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逝(之五)重逢

和一個分開17年的人再見面是什麼感受?她以為會很激動很興奮,直至見面後才發現,原來是出奇的平靜。

情逝(之五)重逢


當年在一起的日子,他們常騎自行車出遊,他踏得累了時就換她來帶他,她在前面用力踩,他在後面用手環抱著她,一路上開心的笑,甜蜜的時光就像流水默默地流走。

現在,她用摩托車去接他上飯館,他在後座仍然像當年用手環抱著她的腰,奇怪,她已失去往昔的感覺,像載著一個普通的朋友。

燭光。

晚餐。

17年,他惟一的諾言兌現了。17年前,他許下諾言說將來賺到錢回來,一定帶她去享受一頓燭光晚餐。不過現在地點不是當年嚮往的九龍餐廳。當然,她可以帶他上那間餐廳的,但,一切已失去意義,她只隨便找一個吃飯的地方,聽聽他對這17年的空白會編一個怎樣的故事。不料走進去時驟見每張檯面都燭光搖曳,竟神差鬼使地落實了他當年的諾言。

叫了食物之後,他開始述說國外的生活狀況,全是負面的描述,狂風暴雪開幾小時的車去上班,中午不設休息時間,從朝直落至下午,且種族歧視相當嚴重,不獲得公平待遇等等。最後,她不得已打斷了他的話說:“不用告訴我這些,我並不想去你的國家,好與壞都不關我事。”

“不說出來妳以為我過得很好,你們本地人總以為我們在外面掘金。”他說。

這時侍應剛好把食物端上來,她淡淡地回應:“吃飯吧!今晚的主題是吃飯。”

一“餐”無話,似乎他們真的是一對來吃飯的客人。

吃過飯後,時間還早,她帶他去了一處公園的茶座,這茶座設在湖中央,涼風輕拂,湖面倒映著月亮,波光粼粼。她莫名地聯想起白居易的詩句:

還似錢塘夜,西樓月出時。

她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清香,味淡,不濃。就像他們之間的往事,回憶時已化作淡淡的輕煙,捉不住,摸不著。

“還吹口琴嗎?”她忽然問。

“偶爾也吹,但只能找個沒人的角落去吹,她不喜歡。”他說。神情有點落寞。

她想起,分離的那一晚,他吹奏那首“星夜的別離”。那晚也像今晚一樣,月亮的清輝照亮了庭院,她依偎在他身旁,幽怨的琴聲迴盪在夜空下。他走後的日子,每次和朋友去唱K,她都不敢點這首歌,雖然這是她最愛的歌曲。

雖然相愛也要分離,忍淚說再會。

“又想起了什麼?”他問。

“沒有。”她看著湖面,月亮的清輝照亮了湖面。

他忽然說:“別想以前的事了,妳也該找個對象結婚,不要等我了,我已結了婚,孩子已經7歲了。”

她的手一抖,茶杯裡的水幾乎潑出來。

這句話怎麼那樣熟悉?在哪裡聽過?

她放下茶杯,用手支撐著頭,眼光一片茫茫然。頭痛,她感到頭痛,似乎想起什麼又想不起,這種感受令人異常痛苦。

他趕快撫著她肩膀問:“妳不舒服嗎?”

她搖搖頭。

忽然,像有一道電光在腦中閃過,那個夢--

他走了7天之後她就做過這個夢。夢裡他也是這樣對她說,他有一個7歲的兒子,勸她別再等他了。

是預感嗎?怎麼和夢境一模一樣?

她的心情一下子沉下去,整晚的堅強完全崩潰。原來她並未放得下這段情,當心底的傷痕被觸動時,還是疼痛難當。

“夜涼了,回去吧,我真的好像有點不舒服。”她忽然不想再在這裡待下去,心真的開始作痛。

他結了賬,和她並肩走在通往岸上的九曲橋上。她悄悄地偷看他一下,她渴望他可以牽起她的手,就算是最後一次。但,他始終保持距離的走著。

她抬頭看夜空,今夜又是滿天繁星,像當年分手那一夜。似乎,有一首歌在心坎輕輕地迴盪著:

在年月深淵望明月遠遠想像我跟你,俗塵渺渺天意茫茫將你共我分開,斷腸字點點風雨聲連連似是故人來……◆

抒 晴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大聲對父親說“我愛你“

大聲對父親說“我愛你“

在父親節前,公司組織了一次團建活動,最後一天的主題是《責任與擔當》,其中有一個環節講到父親的責任與擔當,主持人深情地說:“父親不僅僅是一種稱謂,更是一種生活的責任和擔當,相比嘮嘮叨叨的母親,父愛是沉默的,他始終留給大家的是背影,為家,為妻子,為孩子勞碌奔波,像大樹一樣撐起一片天;他用寬厚的臂膀挑起一家人的生活重擔,托起一家人的夢想,他或大口喝酒,或默默吸煙,或忙裏忙外地打理著一切,或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到家中也一聲不吭……這就是我們的父親,勤勞的父親,慈愛的父親,忍辱負重的父親!”說到動情處,主持人滿眼淚光,最後她提議:“馬上就到父親節了,我提議在座的每個人,在父親節那天,站在父親面前,鄭重地說聲:‘爸爸,我愛你!’我想這是父親節我們送給他最好的禮物。”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