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憐了孩子

某咖啡室內,小馬,細明,老文和大洪4位老友,又聚在一起飲咖啡吹水了,他們是相識廿多年的老朋友,每隔兩個星期就會相約在這家咖啡室見面,他們從十多歲就相識,轉眼間就過了二十幾年,彼此都有了家庭和兒女。4人相聚時,除了談論一些世界時事新聞外,就離不開家庭和兒女的話題。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今天也不例外,4人天南地北的談了一論後,話題就轉到了兒女身上。

大洪嘆了口氣說:

“唉,以前沒有孩子的時候,就希望可以快些做爸爸,當了父親後,從此也多了一份責任和負擔,這才知道,要養大一個小孩真的不容易呀!”

“當然不容易啦,尤其是現在比以前更是艱難,以前老公打工,老婆在家照顧兒女,養七八個都是平常事,可是現在養一個小孩,單是上學的費用,和接送上學放學就令人喘不過氣來了。”小馬也有感而發的說。

小馬的話剛說完,細明就接著說:

“以前我們上學,一星期只上五天半,每天上午上四堂課,下午上三堂課,星期六只上學半天,星期天休息一天,功課做完後,就可以開開心心的去玩了,那像現在,放了學還要去上補習班,而且不止補一科,回家後,還要做一大堆作業,做完後已差不多是午夜了,翌日,天沒亮就要起床去上學,唉……”

細明說到這裡,忍不住又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才繼續說:

“有時候見到孩子這樣辛苦,真的不想再給他們去補習,但,你們也有看報紙吧,曾多次有記者採訪報導過,不肯補習的學生,在學校會受到老師不公平的對待,不但老師不理你,連同學也不敢和你玩,自己又不忍心讓孩子在學校受罪,只好妥協,但看到孩子日以繼夜的埋頭苦讀,真的感到很心疼,他們別說去玩樂,就連睡眠時間都不夠,完完全全失去了童真和應享有的童年生活,和我們童年相比,現在的孩子真的是太慘和太可憐了。”

靜坐在一旁的老文望著老友們大發牢騷,到了此刻,才見他開聲說:

“有什麼辦法呢?現在的人就是喜歡跟風,說什麼不想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孩子未足一歲就要替他們找定學位,有些家長就更跨張,剛懷上了孩子只得兩三個月,就已經四處去張羅學位了。說得好聽是不想自己的孩子不如人,其實是不想別人勝過自己,所以別人的孩子不論學什麼,也一定要自己的孩子去學,也不理會孩子是否可以吸收,孩子睡眠不足,健康欠佳也不要緊,最重要是不要輪給別人就可以了,有這種想法的人,比比皆是,孩子又那能不受累呢!”

老文的話令三人無言以對,只能搖頭嘆息。因為他所說的,是鐵一般的事實,是現代社會潮流走勢的趨向,所謂適者生存,不適者將被淘汰,真的無奈啊!◆

念 慈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諸事皆宜

在和朋友“嘆”咖啡的時候,身邊有名園丁在收拾草地,只見他手提鐵叉,一叉一張,輕而易舉就把零星散落的片片落葉撿拾得乾乾淨淨,既能清除落葉,又不傷綠草,好有智慧。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