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編織的歲月

時近冬至,氣溫驟降。翻箱倒櫃尋找保暖內衣,竟然翻出了二十多年前手工編織的一件墨綠色毛衣。均勻的針腳,對稱的提花,捧在手裏沉甸甸的。一下子將我的思緒帶到從前的慢生活──手工編織的歲月。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最初學編織是在17歲,我正上師範二年級,班上的女生們掀起了一股編織熱。我們將學校每月發放的糧票積攢起來,到市場上換毛線,然後躲在寢室裏織得天昏地暗。我第一次給自己織的是件高粱紅的毛衣,用的是棒針,織了整整一個月。菱形的圖案內嵌著一朵水仙花,整齊而錯落地排列著,又端莊又秀美,非常合身。初次穿上自己手工編織的毛衣,我對著鏡子扭來扭去,激動與喜悅溢於言表。

工作第一年我在鄉鎮教初中,月工資不到60元人民幣,還帶著讀書的弟弟,經濟上捉襟見肘。那年冬天,我將好不容易節省下來的一點錢買了半斤“馬海毛”,給還在進修的男友織圍巾。每天一有空就拿起毛線針悠悠地織,那真是一針一線皆關情啊!圍巾織完了還意猶未盡,又給他織了一雙玫瑰紅的護膝。然後就騎自行車從鄉鎮穿越98里來到城區。當我神兵天將般出現在他面前,親手給他系上那條漂亮的天藍色圍巾時,他緊緊地抱住我哭了。我也哭了,那是幸福和驕傲的淚水。

第一次隨丈夫回到老家時,看到6個侄兒侄女春節時全穿著臃腫的棉衣,行動笨拙。第二年秋冬我幾乎用盡了自己所有的業餘時間,為他們及兩位老人各織了一件毛衣。那時候的秋冬,陽光暖暖地照著,宿舍樓前一長溜坐著的全是織毛衣的女老師和家屬。每人膝前放一個裝毛線的小簍,手裏拿著幾根銀針,一邊嘮嗑,一邊飛針走線。時間的光影在手工編織物中慢慢悠悠地挪移、跳躍…… 

當年除夕,當侄兒侄女們穿著我織的五顏六色的毛衣,花團錦簇地歡呼雀躍時,他們的爺爺奶奶高興得合不攏嘴,逢人就誇我這新媳婦心眼好手兒巧。此後經年,我織的毛衣成了孩子們過年最熱切的盼望之一,給他們的成長帶去許多快樂和溫馨。

這種編織活動一直持續到我再次燃起寫作熱情為止。教學之餘,我的時間全被家務和讀書寫作填滿,我再沒有給他們包括我自己的孩子織一件毛衣。反正後來經濟寬裕了,各種羊毛衫款式又新,質地又好,輕便又保暖。於是,手工編織的毛衣漸漸退出了我的生活。

然而,時隔多年後,當我再次捧起當年親手編織的毛衣,回想起那些簡單而厚實的日子,我的內心溢滿絨線般的柔情。現在明白,原來編織是一份心情。一個動作,得反覆地做,才能日趨完美;一段心路,得反復地走,才能漸入佳境。

其實,生活無時無刻不在編織。針與線編織的是一件件衣物,筆與紙編織的是一篇篇作品,而情與愛,編織的是一段段緩慢而溫暖的歲月◆

熊薈蓉(中國)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開心村落》節目。

為農民構建電視遊戲平台

儘管在製作經費、贊助、時限、播出時間等工作面臨諸多困難,但仍有少數單位致力製作針對農民的節目和娛樂平台。

星河璀璨

透過每趟行程發現越南之美

沿著全國各地的行程給攝影師赫蓮娜‧雲帶來了豐富的寶貴經驗。她從淳樸老實的村民那裡學到了很多東西。

黃婉恩:不借助鎮成的光環

雖然有一位當紅的明星哥哥鎮成,但黃婉恩從未獲得兄長“撐腰”。即使被選中擔任鎮成投資的電影女主角,黃婉恩仍跟其他演員一樣必須付出百分百努力。

泰和:演沉重角色帶來快感

男藝人泰和重返電視圈,參演導演阮方田的國產電視劇《稻草媽媽》。值此機會,泰和向觀眾分享自己塑造每個角色時的壓力以及得到妻子在背後支持的幸福感。

為製作優質華語歌曲節目而努力

從小就喜愛華語歌曲以及具有演唱天賦的黃曉婷,一直以來有個夢想,便是設立一個供華語歌曲愛好者互相交流的平台。今年11月18日,她的夢想將會成真。

文化藝術

有聲讀物受年輕人歡迎

有聲讀物雖然尚未普遍,但因其帶來的便利性,正逐漸成為 越南市場受歡迎的 新潮流。

讓攝影愛好者分享正能量

為讓攝影愛好者有條件分享在日常生活中的美好時刻及正能量,越南小米(Xiaomi)公司發起了“建造超頃刻”攝影比賽。

保護和弘揚昇龍皇城世界文化遺產價值

據《越南之聲》,世界文化遺產昇龍皇城是與河內-昇龍京城息息相關的特殊歷史文化遺跡群體。這項龐大的建築工程歷經多個歷史時期建成,是越南遺跡區系統中最重要的一個。因此,保護和弘揚與其遺產地位相匹配的昇龍皇城價值一直得到河內市政府、科學家和相關機構的關注與開展。

為民族文化題材電影尋出路

目前,製片人和導演都傾向於製作回歸民族文化價值和色彩的電影,試圖尋找一個新的方向,擺脫許多城市主題電影的陳規,另闢蹊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