偎著燭光的寒夜

記得一首詠燭的詩,短得只有一句話:總是在停電的夜晚,才被人想起。確是淺語道真知。近來頻頻與燭光有約,只因為總是停電的緣故。好在蠟燭不計較人類的勢利,只要人們需要,它隨時挺身而出。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這暗夜裡默默開放的燭之花,脈脈得像一個嬌羞的少女。微風入室,她就搖曳著嫵媚的緋紅,沉醉地旋舞,將融融的暖意向四圍拂散。

多少清寂的時光,就偎著燭光靜靜地度過了。

偎著燭光好讀書。最好是讀些雅淡不藏鋒芒的小詩,或是古典得透點禪機的散文。就像這會兒我正讀到唐代名僧崇惠大師提出的禪的三境。第一境是“落葉滿空山,何處覓行跡”。第二境是“空山無人,水流花開”。第三境是“萬古長空,一朝風月”。突然間兩眼空茫,大有醍醐灌頂之感。人若是懷著目的與掛牽去尋尋覓覓,或是為水流花開而患得患失,就不算看破了紅塵。只有真正的無欲無求,才可見朗朗乾坤中的一朝風月。再定眼瞧案上的紅燭,覺得燭亦如人一樣,只要一息尚存,就會掙扎著尋求光明,哪怕這掙扎的最後還是萎靡。

偎著燭光好懷人。盡可以懷念那些有緣無份,或是尋覓了千百度又擦肩而過的人。有蠟燭替你垂淚,不怕想到傷心處。想人生的故事冗悶總是多於精彩,想人與人的際遇悵然總是多於得意,想最美的愛情缺憾總是多於完滿,想隨著時光的流逝我們最終什麼都不能擁有,想等到燭淚流乾,餘歡已盡,還殘留多少回憶的溫存。

偎著燭光好品茶。燭火溫熱,茶氣氤氳,既能驅散無處不在的淒寒,亦能挽留無路可逃的情劫。燭的微光暗合慘澹的心境,茶的清苦正好陪伴孤旅的遊魂。這時刻,燭光泛著淚光,茶葉浮沉著滄桑,乍暖還寒,乍寒還暖。當然,即使是一杯濃茶冷透,人心也不可能像茶葉一樣徹底沉淪。即使一束燭花凋謝,希望也不可能隨燭淚自此流逝。人生如茶,苦的極致是甘醇;人生似燭,雖有一部分化作了淚滴,但總有一部分變成了光熱。
這世間沒有什麼東西是永恆的。如果它生長,它就會慢慢枯萎;如果它流動,它就會慢慢乾涸;如果它燃燒,它就會慢慢熄滅。我們能做的只是在生長的時候傾吐芳華,在流動的時候不捨晝夜,在燃燒的時候焚盡餘輝。

畢竟在這寂寒的冬夜,還有一枝燭光可以相伴相偎◆

熊薈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閃婚

“老婆,子洋他說要結 婚了。”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