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不老

人生易老天難老。歲月更替之際,人便易發一些感慨。特別是人到中年以後,每臨新舊交替,都或多或少地產生一點緊迫感。不知道那些日暮滄桑的老人們在這樣的日子,是不是有去日無多的傷懷?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年少時是難得感慨時光飛逝的,小小的心胸裡塞滿了夢想,渴盼時光飛度,多的是長大的欲望。因為懵懂,因為年輕,感覺未來好似很長,好像那些接踵而至的日子就是給浪費或者浪漫用的。小時候,老師和家長總是不斷地教育和提醒我們:“明日複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萬事成蹉跎。”但又有多少人真的去珍惜青春韶華?
 
像我這樣的年齡,在家是頂樑柱,在單位是年富力強的骨幹。但一般來說,卻已是走過了一大半的人生。整天忙裡忙外的,總感覺時間不夠用。即便是假日,也帶回一摞材料,其中有過去一年的總結,新的一年的打算之類。在鍵盤上手指敲打酸了,便停下來,坐在桌前呆呆發愣。心想,這樣特殊的日子,又有多少人會為自己過去的一年做個總結?就是我自己,不也從未認真地檢視走過的路嗎?
 
有句俗話,叫“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撿拾來日路上的零碎腳印,發現年少時的夢想大都沒有實現。或是夢想太過虛無縹緲,或是已經遺忘丟失,或是沒有持之以恆地去努力。生活好似在一眨眼間就把自己帶入滄桑之年。就像某一日,突然發現愛人眼角的魚尾、鬢角的一縷白髮,才恍然感覺時光的飛速。原來,青春的韶華、光燦的愛情都已在不知不覺中轉為生命的攙扶、融化成血濃的親情。
 
或許是生活的變化,未來的不可把握,環境的左右,種種原因,讓我們在匆匆的步履間不斷調整著自己的步伐和方向。但我們總是太過輕視和匆忙,正如一首歌所唱:“輕飄飄的舊時光就這麼溜走,轉頭回去看看時已匆匆數年。”
 
經常對後生說,等你到了我這個年齡,你就會後悔自己在年輕時怎麼沒有好好地珍惜時光,沒有多學一點東西,沒有多一點磨礪。但一代又一代人就這麼在青春時放縱嘉年華,直等閱歷寫上額頭,才有所警悟。
 
但生活總是越來越好的。新的時光的到來,總是帶給我們新的希望。因為希望,我們才會一直走下去,哪怕走過的人生再平淡無奇、再艱辛困難。就像我從桌前站起推開窗戶,雖然已是日上中天,但陽光正好,天地遼闊◆

方 華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諸事皆宜

在和朋友“嘆”咖啡的時候,身邊有名園丁在收拾草地,只見他手提鐵叉,一叉一張,輕而易舉就把零星散落的片片落葉撿拾得乾乾淨淨,既能清除落葉,又不傷綠草,好有智慧。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