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小徑

我住在一個巷弄中,巷弄只容得下一輛小型運輸車流通,但靠近我家那端只寬4米,至出口處約有100米多,接近出口那端卻寬5米,就這麼一百米長卻帶來給我無窮雅趣。

我家小徑

此段可以當成巷頭也可以當成巷尾,我管叫它是我家小徑。此小徑左右側都種一些花花草草,花草之多令到現在我還沒完全認識到它們的名字。從徑頭的右側起第一棵樹就是雙色九層葛,九層葛旁邊是龍舌蘭,然後是鳥尾花、白千層、蓮霧、黃鐘花、光棍樹、珊瑚樹、花燈梅、發財樹、箭茱秋葵、茉莉花,再深入人家用了廢棄的浴缸放在拐彎處養起一紫、黃、白小型荷花,此外還有一些不知名的幾棵小白花,幾年前我興起也在這裡栽植了兩棵四季梅,現在長有一米多高。小徑右側有小紅花、番瀉葉樹、大將軍、碟豆花、木繁星、馬纓丹、鳳仙花、醉碟花、蒜香藤、美人蕉、蓮霧、楊桃、五顏六色的巳時花,以及那翠冠如蓋紅金鳳凰和黃色鳳凰木。此外也有一些還不知名的植物。這些花花草草都是富林廟廟祝不堪辛苦日以繼夜耕耘獲得的善果。

它猶如一個小花園,每天一有空我都會來此走走散心,早上經過這裡都會聞到各式各樣的花香,尤其散發出的草腥味,酷似活在鄉野。各種花香都引來不同種類的蝴蝶、蜜蜂。我經常來此除了調節心境也會在各種不同角度拍照,我的舉動也令到巷頭巷尾的人從好奇至依樣葫蘆學我拍照,但他們沒有像我這樣耐心追隨,沒幾天就不再跟著拍照了,日子一久他們暗中給我取個綽號“愛花人”,我聽到了就向他露出了一個和藹的笑容。照常理每個季節就會有一種花應季而開,但這小徑卻是日日是春天,天天都有花可欣賞,就如金鳳凰和黃色鳳凰木是象徵夏天的花卉,但在這裡葉如飛凰之羽,花若丹鳳之冠的金鳳凰和黃色鳳凰木天天艷光四射。近日來他們還種植了檳榔、梔子花。由於花燈梅的樹幹太粗大且高昂但經不起一次狂風被颳倒,他們改種植了兩棵椰子樹。

社交隔離時間,為了防控病毒其他地方人人家居不外出,小徑卻成了我及街坊們常蹓躂的地方,而我是常客。我沒走遠只在這小徑轉來轉去,時而拍照蝴蝶、蜜蜂、花朵時而透過茂密樹葉拍攝月亮,尤其站在拐角處聽一聽掛在榕樹上的風鈴的悅耳叮叮噹噹聲,多麼舒心與神怡。雖然只在此瞎逛,我仍然套上了面罩及戴上兩層口罩。可以說此小徑陪伴我度過了社交隔離時期的艱難與寂寞◆

嵐月風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活在當下

活在當下

最近有兩名友人因患癌症不幸相繼離世,他們還很年輕,女叫阿喬,34歲,男是阿雄,45歲。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