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菜園

一陣小雨宣告五月的到來。媽媽的菜園亦如這個生機勃勃的初夏,滿園青青,長勢旺盛。一畦苦瓜綠油油,一壟芹菜脆生生,亭亭玉立的是青椒和茄子,枝枝繞繞的是番茄,匍匐在地的是番薯葉。豆角秧子順著竹枝往上爬,開出一朵朵白裡帶紫的蝴蝶小花;黃瓜藤也卯足了勁攀上架,“吧啦吧啦”地開出朵朵五瓣的黃色小花,幾天功夫,綠綠的小黃瓜就頂著花帶著針長了出來。媽媽說:“這黃瓜長得快,頭天看還是細細條不到兩個指頭粗,第二天一早就像手腕那麼粗了。”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媽媽侍弄菜園,就像侍弄一個孩子那般上心。她種菜極少用蟲藥,菜上長了蟲子,能用手去捉她就用手捉。像青蟲、毛毛蟲、蝸牛,還有一種長得像蜈蚣一樣的瓦蟲,她都是帶上手套,把蟲子一隻隻從菜葉上揪下來。有時候夏天的夜裡,她也打著手電筒去菜園捉蟲子。

她的菜園一年四季都蓬蓬勃勃的,一茬一茬生生不息。常常是這壟菜剛剛拔完,她馬上就用鋤頭一鋤一鋤翻土,一鋤一鋤打碎土疙瘩,還要用耙子把地耙得又平又順,然後撒上菜籽或者是種上菜秧子,澆水、施肥、除草。“人勤地不懶”,新整的菜畦冒出星星點點的綠,星星點點的綠很快連成線,連成片,再然後就彷彿是誰打翻了綠色的油彩似的,綠淌得滿地都是。

媽媽種菜,也賣菜。她的菜園曾是一家人賴以生存的經濟來源。我還清楚地記得,每當要賣菜的時候,她總要很早很早起來,摸著黑,她就到園子裡拔菜,摘菜。到天色微亮時,她就開始在菜園邊的魚塘埂上擇菜、洗菜和紮菜了。媽媽把所有的黃葉子老葉子都擇掉,扔到魚塘餵魚,然後把擇得齊齊整整的菜在水裡過一遍,再一把一把地用稻杆紮好。媽媽紮的菜,齊齊整整,水靈靈的,很是惹人喜愛。疊菜也是有講究的:分量重的放底層,葉菜放上面,特別水嫩的放最上一層,以免壓傷。菜一疊一疊放好在糞箕裡,太陽就出來了。媽媽常常顧不上扒一口飯就挑著一擔菜上街了,走街串巷,忍饑挨餓也要把上了街的菜賣完。

媽媽的肩膀挑起了一家人的柴米油鹽,挑起了孩子的學業。媽媽的菜園,一頭連著餐桌,一頭連著希望。後來,我們出來工作了,家裡已不再依賴媽媽種菜的經濟所得了,媽媽還是堅持種菜賣菜。她說:“人生來就要勞動,只要還能動就要做。”直到後來爸爸病重,媽媽才沒去賣菜,一心照顧爸爸,抽空照顧菜園。

爸爸走了之後,我們姐仨怕她一個人孤單,都勸她跟我們同住。媽說:“我還要在家給你們種菜呢!”拗不過她,我們姐仨便輪流回去看她,我更是帶著孩子,每晚回去陪她吃一頓飯。聽她聊聊菜的長勢,拉拉家常,晚飯後,順便帶大包小包的菜回家。

餐桌上,頓頓都有媽媽園子裡摘下的時鮮蔬菜。一把小蔥,一把青蒜,一碟黃瓜、一盤豌豆……每一樣菜裡都包含著媽媽辛勤的汗水,每一樣菜裡都藏著媽媽綿長的愛◆

丘艷榮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開心村落》節目。

為農民構建電視遊戲平台

儘管在製作經費、贊助、時限、播出時間等工作面臨諸多困難,但仍有少數單位致力製作針對農民的節目和娛樂平台。

星河璀璨

玉梅:從無名歌手到大賽冠軍

越南版《蒙面歌手》歌唱比賽節目最近已落幕。最終的冠軍得主是以蓮花形象蒙面的女歌手玉梅。她從比賽開始已受到關注,憑藉實力以及完美多變的唱功而獲得觀眾的喜愛。

透過每趟行程發現越南之美

沿著全國各地的行程給攝影師赫蓮娜‧雲帶來了豐富的寶貴經驗。她從淳樸老實的村民那裡學到了很多東西。

黃婉恩:不借助鎮成的光環

雖然有一位當紅的明星哥哥鎮成,但黃婉恩從未獲得兄長“撐腰”。即使被選中擔任鎮成投資的電影女主角,黃婉恩仍跟其他演員一樣必須付出百分百努力。

泰和:演沉重角色帶來快感

男藝人泰和重返電視圈,參演導演阮方田的國產電視劇《稻草媽媽》。值此機會,泰和向觀眾分享自己塑造每個角色時的壓力以及得到妻子在背後支持的幸福感。

文化藝術

有聲讀物受年輕人歡迎

有聲讀物雖然尚未普遍,但因其帶來的便利性,正逐漸成為 越南市場受歡迎的 新潮流。

讓攝影愛好者分享正能量

為讓攝影愛好者有條件分享在日常生活中的美好時刻及正能量,越南小米(Xiaomi)公司發起了“建造超頃刻”攝影比賽。

保護和弘揚昇龍皇城世界文化遺產價值

據《越南之聲》,世界文化遺產昇龍皇城是與河內-昇龍京城息息相關的特殊歷史文化遺跡群體。這項龐大的建築工程歷經多個歷史時期建成,是越南遺跡區系統中最重要的一個。因此,保護和弘揚與其遺產地位相匹配的昇龍皇城價值一直得到河內市政府、科學家和相關機構的關注與開展。

為民族文化題材電影尋出路

目前,製片人和導演都傾向於製作回歸民族文化價值和色彩的電影,試圖尋找一個新的方向,擺脫許多城市主題電影的陳規,另闢蹊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