昕兒的電話

除夕早上,趙媽媽的手機歡叫起來。視頻中出現歡笑的趙昕和王睿,昕兒嚷嚷:“媽,我們下午到家,我要吃四喜丸子、全家福砂鍋……”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饞嘴貓,媽早準備好了,讓你們吃個夠!”趙媽媽笑說。

趙昕研究生畢業,留在大城市,她帶男朋友回家過年,趙媽媽褶皺的臉樂成一朵花。

中午,趙媽媽的手機響起。趙昕紅著眼說:“媽,對不起,不能陪你過年,我們折返了。”

“妮兒,怎麼又返回了呢?”趙媽媽急地搓手。

“媽,事情緊急,您照顧好自己!”趙昕說。

看著一桌子菜,趙媽媽沒一點食慾,她坐在沙發上,捧著手機,皺著眉頭看電視。

晚上八時,終於手機響起。視頻中一個光頭小和尚雙手合十:“施主鼠年快樂,安康幸福!”

趙媽媽差點摔了手機:“你,誰呀?……死妮子,咋成這樣子?你最喜歡留長髮!”

“本姑娘看破紅塵,剃髮出家了。”小和尚緊繃臉說。

“呸、呸,大過年亂說話,不怕掉舌頭。”趙媽媽黑了臉。

小和尚擦眼淚,捂肚子,咯咯笑:“媽,逗你玩呢,為避免交叉感染和穿防護服方便,我做小和尚。媽,這樣子漂亮嗎?”

“成醜八怪了,誰娶你呀?”趙媽媽嗔怪。

“阿姨,我娶昕兒,我們做一對幸福的小和尚。”王睿也光了頭,笑嘻嘻地說。

趙昕和王睿穿上防護服、靴套,戴上口罩、護目鏡,他倆舉起雙手,直豎起食指和中指。

趙媽媽強忍淚水:“昕兒,媽等你們凱旋回來!”◆

蔡永平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星河璀璨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