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入為主

日前收到某公司寄來的電郵,內容是邀請我參加該公司舉辦的一個顧客會議,同時註明:如能參加,請在5月5日前回覆。看到這裡,我 “似乎”覺得舉辦時間就是在當日,於是便沒有繼續看下去。

先入為主


到了5日早上我便 “整裝待發”,但在無聊間我再打開手機讀讀那邀請函時真令我嚇了一跳,原來舉辦時間並非5日,而是5月10日上午10時,幸好我及時重讀,否則 “依約赴會”時才知道看錯日子,屆時真是尷尬萬分。這時候,我仔細地想,為什麼我會有這種 “錯覺”呢?經 “觀察”後,我發現了這邀請函有一個 “與別不同”之處,就是一般信件會把舉辦時間、地點先寫,然後在最後才加一句 “如能參加,請在某月某日前回覆”,但上述邀請函卻相反,所以才令我這粗心大意的人產生一種 “先入為主”的錯覺,一心以為這便是舉辦日期而疏忽了再觀看下列日子。

其實,有著上述“先入為主”的主觀觀念並非只有我一個,在友人當中,阿森便是其中之一。很多時候,他會將他最早聽見的說法當作是正確的,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難以接受後來的意見,而且當時也不願意深入去分析、辨明是非。因此,往往為了一件事的對與錯,阿森經常主觀地與他人爭吵得面紅耳赤,即使對方大費唇舌地對他解釋,但他仍是以“先入為主”的“主觀錯覺”來“拒聽”,直至後來問題弄清了,阿森始知道是他不對才無話可說。

透過我與阿森的例子,我相信不少人仍有著上述的“主觀錯覺”,而這錯誤思想是須得到糾正,否則很容易誤人誤事◆

譚 君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大聲對父親說“我愛你“

大聲對父親說“我愛你“

在父親節前,公司組織了一次團建活動,最後一天的主題是《責任與擔當》,其中有一個環節講到父親的責任與擔當,主持人深情地說:“父親不僅僅是一種稱謂,更是一種生活的責任和擔當,相比嘮嘮叨叨的母親,父愛是沉默的,他始終留給大家的是背影,為家,為妻子,為孩子勞碌奔波,像大樹一樣撐起一片天;他用寬厚的臂膀挑起一家人的生活重擔,托起一家人的夢想,他或大口喝酒,或默默吸煙,或忙裏忙外地打理著一切,或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到家中也一聲不吭……這就是我們的父親,勤勞的父親,慈愛的父親,忍辱負重的父親!”說到動情處,主持人滿眼淚光,最後她提議:“馬上就到父親節了,我提議在座的每個人,在父親節那天,站在父親面前,鄭重地說聲:‘爸爸,我愛你!’我想這是父親節我們送給他最好的禮物。”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