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約在海邊

天剛剛泛起了魚肚白,一輪紅日正緩緩地從遙遠的地平線上蹭了出來。霞光所到之處都是金燦燦的,它輕輕地灑落在眼前,灑落在海面。這是久違了的海上日出。

相約在海邊

記得我第一次與大海的邂逅還是在我5歲的時候。那天其實並不是為了看海,而是父母帶著我到省外的一家醫院給我看病。我們踏上客輪,陽光很好,天空是單純的藍,澄澈,透明,像是一個正在做著的夢。遼闊無垠的海面,海浪一波接著一波,歡湧著大海的磅礴。

海水的顏色則更為深邃,並不是我們在課本上所瞭解的那樣,一派深藍。海水其實和其他水一樣,都是無色透明的。只是受到光照與環境的影響才有不同的色澤。近處,是淺淺的沙灘,海水是一種微微的黃;遠一點的,則被藻類、海帶以及不知名的浮游植物所縈繞,海水則呈現出一種碧綠來;再遠再闊大一點,海面才漸漸地變為了一種藍。

那樣的一個畫面,竟在我的心裡留下了一種微妙的憧憬來。

小學那會兒,曾被古詩文裡所描繪的海所深深吸引,為了能再次一覽大海的容顏,我總是在母親面前淘氣。而母親實在感到沒轍,就拿著那些的書本與成績來誘惑著我。比如“背完了這首詩,咱們就去海邊。”比如“把這道題做對了我們就出發。”儘管那時候,母親並沒有真的帶我去海邊,但是想要真正感知海的氣息的希冀卻悄悄地種在了心裡。

終於,在唸大學的日子裡,我又一次和兒時期待著的大海相遇了,我有幸再次欣賞它的風情萬種。

我是在夜晚到達海邊的,因並無其他事情,於是索性在海濱旅館暫住幾天。海濱的夜景也著實迷人,星空是爛漫的,海面是爛漫的。你可以聆聽到風吹海浪的聲音,一次又一次地,在你的耳畔,醞釀成一首首海的交響曲。而那天晚上的我,竟也做了一個小小的夢,夢到了從海裡款款而來的一位姑娘向我微笑,人身,魚尾,楚楚動人。那……應該就是傳說中的人魚公主吧!

第二天,我早早地便醒了,對於那個夢意猶未盡。於是,著一身星光與彩霞,踏著柔軟的細沙,走在在海灘邊,想去尋覓著一段唯美的邂逅來。海風瀟瀟灑灑地親吻著我的衣衫,我的額頭,我的肌膚。

大海的黎明似乎有著一種與生俱來的魅力與美麗。天空泛著一點點的魚肚白,一輪紅日正徐徐地從遙遠的地平線上升起來。霞光無垠,所到之處全是一派金黃。幾隻海鷗在高空中自由自在地飛翔,時而展翅高飛,時而低低滑翔,時而拍打著翅膀劃過海面,時而發出幾聲歡快而清脆的叫聲。這是最自然的大海的鬧鐘鈴音。海浪,拖著一道道巨大的水紋,洶湧地拍打在礁石,礁石,淡定地佇立著,穩穩地抵擋著海浪。它們之間的配合定然是最為默契的。

當天色漸漸清晰,那些海水則蕩漾著粼粼的波光。儘管,我並沒有如期待著的那樣到那海裡的公主,但海灘上還是留下了一串串深深淺淺的腳印,那是我對大海的問候與留念◆

管淑平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