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滿堤城

從來沒見過胡志明市經歷如此艱難的時刻。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我們的城市病了,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看著感染病例每天都在創新高,心情的焦慮和難過,讓我彷彿融入到了這個1300萬人口的大城市的血脈裡,感知著她的痛楚。

前兩天一位臉書朋友轉發了一段視頻,是拍了封城期間西貢的街景,配有那首著名的越語經典名曲“愁城”(Thành Phố Buồn),不知怎的,聽著聽著,居然就落淚了,從未試過!

現在的胡志明市,是當年西貢-嘉定-堤岸三個城市合併而成,而華人則大部分聚居在堤岸一帶,也即第五、第六、第八、第十一郡。我作為土生土長的第三代華人,第五郡,是我的家,我呱呱墜地的地方,也是養我育我長大成人的搖籃,但,這一片樂土,如今也變得格外蕭條,到處冷冷清清淒淒楚楚。

以前,我們一出門,都非常討厭看到這座城市到處堵車、煙氣彌漫的情景,人們的喧鬧聲,車輛的鳴笛聲,幾乎刺激著每一個路人的神經,大家都知道,只有繁華的大都市才會堵車,只有經濟繁榮的地方,才會吸引著四方八面的人潮匯聚在這裡謀生,因此,每當一到長假,或新年來了,好多本地人都歡呼:終於有幾天寧靜,還給我一個空氣清新的城市.......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很多人在臉書上開始留言:突然間,很懷念胡志明市那些堵車的日子.......

頃刻間,真有讓人心碎的感覺。我的城市,怎麼了?

作為全國的經濟火車頭,胡志明市為國家貢獻了是四分之一的國民生產總值、三分之一的中央財政稅收,也關係著幾百萬外來人口的飯碗,尤其是那些從農村上來做幫傭、街邊小販、挑夫、水泥匠、臨時工的大量弱勢群體,他們在這裡的一雙手,背後就是家鄉裏整個家庭的負擔,手停,口也跟著停。

然而,過去兩個月來所經歷的一切,從上而下,市領導到尋常百姓,我們都正經面臨著一場前所未有的磨難,相關官員馬不停蹄的制定每一步的防疫方案;站在一線抗疫的醫護人員,正夜以繼日努力的把患者從鬼門關拉回來;那些靠著門店出租的廣大中產家庭,服務業、零售業和餐飲業的重創讓他們也得開始勒著褲頭過日子;那些在工業區的普通勞工在過著無薪休假的日子的同時,正在憂愁下個月的房租;那些沿街賣彩票的、還有那些街邊小販,他們則盤算著下一頓飯的生計……

幸好,在政府推出幾十萬億援助的同時,人間,也在發揮著這座城市原有的活力,迅速的愛心行動走街串巷,尤其是各華人社團、企業等,紛紛慷慨解囊,大的有萬盛發集團前後給國家捐了兩萬億作為防疫費用和疫苗基金,還有2000台呼吸機;還有各華人會館也給聚居著眾多華人同胞的封鎖街區派發救濟品;還有華人青年企業家馬順通以及西堤華人文化陳列室負責人麒麟也自掏腰包的去幫助居住在平政縣的越華同胞;還有一群華人青年前赴後繼的去前線當志願者;此外,堤岸一帶,有許多大大小小的0元雜貨店,擺滿必要糧食,讓囊中羞澀的人可以任意拿走……這一幕一幕,讓我們感到無比溫暖,誰說這座城市冷漠?誰說大城市就沒有人情味?也許我們平時沉默,但患難時,我們義無反顧,可能過往我們每個人都忙碌得營營役役,但需要伸出援手時,我們立馬行動起來,西貢人,堤岸人,在這個時候,我們是一家,活在一個屋簷下。所以,我沒有理由不愛這裡的人、不愛這裡的每一寸土地,相反,我愛得自然而然,愛得深沉不悔。落筆至此,正值餘暉夕照,夜幕低垂時,又是一輪明月,原來今天是農曆六月十五啊,好一個月圓之夜,靜悄悄的爬上心頭,還懵然不知。

此時此刻,我心中盼望,再兩個月滿堤城的時候,中秋佳節的蒞臨,人人都可以人月兩團圓,一家人,齊齊整整,快快樂樂,健健康康!

我的城市你的家,加油啊!◆

李偉賢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著名歌手菲絨病逝。

歌手菲絨因新冠病逝

【本報消息】市大水鑊醫院今(28)日表示,經過一段時間全力與新冠肺炎病魔搏鬥,並且獲市大水鑊醫院醫護人員悉心治療,但歌手菲絨已於今日中午11時57分不治身亡,享年49歲。

星河璀璨

吳美鴛回憶與凱特‧摩絲騎摩托車的紀念

近日,吳美鴛載著超模凱特‧摩絲走在西貢大街上的合影突然被熱傳。這張在1996年《Vogue》雜誌上充滿東方氣息的圖片背後是一個關於美國工作團隊在越南的有趣故事。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藝創作

買房

祥子要買房了,他和老婆從價格、地理、環境、戶型等綜合考量,相中了“幸福家園”社區。

不忘的往事

這件事的發生,已超過了半個世紀,今天回想,仍是記憶猶新。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