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天空仍閃爍

那年我在金甌海峽帶著鹹鹹的海味回到西堤。不久,在某華文報的文藝版讀到氣如虹文友連載的“漫談西堤文壇健將”和龍人文友的“大勒露營記”。我都很珍惜地把內容剪貼下來。

本報“文藝版”與市華文文學會的《文藝季刊》是文友的文藝交流園地。

本報“文藝版”與市華文文學會的《文藝季刊》是文友的文藝交流園地。

這是越華文壇萌芽初期。在各報文藝版老編的鼓勵下,文藝創作已形成一股朝氣。當年參加創作的幾家華校如福德、義安、啟智、國民、知用、英德、鳴遠、自由太平洋和中法外,也有各大小工廠的工友和職員參與。

於是當時各華文報的文藝版,一時成為年輕人最好的精神糧食倉庫。

雖然當年的剪報,在流放的歲月中給白蟻蛀食得令人心痛。厚厚的百頁,所存無幾。但在記憶的匣子裡,我仍然還記得那個黃金年代。

非常慶幸得到某報總編輯張先生和文藝版主編鄭小姐在1960年底,假阮知方街陶維嗣街角的鳴遠中學校園(現為經濟大學)舉辦編者、  作者聯歡晚會。在這個大會上,我們認識了不少文友。

為這越華文壇的序幕拉開後,一些詩社、文社也相繼成立。1961年,潛力最雄厚的要算是水手詩社。裡面大部份都是校園中的青少年和在職的員工。越華文壇的精英。

而其他各報文藝版,不冠上單位文友也組成了另一股創作隊伍。

這些熱愛創作的文友,他們熱情、愛傳統文學,推動越華文學發展的苦心,是值得珍重表揚的。有他們,越華文壇的天空一直在閃爍著。

1975年,解放南方,祖國統一。因為客觀環境,越華文壇沉寂了一段時間。到了1980年,隨國家政策的調整及華文的國際地位的提升。越南華文教育及華文文學得良好地發展。同年在華文《西貢解放日報》副總編輯陸進義的極力推動下,每年都有舉辦一次文體不同的徵文比賽。對促進越華文學再度繁榮,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到了1990年。隨著越南革新開放政策的深化、經濟與社會的發展,華文的商業價值與國際地位的提高。越華文壇呈現一派春意盎然的氣象。華文文友俱樂部的成立,桂冠文藝的出現,為老、中、青三代華文作家,提供發表作品園地。極大地振奮了越華作家,他們紛紛拿起筆來,表達他們對民族傳統文化的摯愛。

當四海英豪回聚,文壇創作的熱潮湧現。在三代文友的努力下,越華文學歷史的天空又一次閃爍。

回顧自60年代,越華文學自開始萌芽到現在,轉眼60年。自1975年,華文《西貢解放日報》作為越南唯一合法的華文報,承擔起了越南華文文學的重擔,與市華文文學會並肩更新又更新地開發新園地。一步一個腳印地承載歷史使命。在40多來,兢兢戰戰地帶動老、中、青三代文友們投入創作熱潮。

如今,在華文《西貢解放日報》的“文藝版”和市華文文學會旗下的《文藝季刊》,在老作家、新生隊伍的積極努力下,陣容日益壯大。老作家如李志成(刀飛)、秋夢、陳國正、施漢威、故人、綠茵、念慈、依雯、雷翔、鐘靈、振嵐、深山、林松風、天涯、江國治等重返文壇,繼續創作,而年輕的作家如麒麟、林曉東、林佩佩、譚玉瓊、蔡忠、李偉賢、小寒、梁心瑜、梁卓婷、莫雲飛、莫雲翔等都能擔當一些重責。堅信在老作家與新生代努力之下,越華文壇的天空仍然在閃爍!◆

劉為安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人民藝人張路以詩為題的畫作。

5位華人畫家參加線上畫展

〔本報消息〕為創造條件讓畫家互相交流,提高創作技藝,在本市新冠疫情複雜多變的背景下,市美術協會決定舉辦線上展覽活動,讓會員參加,交流作品。

星河璀璨

4大童星出身的越南女藝人

許多女演員從小就入行拍戲並成為童星。然而,不少童星長大後在事業上卻走向不同的道路,令人慨歎不已。就如以下的各位女星。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