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隔離區的 12 天

自檢測出我們一家是陽性後,我們就開始在家隔離,有關部門原本是說要帶我們一家去隔離區的,但後來就一直說沒空位,叫我們暫時居家隔離,一有空位就會帶我們去,我們都各自收拾了行李,有了心理準備,隨時可以起行。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大約過了6、7天,以為可以不用離家去隔離區了,怎料醫療人員叫我們出去照肺部X光照片,一照之後,家中4人無事,只有我一個肺內有些不妥,所以安排我去富壽公寓隔離,但不強迫,我可以不去,但有說明,若不去的話,萬一病情有變就會有危險,雖然我內心很驚慌,但又不敢不去,去就去吧。

照肺後的第二天,中午打電話來通知,下午4時就要去隔離,和我同一條巷去的還有一位70多歲的女街坊,另外又去別的街區再接了7個人,一共5女4男,車子很快就到達了目的地,在樓下等待安排住處時,那些穿著防護衣的人員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這裡不是醫院,是沒有藥派的,所以若有需要,就寫藥名給你,然後自己打電話回家叫家人買了寄來,聽到工作人員這樣說,大家都急了,因為有些人要入來這裡隔離,而家中人都確診了,被隔離在家,街道又條條不通,如何找到人幫忙買藥?一時間人心惶惶,人人都憂心忡忡。

最後我被安排到了八樓後,已是7時許了,在進入電梯內,我還是很擔心的,因為在網上看到很多關於在隔離區的負面傳言,所以一聽到要去隔離,我就在心裡想,今次糟糕了。當踏出電梯的那一刻,我的心還是忐忑不安,直到推開門入房,我那十五十六吊在半空的心才總算放下來。

一眼望去,前面是一幅有著大大個玻璃窗的大廳,左右各放一張床,一把座地風扇和一個垃圾桶,及一把吊扇,及兩枝1.2米光管及兩盞安裝在牆壁的睡燈。廳的左邊是一間房,房內也似大廳的佈置大同小異,也有一個大窗口,所以陽光和空氣充足,還有另一間比較細些的房,是在一入門口的左邊,房中也是和大房一樣,但窗口照射不到陽光,所以房內比較黑暗。從細房出來右邊是一個只得8公寸闊1.6米長的廁所,不過,還好沖廁所的水很猛,然後是浴室,浴室有洗面盆,有一面鏡,有水龍頭和花灑,而廚房則是在細房左邊,有洗碗盆,牆上有廚櫃,環境也算得是很清潔了。

後來從入住在這裡的人口中,知悉這裡原來是一座建成了10多年,但不知是位置或價錢問題而賣不出去的公寓,所以今次被國家徵用來做隔離區。

因為我們這時候入住,所以沒有晚飯派,要明天才開始派發,還好,我的媳婦替我預備了一盒飯,讓我可以不用挨餓,雖然湯在行程中已盡倒在飯內,變了泡飯,一點也不好吃,但,總好過沒得吃吧。

這夜,在陌生的環境中,轉輾難眠的渡過了一晚。早上6時許,就有穿著防疫衣的人員在走廊上提著消毒瓶四處去消毒,當有人站在門外,他們就叫對方返回屋內,每間單位門外,都有一張膠檯,在消毒後,便會依房中人數來派發早、午、晚餐,他們都很有禮貌,當派發完畢後,都會去每間房外按電鈴通知,當看到房內有人向外張望,就會用手向早餐一擺,請屋內人拿回房去享用,他(她)們這些穿著防疫服的人員,個個都很和善和有禮貌,並不似網上所說的,要病人背著他們,面向牆壁來說話,雖然他(她)們都是戴著口罩和防護鏡,看不清楚盧山真面目,但,他們真的很好,曾經有人給錢想表示謝意,但被他們堅決拒絕。多謝他們不惜冒著受感染的風險,這種不求回報及無私的付出,細心的對待我們這些病人,令我們很感動和感激,將來就算有緣在街上遇到,也只能擦身而過,因根本看不到這班可敬的工作人員的面孔,只能在此衷心的祝福他們一生平安健康。

在伙食方面,已經算是很好了,有時是牛肉炒通心粉,有時是燜雞,燜豬肉和鴨蛋,也有炒粉炒麵上面鋪有10多塊牛肉或豬肉,亦有煎魚,每餐都有炒菜和瓜菜湯,間中還加一個大包,青龍果或者一枝加料奶茶,算是很豐富的了,而且直到出院回家也不需要付任何費用。

每次我不開心的告訴外子,今天又有幾人可以回家,自己又沒份了,外子就這樣安慰我:千萬不要悶,就當你多休養幾天,每天吃得飽飽的,不定會健健康康的回家。

在這12天的隔離中,有幾位初識朋友的待人之道,超溫暖了我的心,原來在患難中,依然會有很多好心人出手助人的,雖然她們本身也感染新冠病毒,被送來隔離,但依然很熱心的去幫助有需要的人,就像我,不懂越語,一聽到醫護人員問話,就感到心慌意亂,不知所措,立刻向同房的人求助,而她們也二話不說,馬上放下手頭上的事(例如正在和家人通電話,或正在吃飯)走過來幫我,令我很感動,同一天入來的阿清(或菁,青,是華人),她只住了兩晚就可以回家了,幾天後還打電話來問候我已回家否,令我真的很感動,希望疫情可以受到控制,市道恢復正常後,大家可以再相見。

而另一位則是相識了只有3、4天的金美,也是華人,因在閒談中知道彼此對粵曲的愛好,所以十分投契,今次出院也全靠她的多番指點幫忙,我才沒亂了方寸,希望疫情過後,我們可以重聚和合唱!還有一位同住的京族人,她的丈夫是華人,因此她也會說幾句簡單的廣東話,她也很照顧我,每天都叮囑我洗澡要用熱水,說我們病了,不要沖冷水,還煲熱水給我,也常勸我要放開懷抱,不要太憂心,這樣病才會快好,她入住6天就回家了,由於語言不通,所以沒有深談,只能在此多謝了,朋友!

最後,在此要多謝一班關心我的好朋友和文友。在患病期間,身體很虛弱,很辛苦,幾乎說多幾句都沒力氣,所以沒有接朋友電話的慰問,後來入了隔離區,精神也稍為有好轉,但因為網絡太差,在房中完全收不到信號,就算發訊息,寫好後,也要行出房外,才可發出去,若要通話,就要行出走廊打,全層樓都沒有一張凳子,要蹲著或站著來談,試問我這虛弱的身體又怎可能捱得住呢?

而且若走廊上有多2、3人在打電話的話,那就對不起啦,就算提高到吵架的聲調,對方也不會聽到,所以有時可以打通時,說完電話後,辛苦到我要不斷喘氣,因為這個原因,我只好謝絕一切關心問候的電話,希望我的好朋友們可以諒解,而原諒我的失禮,朋友們,對不起,勿怪!

謝謝您們,祝福所有人!◆

念 慈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胡志明市中心區。

胡志明市──情義與愛心

若說我是一位貴人身經常得到陌生人的幫助,還不如說胡志明市是充滿情義與愛心的城市來得正確與實在。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