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店的故事--逝水

她站在書櫃前,把每本書都看了一遍,沒有。她不服氣,從上到下又仔細看了一遍,還是沒有。
--到哪裡去了呢?

咖啡店的故事--逝水


是這家咖啡店沒錯,這個書櫃就是最好的標誌,開咖啡店還擺個書櫃的沒有幾間,網上那篇文章說得很詳細:咖啡店裡的書多半是文學類,來喝咖啡的客人可以隨  意取一兩本來看,看不完可以帶 回家,帶回家看完了不還也沒關 係--

那麼,會不會是被人帶走了呢?但她馬上又推翻了這個假設,那本集子根本不是什麼熱門的書,知道它的人屈指可數,又是幾十年前出版的,連作者的名字都湮沒不傳了,誰會對它有興趣?

對這樣一本書有興趣的,除了她自己之外,恐怕就只有網絡上那位貼文的人了,那是個有心人,常在他自己的網頁上發文,寫一些本地的文壇掌故軼事,旁及上一輩或上上一輩的作家詩人,她因而認識了許多以前從來沒聽過的本地作家和他們的作品。

所以當貼文中提到《逝水》這本散文集時,她的驚喜是難以形容的。這是一本對她來說有特殊意義的書,雖然她並不認識作者鹿野本人。更令她高興的是:貼文並非只是談論這本書的作者生平及其時代背景、藝術成就而已,貼文者提到他在一家咖啡店裡偶然看到了這本書--一本發行不廣,而且已經絕版了好幾十年的散文集,還有圖有真相的拍了照片為證,封面設 計是藍綠色系粗細不等的線條構圖,正是她這麼多年來念念不忘的圖像。

貼文者也附上了咖啡店的詳細地址,她一看就沒耽擱,馬上趕來,不費什麼功夫就找到了咖啡店和它的書櫃,書櫃上卻沒有她最想看的那本書。

咖啡店的老闆看著她,她這才意識到這畢竟是喝咖啡的地方,便隨口叫了杯咖啡,打算等一會再好好把書櫃上的書看一遍,正要坐下來,卻發現咖啡店裡面一個角落還坐著一個客人,正在翻閱手中的一本書,藍綠兩色的封面,不就是她遍尋不獲的《逝水》?

那是位女客,一頭銀髮,看來有70歲了,差不多就是作者鹿野的年齡,是他以前的讀者嗎?很可能也是看到了網上的貼文,才來到這裡找出這本書的,要不然不會那麼巧,正好捷足先登拿去了她想看的書。

只好一邊喝咖啡,一邊等她看完了。她耐著性子坐下來。

好在不需要等太久,銀髮女人喝完了咖啡,付了帳要走,卻隨手把書放進了背包裡,她大吃一驚,隨即想起網上貼文提到這家咖啡店的不成文規定:客人可以把書櫃上的書帶走,看完不還也沒關係,這女人要是把書帶走了,誰知道還會不會還給咖啡店?隔了這麼多年她好不容易找到這本書,豈能失之交臂?銀髮女人經過她的桌子時,她鼓起勇氣站了起來:

“不好意思……剛剛你看的那本書……”

銀髮女人看著她,露出慈祥的笑容,她想她年輕時一定很美麗。
 
“《逝水》?”她的聲音也很輕柔:“你也看到網上那篇文章了嗎?”

銀髮女人從背包裏把書取出來,她如見故人,書已經很舊了,封面和書脊都有破損,內頁也有黃斑,但這才是它應有的樣子,一本出版了幾十年的書如果還保存得完整如新,那就意味著從來沒有人讀過,一本沒人讀過的書,保存得再完整也是有缺陷的。她翻著書頁,重新讀著那些她已十分熟悉、有些甚至可背誦無誤的字句,好奇過去這幾十年有多少人看過這本書?他們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以什麼樣的心情來讀它?是看過就算,還是掩卷低迴?他們後來又遭遇了什麼?有沒有再想起以前看過的這本書?讀者在閱讀的時候,書也在閱讀它的讀者嗎?這本書一生浮沉,也看過了不少的故事吧?

銀髮女人果然是鹿野那一輩的文青,“那時有很多詩社文社,我和鹿野是同一個詩社的成員……你知道他後來的遭遇吧?”

“知道。他當兵,死在戰   場上,《逝水》是他唯一的作品集,是他死後文友們為紀念他,把他已發表和未發表過的文章結集出版的。”

“嗯,當時發行量不多,你怎麼會讀到這本書的呢?”

“我也不記得是從哪裡得來的了,只是當時我情緒很低落,剛剛和男朋友分了手,書裡面有幾篇文字,正好說出了我的心情,就像是作者特別為我寫似的……”

“是的,鹿野的文筆很有感染力,常常能引起讀者的共鳴。雖然他寫的是他那一代年輕人的掙扎和苦悶,但每一代的年輕人都有他們的掙扎,也有他們的苦悶,也許當時你正處於人生的低谷,所以他的文字更能打動你。他要不是死得早,很可能是我們這一輩成就最高的作者,可惜啊……”滿頭銀髮的當年文青輕嘆一聲,又問:“那你不是已經有一本《逝水》了嗎?”

“是我不小心遺失了,以為再也沒有機會看到這本書了,想不到……”

“我本來想把書拿回家去作為紀念的,既然它對你有這樣特別的意義,不如就交給你保存吧。”

“不不,”她慌忙擺手:“我只是想再讀一遍,這本書對你應該更有紀念價值,你借我看看就好,看完我會還給你的。”

“書本來就不是我的,不能說還給我,而且也算不上什麼紀念價值……”銀髮女人說:“其實不管有沒有這本詩集,鹿野在我心中已經佔了一個無可取代的位置。”

她忍不住問:“你……是他的女朋友?”

“還沒有發展到那個程度。不過那時我們都有一腔對文學的熱忱,以為自己可以寫出劃時代的作品……。鹿野死後,那股熱忱就慢慢消退了。”

“不管怎樣,這本書我還是想借回去看看,”她說:“不過看完後,我會把它放回這個書櫃上。我不想據為己有。書是給人讀的,要是我收藏起來,別人就讀不到了,放在這裡,它還有機會接觸到其他讀者……只是不知道有沒有人珍惜它了。”

“一本書總會找到懂得珍惜它的讀者的。”滿頭銀髮的女人說:“它不是找到你了嗎?”◆

沈 璞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醜婦

3年前,三嬸就在對面街擺攤賣菜。小燕夫婦剛結婚,早出晚歸去上班。小燕有時也在清早過去光顧買點菜蔬,預備傍晚回來時煮晚餐。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文化薈萃之處

生活節奏開放、包容並與新鮮事物和諧相處,胡志明市可謂是各民族、地區的文化薈萃之處。每個節日都有一種色彩,為城市的生活節奏增添了多樣性,既帶有民間文化,又具與日常生活特徵相關的民族本色。

一個陌生又熟悉的城市

第十二次胡志明市地區藝術攝影節上的攝影作品是一個關於充滿活力和創新的胡志明市,讓人眼前一亮。

數字化有助更好推廣越南美食

憑藉擁有來自 3 個區域的 3000 多道菜餚,越南一直以來被國際稱為東南亞的美食天堂。而越南美食的潛力將在科技的同行下更加突顯出來。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