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援

大孩子志成的右踝骨再次隱隱作痛:“媽,我的腳好痛啊!媽……”難言的疼痛像無數條小蟲囓咬著他,從夢中扯醒。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孩子乖!別哭,忍痛點吧!沒事沒事的。媽疼,正在湊錢給你治療了,好好睡吧。乖!媽的寶貝。”寶珠臉上浮起一絲輕淺的苦色。安慰哄了一陣,孩子乖乖睡去。”

她家境窘迫清寒,一齊和老媽起早貪黑賣彩票糊口。因六月中旬拜老爸的忌辰,夫妻倆載志成傍晚趕回家的路上發生意外的。

那天,志成坐著坐著就睡著在晚風送爽中,不經意把右腳伸進車輻裡,來不及剎住滾動的車速,踝骨被折斷了一節,鮮血直淌。 

醫生說非動手術才會痊瘉。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家境已夠清苦,又沒醫保,又遇疫情嚴峻爆發。如今封城閉戶,所有活動暫停,嚴格執行社交距離措施,不能去賣彩票。哪來一筆現款?上哪找捐助?

“你別難過,無論如何我都會找錢給孩子治療的。”丈夫也因疫情影響,失業呆在家。一副垂頭喪氣臉上可見。

丈夫撐著臉皮耐著性子懇求親戚去。好不容易才有兩個賞臉的肯及時伸出援手,每人50 萬。而動手術費要800萬,其他病房藥費未算。

“幾天了才湊到這麼一點,還有700萬呢。嗨!”小倆口顏貌塗上了幾份憔悴。看到孩子輾轉難眠,痛苦萬狀更是憂心忡忡。

“南無消災延壽藥師佛……”她端坐虔誠,口不停念。此時,這是放不下的暫時放下,沒辦法中的辦法。唯有一心向佛,求個佑護,化險為夷。她這麼沉思在一隅。

寶珠只念完高小就輟學出社會賺錢去了,不久嫁人後成了兩個小孩的母親。大孩10歲,小孩8歲。可憐的她素來內向加上對命運多舛深感自卑,沒跟誰聯絡過。一下子有事能登誰家的三寶殿?

她不敢從借高利貸打主意,只因剩下潦倒的四堵牆壁,祖屋也快要撐不住一抹夕陽的老媽了。一家5口只在舊地磚上度日,每夜盡量搏個美夢。

家裡還存些慈善者救濟的瓜菜乾糧和儲蓄少許缸米。引起街頭巷尾串門而來的老鼠之盯住。可憐!

若把事實登網求援,唯恐天下東猜西揣,神速成了這巷的笑柄。的確船遲又遇打頭風,如今能說什麼。

她焦慮之下,壯著膽子在臉書上找了一位母校舊同窗。然而,音訊仍渺茫。

“我說算了吧!這個時世沒誰肯幫的,好心人絕版了。”失望加速的丈夫對這世情冷暖更僵硬了、頹廢了。

“你別再說了,煩死!如果沒辦法就拿咱家這輛二手貨的車去當了唄!”她也拋出這麼一句無奈而做出最後的對策。守住沉默,焦躁爬上了心頭,亮著淚花。

* * *
兩天過後,來了一個電話,要她到校門 前等。

“真不好意思,讓你久等多天。看到你的資訊和X光片後,我立刻幫找捐助,因為疫情,有點棘手,所以到現在才找你。”

“哦!我……以為……太感謝你了!真的太感謝你了!”這番肺腑之言渙然冰釋了她的誤解,頓時語無倫次,顯出幾絲尷尬。

“這是800萬,還有一包10公斤米和一些瓜菜。親戚給的100萬就拿去買醫保給孩子吧。別客氣!”

在這位青年之菩薩心腸下,她開始融化了自己,也融化了在家進行那番揣測人心。不知怎麼感激,她只能頻頻點頭深為感謝。

她接過這份雪中炭雨中傘的溫情後,吞咽了每一句話,咀嚼著每一個字。

回家的路上,眼裡不可抑制湧出那滾燙的淚水。是幸福、是榮幸、更是感恩……◆

蔡 忠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參加保祿市採風行程的文友合影。

保祿冬遊速記

新冠肺炎病毒肆虐胡志明市逾兩年多,許多活動都因疫情停頓不前,今疫情已疏解,隔離也獲解除,至此胡志明市華文文學會已組辦至林同省保祿市採風,給文友創造靈感寫作,以及疏散沉悶已久的氣氛。

星河璀璨

玉梅:從無名歌手到大賽冠軍

越南版《蒙面歌手》歌唱比賽節目最近已落幕。最終的冠軍得主是以蓮花形象蒙面的女歌手玉梅。她從比賽開始已受到關注,憑藉實力以及完美多變的唱功而獲得觀眾的喜愛。

透過每趟行程發現越南之美

沿著全國各地的行程給攝影師赫蓮娜‧雲帶來了豐富的寶貴經驗。她從淳樸老實的村民那裡學到了很多東西。

黃婉恩:不借助鎮成的光環

雖然有一位當紅的明星哥哥鎮成,但黃婉恩從未獲得兄長“撐腰”。即使被選中擔任鎮成投資的電影女主角,黃婉恩仍跟其他演員一樣必須付出百分百努力。

泰和:演沉重角色帶來快感

男藝人泰和重返電視圈,參演導演阮方田的國產電視劇《稻草媽媽》。值此機會,泰和向觀眾分享自己塑造每個角色時的壓力以及得到妻子在背後支持的幸福感。

文化藝術

河內絹花製作業

據《越南畫報》,年屆七旬的梅幸老太已有近50年的藝齡,畢生與絹花業結下不解之緣。這位河內之女素享“絹花女王”之譽,其產品蜚聲內外。

有聲讀物受年輕人歡迎

有聲讀物雖然尚未普遍,但因其帶來的便利性,正逐漸成為 越南市場受歡迎的 新潮流。

讓攝影愛好者分享正能量

為讓攝影愛好者有條件分享在日常生活中的美好時刻及正能量,越南小米(Xiaomi)公司發起了“建造超頃刻”攝影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