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獎有感

一星期前,市各民族文學藝術協會常值副主席張四妹來電叫我到協會拿請柬,準備參加徵文比賽頒獎典禮。

(示意圖:互聯網)

(示意圖:互聯網)

2022年1月12日當天,我來到頒獎會場,因疫情限制參加人數,所以會埸的來賓僅約30人左右,而且還要隔著一個座位來坐以確保安全距離,埸面顯得較冷清,一些也不熱鬧,但儀式依然是在莊重和諧的氣氛下進行,毫不馬虎。

主辦單位和各領導致詞完畢後,便開始宣佈得獎名次和頒獎,頒完鼓勵獎,三等獎,二等獎後,便輪到一等獎了,當從張四妹口中讀出我的名字時,我不但感到意外,而且感到非常驚訝。

因為自從執筆寫作後,我一向都沒有參加任何比賽,我自知讀得書少,肚內墨水不多,所以從來不敢去獻醜,而今次參加比賽,說起來也是比較戲劇性。

在發起徵文比賽初期,原本是叫我和文學會另外3位執委做評委,不過做此職位是不能參加比賽,而這對我來說根本不成問題,因為我從沒想過要參賽。

後來由於人事調動關係,我們都不用做評委,那時剛巧我正寫好了一篇在做新身份証時,見證了工作人員處事時態度親民的文章,外子見內容剛巧適合徵文的主題,而文學會會長又不停的催促所有會員踴躍參加,反正有稿在手,而又沒有要做評委時的束縛,便替我投稿參加,不過當時我是反對的,只叫外子將稿寄去報社或《文藝季刊》,外子口頭上答應,卻陽奉陰違的偷偷寄去參賽了,到知道時也埋怨了他一番,說他有心想我出醜。

去年4月底疫情爆發,幾個月的居家隔離,這事情就漸漸在腦誨中淡忘。

今次得獎,完全是出乎意料之外,所以是驚喜參半,而今次能拿到第一名,我覺得可能是,由於疫情關係,參賽的人不多,所以才僥倖讓我冷手執個熱煎堆,應了那句:有心裁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的話。

我讀書不多,所以有很多時候在寫作時,往往有種力不從心,不能暢所欲言的感覺,但,我依然很努力的用心去寫,因為我真的很愛寫作,所以如果不是對寫作有份偏愛和執著,相信也堅持不到現在。

曾經有幾位文友,都說看我的文章時,看到很感動而落淚,我不知他們是真心話,或是敷衍我而說,我都感到萬分開心,因為我的拙文,終於也有人認同了,謝謝您們給我信心!

曾有年輕的文友向我請教寫作心得,我說,無他,只要你在寫文章時,要自己投入角色中,然後將自己所想的意思寫出來就可以了。

我不知這樣說,會否誤人子弟?但我的確是用這種思維來寫作的。

最後,由於在5位鼓勵獎得主中,有位認識的文友,在領獎後對我說了一些話,我認為有澄清的必要,所以特在此提出。

那文友說:

“妳能夠得第一名,應該有幕後操縱,早知我 就不參加,妳們是會裡的成員,當然會得到最高獎項了。”

我不知此文友為何有此說法和想法,我要澄清的是,評委看的文章都是沒有註明姓名,就是為了公平起見,避免有人徇私,而且評委有3位之多,並不是一人認為可以就成事,一定要3位都對那篇文章有共識才行,而且若然真的是由幕後操縱來決定名次,那5位鼓勵獎中,有另一位也是文學會執委,那為什麼不讓那位執委得前3名獎項呢?朋友,參加比賽要有輸得起的心態,不能自己拿不到高名次,就說人家是有後台撐腰呀,這種心態,不但侮辱別人,也侮辱了自己!◆

念 慈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1945年8月19日,河內總起義大勝利。

八月革命打響了

河內某洋房,中年人放下報紙走到窗前,仰望著天空,烏雲密佈,陣風吹過,但是熱騰騰的。他輕輕嘆氣,然後自言自語:“時局已開始混亂,已到一起站起來的時候了……”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數字化有助更好推廣越南美食

憑藉擁有來自 3 個區域的 3000 多道菜餚,越南一直以來被國際稱為東南亞的美食天堂。而越南美食的潛力將在科技的同行下更加突顯出來。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