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爆發後

新冠疫情肆虐後,我們哪裡也沒辦法去。之前每逢週日,小孩總要去外婆家,外婆獲悉外孫到訪的時間,老坐在家門口,朝著胡志明市的方向凝視,渴望外孫女的到來。

新冠疫情爆發後

新冠病疫情越來越嚴峻,行動管制令的實行,一夜之間,造成人與社會的隔離,打斷了我們之前習以為常的生活節奏與常態。然而,就因為如此,我們對親友的思念不但沒有切斷,反而加深了。這期間慢生活的充盈時間,需要冷靜的思考,讓人開始領悟到之前庸庸碌碌為生計繁忙奔波的時候,我們已經忽略了與家人互動的交流與共處的優美時光。這期間,想起久違了的親戚與昔日好友,如果沒有網絡上線方便的聯繫,始驚覺時空已讓我們生疏,幾近陌生起來。

當人人感到生命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徬惶、寂寞時,內心對過往美好時光感到特別彌足珍貴!比如對我們息息相關的一日3餐、柴米油鹽,平時很輕易地購買,對它的注重度沒像現在那麼瘋狂,起因受到封城的種種限制,更不用說參加什麼宴會,什麼週日的聚餐,連如想與多要好的友人見面也忌避三分。一場突發的世紀疫病不斷的蔓延,傳染速度極快,可怕病毒無孔不入,平時人流與車輛絡繹不絕的街道,曾幾何時變成冷清起來。籠罩在整個空間的愁緒,滲透著無可名狀的恐懼氛圍。以往往返奔波的腳步雖然因行動管制令得以歇息,但忙透了滑行在手機上的手指,迫切地關注全城全國乃至全球疫情的狀況。那不斷激增的確診與因病去世的人數,佔據新聞頭條,無不讓人膽跳心驚。世事與人生原來如此變幻莫測與無常,生命也原來如此脆弱無助。

人們一向愛自由自在、理所當然的日常生活因而顛覆了,不由得我們不換位思考。面對恐懼感,好像什麼都比不上健康身體的重要,保持距離待在家中不是無所事事,反而是遵守抗疫的有利措施。一本書、一機在手,一頓晚飯或一個視頻聊天,一個深情的互相問候,消除因疫情帶來的心理壓抑,畢竟疫情與病毒的消滅還是遙遙無期的等待,但生活總得如斯這般的過,含糊不得。 小孩已有超過3個月沒有去外婆家了,甭說住在遠方的親友,一定好想念家鄉,祈願這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早日受控,還我們昔日的平安,還我們昔日 互繪融洽的情境,還我們一個彩虹斑   爛的天空。所有人健健康康的生活, 祝福!◆

葉華興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研磨時光

有時候,自己會去家附近的咖啡館,坐在靠窗的位置,用咖啡的香氣放牧自己的心靈,看外面來來往往的女生。她們大多都很平凡普通,但對於那個正握著她的手或手臂的男人來說,她卻是他的整個世界。因為我相信,日常能夠顯現出從從容容“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狀態,那麼他們彼此的感情一定經過了研磨。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