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年輕

公交到了,排在前面的我迅速地上車、投幣,走到了後面,在後門正後方的座位上坐下。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坐好,看見一位40多歲的中年人正上車,他一身灰色外套,蓬頭垢面,黏有塗料的洗得褪色的牛仔褲在一雙灰不溜湫的運動鞋的陪襯下,讓人不想多看他一眼,他徑直走到了後面,在我的身後坐下。

這條公交線是市區的主要交通線,每趟車都人滿為患。這不剛過幾站,過道上就站了五六個人。又一站,上來了一位頭髮灰白、走路緩慢的微胖老伯。

老伯從前走到後,也從前看到後,發現沒有一個空座,就靠在後門的扶手杆上,也就是我的正前方。這時,一雙有力的粗糙大手從我的眼前伸過,拍了拍老伯的肩,“來,坐我這。”“這多不好。”“沒事,來吧。”說著這位中年人就起身讓座。

老伯坐在了我的身後,中年人站在了我的前面,老伯見中年人這身如民工的打扮,便親切地問他的情況。“你從事什麼工作?”“我,現在搞裝潢。”“你不是本地人吧。”“浙江的。”“有外地口音。大老遠的,怎麼在這兒?”“我在這定居20年了,愛人就是本地的,我們大學同學,畢業後就結婚了。”

老伯略有疑惑,繼續追問。“當時的大學生,現在搞裝潢,有點屈才了。”“不瞞你說,20年前我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化工企業上班,那時我發揮專業,如魚得水,只因領導幾次盜用了我的專利,鬧翻了,我忍氣吞聲,沒想到隨後幾年領導仗勢欺人,處處排擠我,讓我的工作很難堪。之後,哎,不說了,心煩。”“一身才氣,可惜了。”“沒辦法, 還不是為了混口飯吃。”“那你沒去其他企業找找?”“去過,這幾年去了兩家,哪個公 司都一樣,我呀,看透了這人情冷漠,爾虞 我詐。”

中年人失落的眼睛看著窗外,像一條垂死掙扎的魚,沒有了活力。老伯也想緩和一下尷尬的氣氛,就冒昧地說了句:“那你怎麼給我讓座?”“我年輕啊。”中年人脫口而出。

老伯頓時驚愕了,從口袋裏取出了一張名片:“我兒子在縣裏開了個紙箱廠,正缺人手,如不嫌棄,歡迎加入。”

一句簡單的話,讓我們這些前前後後在坐年輕人羞愧不已。尊老愛幼不是簡單的一句口號,而是一個標誌,一個人心有愛、互助團結的標誌◆

王 琦(中國)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先入為主

先入為主

日前收到某公司寄來的電郵,內容是邀請我參加該公司舉辦的一個顧客會議,同時註明:如能參加,請在5月5日前回覆。看到這裡,我 “似乎”覺得舉辦時間就是在當日,於是便沒有繼續看下去。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