檸檬水裏的親情

在寢室整理資料時,翻到了一篇用A4紙列印的周作人的散文《北京的茶食》,中間說在北京彷徨了10年,終未曾吃到好點心,總覺得住在古老的京城裏吃不到包含歷史的精煉的或頹廢的點心是一個很大的缺憾。倒不說周作人談點心時,怎樣巧妙的從點心的粗糙點出文化、靈魂的粗糙。我現在  看到的是他的內心情感對嚐不到記憶裏的古老精緻的茶食的懷念。
 

示意圖。(圖片來源:互聯網)

示意圖。(圖片來源:互聯網)

一進入5月,天氣更乾燥了些,人也更慵懶了。即使是早上,坐在教室裏,整個人也都無精打采。我開了下小差,看到坐在身旁的室友的桌子上放著一杯泡好了的檸檬水。好熟悉的感覺。

記得即將高考的兩三個月,四五月份,天氣最為悶熱,幾十個學生,穿著不透風不透氣的校服,擠在同一間教室裏,各自埋著頭做著模擬卷,為高考做最後的努力與衝刺。看著疲倦的同學們,老師經常跟我們說一些保養的秘方,有提神的、營養的、泡水喝的,煲湯的……應有盡有。我經常看到同學會帶著泡好的檸檬水,尤其在下午,課間休息時,就會喝上幾口。看著她們倏而放鬆的盡顯滿足的神情,我很好奇,我只知道檸檬很酸,倒是從來沒有泡水喝過,會很提神罷。

也不知道是哪一天,無意中跟母親說我想嘗嘗檸檬水。第二天母親就買了好幾個,黃澄澄的,很艷的那一種,湊近一聞,有些怡人的香氣。只見母親輕輕擰開水龍頭,拿出一個檸檬,清洗了一下,放在砧板上,右手摁住檸檬,左手拿起刀,開始一下一下切,手起刀落,兩三片檸檬片就落在菜刀下。
 
母親又用保鮮膜貼好剩下的、露出果肉部分的檸檬,放進冰箱。母親不知從何處拿來一個大玻璃杯,有點醜,像大叔們出去遊玩時手中常捏著的那種。“其實用我那個小巧的塑膠杯泡就好了。”我問母親。母親喜養生,“這杯子雖難看了些,但是玻璃做的,你們學生最喜歡那些帶有顏色的好看的塑膠杯,反而那種拿來泡水對身體不好。”母親把切好的檸檬片放在杯子裏,可能怕我覺得酸,又在櫃子裏拿了一袋冰糖,拾了兩顆,一起扔進杯中,沖上熱水。
 
我喜歡泡3道水,最愛喝第2道。第1道會比較酸,可能是檸檬的皮沒削,有時候會嘗到些許酸中隱藏的苦澀;第2道,先前溶解沉澱在杯底的冰糖已經充  分融在水裏,檸檬的酸夾著冰糖的甜,這味道特別棒。母親放冰糖的量拿捏得很好,既不會讓人覺得甜膩,也不會覺得不足。第3道,先前的甜味少了很多,檸檬的酸也沒有了,喝起來更有些像薄荷一般的清香,清爽舒服。

那一年,我正好生病,很多有營養的食物,含牛奶的乳制飲品都不能吃。我也很少開口說想吃什麼。母親便每天為我泡上一杯檸檬水,放在客廳的桌子上,每每放學回到家,一進門就能在固定的位置上看到一杯泡好的檸檬水。我扔下書包,一邊聽著母親在廚房炒菜時,鍋鏟與鐵鍋之間的摩擦聲,一邊喝著酸酸甜甜的檸檬水,心裏美滋滋的。

現在,到了大學,我偶爾也會泡點檸檬水,但不知道是自己不會挑選,還是這裏的檸檬不好,同樣的做法,喝著卻沒有在家裏喝著的好喝,總少了記憶裏那份甜蜜的味道。

不管是周作人心底的古老京城裏吃不到的包含歷史的精煉的或頹廢的點心,還是這杯檸檬水,這都是我們早已紮根在心底的回憶。這記憶裏的味道,最能在某個時刻,某個瞬間,激起層層漣漪,讓人感觸一番。記憶裏的味道,很甜,總能讓人停下匆忙的腳步,卸下疲倦,用心感受著這看起來微不足道的溫馨◆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研磨時光

有時候,自己會去家附近的咖啡館,坐在靠窗的位置,用咖啡的香氣放牧自己的心靈,看外面來來往往的女生。她們大多都很平凡普通,但對於那個正握著她的手或手臂的男人來說,她卻是他的整個世界。因為我相信,日常能夠顯現出從從容容“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狀態,那麼他們彼此的感情一定經過了研磨。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