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風箏飛滿天

“草長鶯飛二月天,拂堤楊柳醉春煙。兒童散學歸來早,忙趁東風放紙鳶。”晨讀高鼎的《村居》,我的思緒一下子飛到故鄉,飛到童年的河灘。

又是風箏飛滿天

那時候沒有這樣那樣的興趣培訓班,我們的花布書包裏,只有單純的語數課本和極薄的作業本。每天放學回家,我們脫下書包就去做遊戲:跳房子、踢毽子、躲貓貓。春天,在村口的河灘上放風箏是最快樂的遊戲。

那時候的風箏,多是一些長尾巴的小蝌蚪。就是用裝化肥的牛皮紙糊的一個像帽子形狀的東西,在後邊安上兩根長長的尾巴。就是這樣簡陋的風箏,我也只有眼羨的份。因為風箏一般都是男孩子糊的,而我沒有哥哥,只有一個小不點弟弟。

那天看弟弟眼饞,我也試著做風箏。我找來竹篾和報紙,糊了一隻大蝴蝶。弟弟從母親的針線笸籮裏翻出一大團納鞋底的細線繩,將風箏綁好。可是,當我們學著別人的樣子放線奔跑時,我們的蝴蝶才剛起飛,就突然下跌,栽了個大跟頭。隔壁的幾個男孩拍著巴掌大笑,弟弟一屁股塌在地上哇哇大哭。

正巧父親牽牛荷鋤歸來,他把弟弟抱起來放在牛背上,對我說:“走,回家我給你們做風箏!”父親是篾匠,手工活利索得很。當晚,他就用幾片幹透了的竹片,幾張廢舊的報紙,幾截尼龍線給我們做了兩隻老鷹風箏。給老鷹的尾部繫上長長的布條後,父親對我們說:“這是起平衡作用的,老鷹有了這條大尾巴,才不會栽跟斗!”

第二天,當我和弟弟一人一隻老鷹風箏,在河灘上奔跑時,不知引來了多少尖叫和喝彩。那天的天藍汪汪的,油菜花香噴噴的,我們的老鷹在雲中翱翔,不知有多神氣呢。
現在想來,那時的快樂與成功,都如此簡單。小小的一隻風箏,就能讓人獲得王者榮耀,就能讓心開出花來。如今,又是陽春三月,天空中飛滿了各種蜻蜓、蝴蝶、蜜蜂和老鷹,卻再也沒有一只是屬於我的,我也再難享受那份隨風飄飛的快樂了。

給我做風箏的父親早已作古,跟我一起放風箏的弟弟也已兒女成人,我再無放風箏的緣由和心情了,只能讓目光像只斷線的風箏一般,在半空中飄啊蕩啊,無所歸依。

原來不僅是人在放風箏,風箏也在放人。風箏與人,都是有季節的。與其在人生的秋天追悼春天的風箏,不如珍惜眼前景,憐惜身邊人。畢竟,對於我的餘生來說,當下,亦是最好的時光◆

熊薈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參加保祿市採風行程的文友合影。

保祿冬遊速記

新冠肺炎病毒肆虐胡志明市逾兩年多,許多活動都因疫情停頓不前,今疫情已疏解,隔離也獲解除,至此胡志明市華文文學會已組辦至林同省保祿市採風,給文友創造靈感寫作,以及疏散沉悶已久的氣氛。

星河璀璨

玉梅:從無名歌手到大賽冠軍

越南版《蒙面歌手》歌唱比賽節目最近已落幕。最終的冠軍得主是以蓮花形象蒙面的女歌手玉梅。她從比賽開始已受到關注,憑藉實力以及完美多變的唱功而獲得觀眾的喜愛。

透過每趟行程發現越南之美

沿著全國各地的行程給攝影師赫蓮娜‧雲帶來了豐富的寶貴經驗。她從淳樸老實的村民那裡學到了很多東西。

黃婉恩:不借助鎮成的光環

雖然有一位當紅的明星哥哥鎮成,但黃婉恩從未獲得兄長“撐腰”。即使被選中擔任鎮成投資的電影女主角,黃婉恩仍跟其他演員一樣必須付出百分百努力。

泰和:演沉重角色帶來快感

男藝人泰和重返電視圈,參演導演阮方田的國產電視劇《稻草媽媽》。值此機會,泰和向觀眾分享自己塑造每個角色時的壓力以及得到妻子在背後支持的幸福感。

文化藝術

河內絹花製作業

據《越南畫報》,年屆七旬的梅幸老太已有近50年的藝齡,畢生與絹花業結下不解之緣。這位河內之女素享“絹花女王”之譽,其產品蜚聲內外。

有聲讀物受年輕人歡迎

有聲讀物雖然尚未普遍,但因其帶來的便利性,正逐漸成為 越南市場受歡迎的 新潮流。

讓攝影愛好者分享正能量

為讓攝影愛好者有條件分享在日常生活中的美好時刻及正能量,越南小米(Xiaomi)公司發起了“建造超頃刻”攝影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