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巫

他長得很像格格巫:禿頂、鷹鉤鼻,常年穿一件黑色的衣服。我每次看到他的時候,他總是挑著一副擔子,擔子吊鉤下攬著一把鋤頭。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擔子上不是裝著土就是裝著蜂窩煤渣,土和煤渣是用來填路的,他是逢坑必填。因為有他的緣故,我們每日上學的必經之路總比別處好走得多。他的身後總是跟著一隻貓,有時這隻貓也偷懶,會跳上他的擔子,趴在土上,滴溜溜的眼睛朝著四周轉,貓是那種最尋常的花貓。不過,我總懷疑,他會不會是阿茲貓的變身,還有他的鋤頭,會不會是格格巫的魔杖變的。

“他是誰?”我問爸爸。

“城古伯呀!一個怪人!”爸爸說,“他喝茶,總是反覆沖泡,直到把茶葉泡胖了,泡爛了還捨不得倒掉。”

“不倒掉拿來幹嘛呢?”

“他就直接吃下去啊!還有他煮肉啊,總是整塊地煮,煮得爛熟了,吃的時候用筷子一夾就分開了。”

“為什麼不切開煮呀?這樣不是費柴火嗎?”

爸爸笑了:“怕切成一塊塊,他的孫子們會偷吃。他整塊煮,孫子們就不敢下嘴了。再說,這肉兩三個月才煮一次,費點柴火怕什麼。”

“他有魔法嗎?”我小心翼翼地問出這句話。

“有啊!”爸爸哈哈大笑,“他能把一座山架上雲梯。”

“什麼是雲梯?雲梯在哪?”

“在我們割麓基的山上啊!”

爸爸經常上山去割麓基,可每次割一擔麓基總是要花很多的時間。媽的抱怨也越來越多。她說:“遍地都是麓基,一個鐘頭也就可以來回了。偏偏要用去一個上午。這耽誤了多少活呀!”

星期天,爸爸說帶我上山去割麓基。麓基,就是鐵芒箕,我們用來作柴火燒。入得山來,只見漫山都是麓基草,闊披針形的羽片像極了孔雀的羽毛,一片疊著一片,一層疊著一層,讓人忍不住想躺在這上面。可我知道,這麓基草的葉子有軟刺,躺是不敢的,只是想想而已。我說:“爸,那就開始割吧!”

爸爸說:“不急,帶你再往上爬,帶你去看城古伯修雲梯。”

沿著彎彎的山路,兜兜轉轉,我不知道跟著爸爬了多久,才來到一座山峰的腳下。

“這山峰叫伯公壇,是咱們這座山的最高峰。往上看,有一級一級的梯子,很平整。”爸爸說,“這就是怪人城古伯一鋤頭一鋤頭刨出來的。”

我吭哧吭哧地往上爬,爬到半山上,看見一個黑色的人影,正弓著腰一下一下地刨著地。爸爸三步並作兩步走上去,奪過那人的鋤頭:“城古伯您休息下,我入山來割麓基,正好替你一下。”

城古伯也不說話,笑眯眯地退在一旁。我看見,他的貓就藏在麓基堆裏呼呼睡。

不一會兒,城古伯真的像變魔法一樣,變出一把鋤頭。他跟爸爸一人一邊,把陡峭的 坡地又刨出一級 台階。

一年後,爸爸興奮地說:“伯公壇的雲梯就要完成了。以後,大夥兒上下山就方便多了。這都是城古伯的功勞啊。”

忽一日,爸爸神情戚戚地說:“城古伯去世了。今天早上太陽剛一出來,他就倒在伯公壇最高一級的台階上。他的貓,一路飛奔下山,聲音淒厲地喚人去救他。但他已經走了,只留下一遝錢,一封信,交代後人用這筆錢修小學校門口的那段路……”

我哭了:“城古伯。你不是格 格巫,你是最善 良最無私的魔法師。”◆

丘艷榮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開心村落》節目。

為農民構建電視遊戲平台

儘管在製作經費、贊助、時限、播出時間等工作面臨諸多困難,但仍有少數單位致力製作針對農民的節目和娛樂平台。

星河璀璨

透過每趟行程發現越南之美

沿著全國各地的行程給攝影師赫蓮娜‧雲帶來了豐富的寶貴經驗。她從淳樸老實的村民那裡學到了很多東西。

黃婉恩:不借助鎮成的光環

雖然有一位當紅的明星哥哥鎮成,但黃婉恩從未獲得兄長“撐腰”。即使被選中擔任鎮成投資的電影女主角,黃婉恩仍跟其他演員一樣必須付出百分百努力。

泰和:演沉重角色帶來快感

男藝人泰和重返電視圈,參演導演阮方田的國產電視劇《稻草媽媽》。值此機會,泰和向觀眾分享自己塑造每個角色時的壓力以及得到妻子在背後支持的幸福感。

為製作優質華語歌曲節目而努力

從小就喜愛華語歌曲以及具有演唱天賦的黃曉婷,一直以來有個夢想,便是設立一個供華語歌曲愛好者互相交流的平台。今年11月18日,她的夢想將會成真。

文化藝術

有聲讀物受年輕人歡迎

有聲讀物雖然尚未普遍,但因其帶來的便利性,正逐漸成為 越南市場受歡迎的 新潮流。

讓攝影愛好者分享正能量

為讓攝影愛好者有條件分享在日常生活中的美好時刻及正能量,越南小米(Xiaomi)公司發起了“建造超頃刻”攝影比賽。

保護和弘揚昇龍皇城世界文化遺產價值

據《越南之聲》,世界文化遺產昇龍皇城是與河內-昇龍京城息息相關的特殊歷史文化遺跡群體。這項龐大的建築工程歷經多個歷史時期建成,是越南遺跡區系統中最重要的一個。因此,保護和弘揚與其遺產地位相匹配的昇龍皇城價值一直得到河內市政府、科學家和相關機構的關注與開展。

為民族文化題材電影尋出路

目前,製片人和導演都傾向於製作回歸民族文化價值和色彩的電影,試圖尋找一個新的方向,擺脫許多城市主題電影的陳規,另闢蹊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