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真諦

浩南在網上邂逅若蘭已一年多,兩人聊得非常愉快,非常默契,因此雙雙互相愛慕對方而談起戀愛,但令浩南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每次約好出來相見,若蘭應允後總是有種種理由失約。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浩南心中猜想是否若蘭是一位老太婆?或是一位未成年少女?抑或是一夥詐騙集團?但這些都被一年多的感情而一一推翻,那究竟是什麼原因?浩南曾質問若蘭但都被若蘭那吞吞吐吐,巧妙回答至最後不了了之,浩南想著真心愛她就得相信她不能太多質疑要認耐,也許她真的很忙,所以浩南不再追問下去,只希望此次的第8次約相見她不再有藉由而不來。

像上幾次相約,今天浩南也打扮得入時一點以赴約。在西貢某花園咖啡廳內,浩南滿懷焦慮、不安地等佳人出現,不時看手錶的同時,往咖啡廳門口盼望。他心中嘀咕:“已一個多小時了,肯定不會來了,不知這次又藉什麼理由?再等一會唄。”他無聊之極低頭玩弄著杯中的匙子。此時一個男人聲音響起:“請問您是莫浩南先生麼?”突如其來的聲音把他嚇一跳,他抬起頭望著面前男人一會,然後回:“是!有什麼事麼?”男人微笑說:“您好!我是若蘭的哥哥”。聽到此,浩南頓覺忐忑不安,心中慌亂至不知所措。若蘭哥哥向浩南說明了若蘭的情況後說:“你要想清楚後才回,不要後悔。”浩南錯愕了一會後說:“不管若蘭如何,我是真心愛她的,我很希望能夠向她表白,愛她我一定面對一切。”聽了浩南的話後,若蘭哥哥邀請浩南上門和若蘭見面。

浩南坐在若蘭家客廳的沙發上等她哥哥進房喊若蘭出來。等了許久未見若蘭出來只聽到從房中連續不斷傳出女人尖刻的咆哮聲:“我不要,不想讓他看到我這樣子,不想見他,叫他回去吧………!”若蘭哥哥出來走欲向浩南抱歉並請他回去,但還沒得及開口就被浩南打手勢截住。猶豫片刻浩南站起來走到若蘭的房門,低聲細語說:“若蘭!我是妳網上的浩南,我對妳是真心的,不管現實的妳和網上的妳是如何差異,我都愛妳。一年多來,難道妳不瞭解我對妳的心麼?相信我,不管妳是什麼樣子,我今生非妳莫屬,誓娶妳為妻,出來好麼?出來唄!”沒聽到回應聲只聽到哭泣的聲音。終於在浩南苦苦央求下房門打開了,出來的是一位坐在輪椅上的少女。

少女自我推動輪椅來到浩南面前停下來大聲說:“我就是若蘭,你看清楚我是一個殘疾人,是一個下半身癱瘓的女子,我不敢愛也不敢相信有人真誠愛我,不敢奢望一段幸福而平淡美滿、溫馨的婚姻,請不要對我施捨及同情,我不想拖累你,你走吧……!”浩南痴痴望若蘭一會後,伸一伸手指揮了一揮就轉身疾速離去。浩南離去後,若蘭嚎啕大哭起來,接著揮手把沙發桌子上杯子摔破於地上。若蘭哥哥大驚趕緊抱住妹妹若蘭並說:“好妹妹,冷靜!冷靜!不要這樣好麼?”若蘭哥哥繼續安撫妹妹:“好妹妹,冷靜下來好麼?我們不能怪浩南,不要絕望,要堅強起來,還有哥哥一直陪伴在妳身邊,愛護、疼惜妳。”說畢若蘭哥哥推若蘭回房,而若蘭仍哭得好傷心。

正當若蘭哥哥推若蘭回房之際,浩南氣急敗壞地跑回來,同時手中多了一束玫瑰花。浩南來到若蘭面前,單膝跪在若蘭輪椅前遞上手中玫瑰花並說:“我愛妳,嫁給我好麼?讓我們一起承擔未來的酸甜苦辣,好麼?”若蘭表面冷漠而內心卻欣喜若狂,她對著浩南說:“我不須要你的同情我,你走吧!免得將來後悔莫及…”浩南著急起來:“不是後悔莫及而是三生有幸,嫁給我唄!”若蘭不語默默拿住浩南遞送的玫瑰花,她輕輕地笑了,她的哥哥也笑了,浩南更樂在其中。

“愛是包容、相信、盼望、恩慈,是恆久忍耐、是永不止息……”,主持他們婚禮的牧師的聲音於教堂迂迴,於他們倆的心中迂迴。真誠的愛情沖刷掉因美醜善惡而抱怨、頹廢心態,真誠的愛情讓他們倆活出真善美的人生◆

嵐月風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1945年8月19日,河內總起義大勝利。

八月革命打響了

河內某洋房,中年人放下報紙走到窗前,仰望著天空,烏雲密佈,陣風吹過,但是熱騰騰的。他輕輕嘆氣,然後自言自語:“時局已開始混亂,已到一起站起來的時候了……”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數字化有助更好推廣越南美食

憑藉擁有來自 3 個區域的 3000 多道菜餚,越南一直以來被國際稱為東南亞的美食天堂。而越南美食的潛力將在科技的同行下更加突顯出來。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