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巷裡槐花香

老街巷順著清河蜿蜒,像一個捋直的腸子,有點自然彎。站在堤岸上看,墨綠色的樹頭遮掩住朱瓦白牆,只能看到露著少許的房脊連房脊,當有風順著河堤滑過來,那些樹頭便清河水一樣,一波推著一波動。

老街巷裡槐花香

街巷,偶爾雞鳴,偶爾狗吠,挑撥起一捧捧微醺時光。

春將盡,草長鶯飛,有一場花事又在趕來的路上,不幾日,街巷兩側這些抽枝生葉的老槐樹,便會一咕嘟一咕嘟冒出許多花,像甜膩的白衣女娃,嘟著嘴,肆意美麗著。

這個時候,如果親自在花樹下走一走,體會到的那種感覺是,一塊梵古畫布,被用熱烈原色塗抹著對生命的熱愛。二里多的街巷,兩側開滿了槐花,高大茂密,而之上又是需仰望才看到的漸次開了密密的花的枝條,早晨的陽光灑落在枝葉的空隙和它們的身上,光影鮮亮。或走或站或仰望,花和花骨朵和翠綠真實,讓人驚訝不已,如果目光和陽光牽手,會是一對新鮮的蝶,快樂起舞。

這街巷沒有荒涼過,一直渲染著它的生機,如果再挪把椅子在房檐下,萬朵陽光覆蓋,會讓我不由得下想到一個人的懷。

是媽媽

不停地做夢。夢裡,住著槐花,陣陣香氣繚繞,揮之不去。

只是重複一樣的場景。年輕的媽媽帶著我,舉著鐮刀,踮著腳尖去夠樹上的槐花。

白嘟囔囔,白嘟囔囔。滿世界的清香,有的,落在我仰起的小臉上……

槐花有很多吃法,可以做槐花丸子,炒槐花茶,槐花包子,槐花餅,尤其曬乾的清河魚蝦兌上新鮮的槐花,再擱上厚厚的豬油。饑餓一下子被填得很滿。

槐花不但可以食用,也是一味良藥,可以止血涼血,防止毛細管脆性過大,滲透性過衰引起的高血壓,糖尿病等。

童年的小船起航,剛剛駛出駛進五個年頭,媽媽病了,但住在老街巷的我,沒曾想過不讓媽媽吃上槐花。

每每這個季節,老街巷便五彩斑斕,多顏色的人從街頭或巷尾或雨後或黃昏迤邐出來,笑容婉轉,似乎比清河的魚要多,還有的挎著相機,眼睛跟著蜜蜂飛。

媽媽這樣告訴我,可以用竹竿綁上彎鐮,自己學著去捋花,花可以捋,但絕不能毀斷樹枝,槐樹是咱們老街巷的,保護好了,才可以讓更多的人年年有槐花吃。

聽了媽媽的話,我去捋槐花,但我坐在門口,讓彎鐮躺在腳邊,抬頭看著層層疊疊的樹頭,樹頭裡小小白色的花朵,一串一串的,白色葡萄似的倒掛枝椏上,幾個不認識阿姨從身邊走過,嘻嘻哈哈,顧盼裡,都是風情。當她們再經過我身邊時,每人手裡拎著袋子,一個胖乎乎阿姨走過去,又轉回來,問我:“小朋友,看你腳邊有鐮刀,是不是想捋槐花?”,我點點頭,沒說話。阿姨說:“我弄得多了,吃不了,勻給你一些吧!”我搖搖頭,沒說話。阿姨又說:“你住在這,這槐花是你們的,我們來弄你們槐花,本是不應該,這樣吧,咱一人一半,你若願意呢,我過年還來捋槐花,過年還來捋槐花,一直到你不讓我們來為止。”

這個胖阿姨是市里的,因為老街巷的槐花,因為我笑著答應了阿姨,她就成了老街巷裡每年流動的風景。

而我,一直像槐花一樣袒露在季節裡。枝枝杈杈,儘是您給的柔軟。

當然,槐花也落。槐花是一種內斂沉默的花,藏在茂密樹葉裡,沒見全開就落了,一地玉碎。落了的依然嫩黃翠綠,也是沒開盡的樣子,像欲說還休,像欲愛不能,像情至濃時愛人卻抽身而去。

又是槐花飄香時,我學   著媽媽,叫著上小學的兒子說:“今天,我們一起去捋  槐花。”
槐花香,槐花香了……◆

郭之雨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