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顏白骨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紅顏白骨

       刀 飛


路是心中跨越不過的
一道最痛的坎兒
越想彎車飆飛
路越伸越長在前方招手
我們總是不得不跟在
路的尾巴而走

總有夢在入睡時刻
擷集星星成冠冕
光環閃耀,燦爛人生
然後一覺醒來
只是枕著南柯
走了一回迷茫的彎路

紅塵滾滾,紅樓夢牽
終有無聲落定的時刻
在萬千世界裡
在高堂明鏡裡
只見一撮白髮飄浮
斷續的哀泣

曇花一現
帶來剎那的驚艷
紅顏白骨
帶來銘心的悲傷
遺留下的是漫漫長夜
亘常的嘆息

蓮座千瓣,眾生衹一瓣
生如斯死亦如斯
清風驟來,一切煙消雲散
何畏何懼何所惜
花花飛散去復來
都只是笑談中一壺酒事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在隔離區的 12 天

自檢測出我們一家是陽性後,我們就開始在家隔離,有關部門原本是說要帶我們一家去隔離區的,但後來就一直說沒空位,叫我們暫時居家隔離,一有空位就會帶我們去,我們都各自收拾了行李,有了心理準備,隨時可以起行。

星河璀璨

藝人白龍:藝術世家卻一生坎坷

白龍是南部聞名遐邇的兩個藝術世家的後代。其高祖(曾祖的父親)阮文仕在阮朝宮廷負責禮樂。後來辭官返回永隆省芒替家鄉生活,教導當地民眾㗰劇以在祈安法會或祭祀大典上表演。白龍和胞弟優秀藝人成祿都熱衷於藝術,做出了不少貢獻,但兩人的名份卻截然不同。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