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的早晨

我常常想起兒時的早晨,那麼清新,那麼難忘。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一年四季的早晨,我似乎總是被各種聲音驚醒,有來自大自然的聲音,有來自人為的聲音、還有來自動物的聲音。大自然的聲音有悅耳的鳥聲、纏綿的雨聲、有聽起來讓人害怕的雷聲……親人的話語、誰的一句大嗓門、什麼狗兒、雞的都能把我驚醒。

春天來了,到處春曖花開。每天早晨我都會剁萵筍葉喂我家養的小鵝,然後去上學,有時還要喂牛,一困乾稻草放在地上,拿一小把出來繞成長型加上青草從牛的嘴角塞進去,然後看著牛嚼著草吃進肚裡,喂飽了牛,我早上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到了夏天,一覺醒來,總是滿屋清香,幾家養著金銀花與梔子花的人家,女主人會在一早摘許多送給我們家,這些花總要帶著幾片葉,被露珠浸濕得鮮活。這樣的早晨,我每天把鍋蓋拿到水塘邊去清洗,一大早站在冰涼的水中,雖然冰腳,但原意這樣站著,只是因為水太清澈,清澈得能看見小魚、小蝦在水裡遊,能看見水下麵的碎石,青磚斷瓦。
 
到了秋天,紅薯熟了,每天早上煮幾個我愛吃的紅薯放在書包裡,在上學的路上邊吃邊聽著鳥兒的歌聲,快樂幸福地跳著腳步,只要見到去上學的夥伴會高興地叫著對方的名字,聊天、打鬧,也因此結下了友情。
 
冬天的早晨,我常會在上學的路上一路奔跑,踩著被凍的硬梆梆小路,時時哈出我們口中的熱氣,好像就會曖和一點。潔白的霜鋪滿小草,有時也會打濕我們的鞋,我們並不覺得冷,只覺得空氣乾淨得透徹,清新得令人精神振奮!
 
那時的早晨,常充滿著期待。 期待奶奶上街賣菜,她會帶好吃的給我吃。
 
那時候的早晨,村子每天有人來賣燒餅、油條,那吆喝聲總是拉得長:“賣油條--燒餅”,我一聽,就跑過去圍著香噴噴的籃子轉,一會兒奶奶就會買一根油條折斷給我們分著吃,儘管這樣,我們也開心。
 
那時候的早晨,我們喜歡看天氣,看了天氣就知道上學時該不該帶傘,早晨的太陽很新,我們總是在這樣的陽光下咯咯地笑,使勁地跑。
 
那時候的早晨,愛坐在石門檻上發發呆,坐在門口的涼床上梳理著頭髮,把前院後院打掃得乾淨。
 
如今,我早已住進高樓大廈,腳踏的每一步都是水泥或者泊油路,腳下再也沾不到一滴露珠,再也聽不到公雞的打鳴聲,而空氣也沒有兒時的新鮮。每一天的早晨除了忙碌就是時間過得快。
 
兒時的早晨有那麼多的美好記憶,它永遠屬於過去,猶如我們的 青春◆

劉雪芳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諸事皆宜

在和朋友“嘆”咖啡的時候,身邊有名園丁在收拾草地,只見他手提鐵叉,一叉一張,輕而易舉就把零星散落的片片落葉撿拾得乾乾淨淨,既能清除落葉,又不傷綠草,好有智慧。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