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遺作,悼詩人

序詩人刀飛遺作“火煉”

李志成(刀飛)先生是越南華文文壇上極負盛名的詩人,是六十年代“飄飄文社”和“風笛詩社”創社人之一,也是我青少年時已經仰慕的詩人。

編遺作,悼詩人

數年前與詩人刀飛相識於詩網上,之後在臉書短訊交流中承蒙他多方指導我有關詩的各方面知識,令我在學詩的路上獲益良多。

去年六月中旬,刀飛詩兄在短訊中說他年事已高,不知何日會離開這世界,委託我在他離世之後把他2019年11月之後的詩作品結集成書,因為我之前曾為他編輯過3本詩集,熟悉他的寫作過程,所以便再次委託於我。他提議我即時開始把他每次貼上臉書的作品抄下,預先校正筆誤,以便在他離世後詩集編輯出版的工作可以及早完成,他盼望在他離開這世界之後,他的詩作能夠盡快以詩集的形式和他珍貴的詩友們見面,希望詩友們不要忘記他。我接受了他鄭重其事的囑咐,不敢怠慢,便依照他的意思去做,心中卻一直祈禱著這第四本詩集千萬不要成為遺作才好,可惜事與願違,詩人刀飛在今年8月24日辭世了。

刀飛詩兄不嫌我資歷淺,交付重任,我惶恐之餘,惟有自勉不要辜負詩人的託付,盡力而為。至於詩集付梓出版之後,如何能毫無疏漏地贈送至刀飛詩兄廣大詩友們手中,惟仰賴各位詩長、越華詩壇前輩們和刀飛詩兄的親朋好友鼎力相助了。

刀飛詩兄曾說他的詩作就像是他的孩子,編輯詩集是讓孩子們穿上美麗的衣服。我不是專業的編輯,就算如何努力,我剪裁的衣服未必漂亮,但我深信即使沒有漂亮的裝潢,詩人刀飛的詩句依然熠熠生輝,因為那是他以生活的體驗、用心血寫成、經過火煉的結晶。

不同於以往3本詩集,這本詩集多了古詩和對聯。詩人刀飛以他一貫熱愛生活的風格,深入社會,發掘平凡生活的點點滴滴,用古體詩特有的韻律和節奏,寫出日常生活的酸甜苦辣,素描平凡人物的形像、樸實無華的真和善。讀刀飛的詩,會覺得詩人一直在努力從平凡的甚至世俗認為卑微的人物中去發現心靈的美,從現實生活的冷酷黑暗中去展現人性溫暖的光芒。現代詩部分有多首寫到生和死的感悟,詩人似乎要在他人生的日落時份抓住晚霞一剎的絢麗。

編輯期間,讀著詩人的詩句,如見其人,聞其聲,詩人音容宛在,詩韻長留。刀飛詩兄,我的益友,我的良師!

今天詩集編輯完成,臨窗仰首,天人永隔,不禁唏噓淚灑◆

何惠梅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星河璀璨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