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槐花香

晚飯後和妻子在河堤散步,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伴隨晚風撲面而來,走不多遠,就在河道裡發現了那幾棵高大的槐樹,已經五月了,蓊鬱的枝葉間掛滿一簇簇乳白的槐花,在風中若一串串素潔的風鈴輕輕搖曳。禁不住踮起腳尖採摘了一串,放在口鼻吮吸著,一股沁人心脾的熟悉的花香,瞬間把我拽回到遙遠的開滿槐花的故鄉。

五月槐花香

我的童年是在鄉下度過的,老家後院曾經有一棵手腕粗的槐樹,樹幹向上稍有些擰。那時爺爺還健在,入夏後爺爺經常鋪張席子在樹蔭下,我就擠到爺爺跟前,纏著爺爺給我講故事。上學後有次老師佈置的作文是寫一種熟悉的植物,我準備寫後院的槐樹,為此我偷偷爬到樹上觀察,我驚喜地發現槐樹橢圓形的葉片,都是一組一組對稱狀分列兩邊,最頂端是一片孤零零的小葉片。葉莖旁邊又伸出一枝莖稈,錯落分佈著古銅色的小喇叭筒,白色的純淨的花朵就從喇叭筒擠出來,稚嫩的花瓣往外努力地打開著,在風中白蝴蝶似得翩翩起舞。

望著潔白如玉的花朵,我陡生了些許饞意,不由地伸手到最近的枝丫上擼了一把槐花,準備往嘴裡塞,不想手掌一陣鑽心的疼痛,原來我擼的槐花裡有一隻蜜蜂……母親下地回來,看著我又紅又腫的小手,既心疼又好笑,母親從花圃裡割了一塊仙人掌搗碎給我外敷。隨後母親吩咐哥哥戴了手套,用圍巾裹了頭,武裝好了爬到樹上去,近處的槐花都捋著裝到脖子上的挎包裡,遠的枝頭哥哥就把鐮刀用繩子綁在長杆上,順樹枝一拉,一股帶著綠葉的槐枝就晃晃悠悠落到竹席上。我已經忘記疼痛,跟母親揀起樹枝開始採摘上面的槐花。

此後幾天,我跟哥哥還會到村旁的溝渠邊、村後的山坡上捋槐花,正是槐花盛開的季節,漫山遍野都是一片雪白,整個村莊都漫溢著一種馥鬱的清香。母親吩咐我們,採摘槐花要找沒有打開花朵的,最好是將開未開的白月牙,沒有經過蜜蜂採蜜的槐花是最香嫩的,花瓣也最肥厚,味道也甘甜無比。

採摘回來後的槐花,要擇乾淨樹葉雜物,放冷水裡浸泡半個小時,隨後撈出瀝乾水分,倒入大面盆,摻入少量麵粉攪拌,那時普遍缺衣少食,麵粉要節省,每顆槐花上就沾一丁點的麵粉,兩隻手在面盆裡來回攪拌。有時天熱饅頭發黴了,母親就擦掉黴點,用水泡開,捏碎也拌到槐花裡,感覺拌均勻了,然後就堆放在開水鍋裡的箅子上,鍋蓋蓋嚴實了,哥哥開始悠悠地拉著風箱,隨著白蒸汽溢散的槐花飯香,不斷地撩撥著我們的味蕾,我跟哥哥不住地吞咽著唾液。只一會兒,卻又好像是很長時間,母親揭開鍋蓋,鮮香的槐花蒸飯就做好了,母親早已準備好了蒜泥,如果有蔥油辣椒拌進飯了,那味道就會更加鮮美了。

剩下的槐花,母親放在外面晾乾,那時哥哥有咽炎,經常嗓子乾癢不舒服,母親就泡了槐花茶每天給哥哥喝,時間長了哥哥的咽炎居然好了。曬乾的槐花易於存放,農忙時節,乾槐花開水泡開,撈出來倒入香醋、蔥花,就是簡單的涼拌菜。或者跟包穀面和成麵糊糊,在鍋裡攤薄,做成槐花餅,也可以帶到地裡吃,中午就不用著急回家了。後來條件好一些,曾經在大姨家吃過一次槐花炒雞蛋,香噴噴的雞蛋配以槐花特有的清香,讓人至今記憶猶新。

如今又是槐花飄香的季節,我居住的小城背靠秦巴山,滿山遍野都是槐樹林,縱目遠眺,彷彿巍峨的群山披了一襲潔白的婚紗,走近了,又宛若開了滿樹的冰凌花,在陽光下熠熠生輝。散步歸來,晚上做夢居然夢到了老家後院的那棵槐樹和那盛開的白槐花,早起就奔往菜市場,買了一大包沾著露水的槐花,想著中午妻子要做槐花麥飯,心裡早已充滿期待,走路的步伐都輕快了很多◆

魏青鋒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諸事皆宜

在和朋友“嘆”咖啡的時候,身邊有名園丁在收拾草地,只見他手提鐵叉,一叉一張,輕而易舉就把零星散落的片片落葉撿拾得乾乾淨淨,既能清除落葉,又不傷綠草,好有智慧。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