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徵收藝人所得稅

市稅務局曾經加強檢查個人所得稅,尤其是藝人的,但該局也須承認,在檢查藝人的個人所得稅時往往遇上困難,同時也花不少時間。

難以徵收藝人所得稅。(示意圖源:互聯網)

難以徵收藝人所得稅。(示意圖源:互聯網)

追收稅款漏洞
市稅務局表示,困難問題在於一般藝人不使用本名,而使用藝名。他們的特殊工作是經常到各省市表演,沒有固定的住處。對於未獲簽發稅務編號的藝人,稅務檢查工作實在難上加難。

實際上,我國民眾以及藝人的納稅意識不高。換言之,他們常“以為”自己已納了稅。每次參加事件後,大多數藝人驣出一筆錢繳給公司,並視之為稅額。直至收到職能部門的通知時,他們才知道自己欠了稅款。

目前的最大困難就是,明知藝人的收入極高,但連稅務局也無法統計本市有多少藝人已納了稅,還有多少人欠稅。市稅務局副局長阮南平表示:根據《個人所得稅法》與現行法律規定,我國沒有規定個人在報稅表上填寫職業或按職業徵稅。因此,職能部門不可以按“歌手”職業徵稅或確定藝人是否納了稅。

然而,為了讓藝人自覺納稅,市稅務局每年甄選一些著名、參加許多電視遊戲節目、拍攝廣告和收入高的藝人,之後,該局蒐集藝人的本名、稅務編號、納稅情況等資料,最終才寄發納稅通知。一旦納稅通知寄發,其他想逃稅的藝人因此而知該到他們自覺實施納稅義務之時。具體是:市稅務局2015年向20人寄發通知,追收稅額53億元。2016年向12人寄發通知,追收66億元。2017年向5人寄發通知,追收45億元。

徵稅箭頭瞄準社交網上的藝人
社交網現是不少藝人掙到高收入的“利潤豐厚土地”,他們在YouTube網站上播放節目以吸引廣告,從商品、商品廣告和網上服務中增加收入。然而,市稅務局可徵收的稅額卻有限。

阮南平副局長說:“跟進了一段時間,稅務機關發現不但國內個人和企業向臉書、谷歌、YouTube等網站開支廣告費,這些組織反而還向國內個人和企業結算大筆款項。然而,大多數收入沒有申報、納稅。”

稅務機關對此進行檢查,目前已處罰一名藝人。此外,市稅務局還發現另一人在臉書上經營美容品逃稅,就追收稅務達91億元。最近,該局決定對一人追收和罰款41億元,因為他在谷歌和臉書上掙到410億元,但不報稅。此外,市稅務局還將相關資料轉交廣南省稅務局,對一人在谷歌上的收入達逾200億元,但不按規定申報及納稅。由此看來,稅務局採取了處理逃稅場合的措施。對於在電子商務經營活動中掙錢的藝人,市稅務局正在蒐集資料。

為了對藝人有效徵稅,市稅務局迄今與銀行配合檢查存款及提款發票,確定高收入者。此外,職能部門還採取若干措施以證實追查營收額的來源,包括:哪個單位邀請藝人代言,廣告酬勞多少;在YouTube網站上播放多少視頻,這些視頻的觀看次數是多少,什麼單位廣告和支付廣告費等。

市稅務局確定了網站用戶名
冊後,將轉送各稅務分局處理。稅務分局的任務是證實年均營收額達逾1億元的對象地址,之後將發信邀請他們到稅務機關納稅。阮南平副局長透靈:“在社交網活動的藝人特殊是沒有常住依據,也不需要法人到場,因此稅務機關在管理過程中遇到不少困難,但不等於束手無策。”◆
 
市稅務局副局長表示:根據現行法律規定,個人逃稅者將依法受處罰。

根據2013年10月16日第129號《議定》第三條第二款c點。

對於逃稅和稅務詐騙的行為,將被罰款比逃稅及稅務詐騙的款項高一至三倍。上述《議定》第十一條規定的罰款是對納稅組織的,個人罰款相當於組織的半數。

在許多國家,一旦著名人陷入逃稅醜聞,將被媒體和粉絲指責,甚至是抵制。對於我國社會影響方面,為了提高藝人遵守法律及稅務規定的意識,各傳播機關的角色十分重要。

清 華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陳玉燕(右)向“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計劃捐贈陶盅。

左閭華人情繫桑梓

在西貢-胡志明市形成與發展的300多年來,許多地方因當地的某些特徵而被命名。一棵樹、一座菜市場、一個農場、一個炮台、一種行業等都可以被人們用來指附近的整個區域。有的地域名稱形成了上百年,直到現在儘管那些特徵已經不在,但人們還是習慣了那個“百年老字號”的名稱,因為它們已深入人心,成為難以替代的一種情懷。“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計劃近日十分高興能夠得到寓居西貢左閭區的華人街坊--陳玉燕女士捐出許多懷舊物品,同時讓我們有機會聽她講述“左閭”的華人故事。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