。然而,對於這個好消息,我們需要保持冷靜和清醒。在過去的幾十年裡,西方國家開始走向他們曾經所謂的“第三世界”,即新的、遙遠的世界。他們給越南作協致函可能只是在實施某項政策,而不是因為越南文學在世界上越來越廣為人知。此外,諾貝爾文學獎也不應該過分被神化。在他看來,是否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並不是首要關心的問題。

多年觀察諾貝爾文學獎,青年作家黃仲康表示,如果看一下諾貝爾獎網站公佈的提名名單,你會發現很多作家多年來都獲得了很多提名,但最後還是沒有獲獎。每年到諾貝爾獎的時候,人們都會做出許多預測,但大多數是……錯誤的。“也許諾貝爾獎的有趣之處在於它的不可預測性。像2021年一樣,諾貝爾獎獲獎者是一位坦桑尼亞籍作家,這個國家可能很多人都不熟悉。就地理而言,所有國家獲得諾貝爾獎的機會是一樣的,”作家黃仲康說。

暫且不談論越南錯過獲得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提名機會的故事,越南作協會長阮光紹透露,越南作協正在制定有關翻譯的策略以提交政府。要是沒有政府的同行,越南文學的翻譯和推廣工作將面臨許多困難,因為這個過程需要大量的資金來實施。“我希望這個項目能被政府接受並儘快展開。因為如果不進行翻譯,我們將不會知道我們的文學處於什麼狀態。作協已4次展開向世界推廣越南文學的工作,但一切都還只停留在‘打個招呼’,公布我們有一個文學體系而已。但那個文學體系究竟如何,具體是什麼,我們還沒做到位。翻譯的任務是讓他們看到且專注於我們選擇的作者,”作家阮光紹說◆

胡 山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阮惠花街夜景一隅。(圖:互聯網)

歲暮新年活動豐富多彩

從現在至2023癸卯年春節,本市舉辦多項文化娛樂活動,旨在歲暮和新年期間為市民提供有意義的娛樂場所。

星河璀璨

古天樂:希望來越南拍片

中國香港演員古天樂接受《越南快報》採訪時表示對越南印象深刻,並且希望有機會來這裡投資電影公司。

家庭題材賀歲劇佔優勢

南部的一些影視公司已開始著手製作賀歲劇,希望趕上在春節為觀眾帶來精神食糧。

玉梅:從無名歌手到大賽冠軍

越南版《蒙面歌手》歌唱比賽節目最近已落幕。最終的冠軍得主是以蓮花形象蒙面的女歌手玉梅。她從比賽開始已受到關注,憑藉實力以及完美多變的唱功而獲得觀眾的喜愛。

透過每趟行程發現越南之美

沿著全國各地的行程給攝影師赫蓮娜‧雲帶來了豐富的寶貴經驗。她從淳樸老實的村民那裡學到了很多東西。

文藝創作

就算不愛,也別傷害

近來讀了范安文友批評某作者說養寵物的人都是不孝子,無微不至地照顧寵物,卻置雙親不顧。范安指作者根本就毫無根據,子虛烏有地胡謅一番,完全不合邏輯。邏輯是什麼?恐怕該作者也毫無認識。邏輯是對論證的分析和評估。首先,當你要提出一個想法或說法時,必須提供一個論證。范安文友提及的作品,其文內容也很空泛,既無論證,亦無事實數據統計。

用美的角度看世界

阿德勒說:“幸福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癒,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癒童年。”

鋪地毯

雅婷離異了,換家公司上班。姨父在公司附近有一套閒置的兩層樓房,雅婷暫住在那兒。

說話的技巧

話,誰都可以說,但有人說話很得體,讓對方聽後感到舒服,即使語中暗示著某些地方對你有所不滿,可是仍讓人未覺得很尷尬或難受,能在往後慢慢地加以思量,甚至反省。與此同時,有人“直腸直肚”,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所謂“不經大腦”。這類人性情爽宜,說話坦率,本無可厚非。然而,有些說話若未經過“修飾”,儘管是說得對,但或許會令對方聽後有點不滿,嚴重時還會產生反感之意,會令到雙方之間的關係有所磨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