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沙巴孩子有個約會

今年2月底,我們團隊第八次往沙巴行善。有些朋友問我:“為什麼要去到沙巴這麼遠做慈善?”

孩子們在嚴寒天氣中津津有味吃著蛋糕。

孩子們在嚴寒天氣中津津有味吃著蛋糕。

其實我們團隊,無論東南西北,遠近,只要應該幫的,都不會拒絕,只怕沒有經費,沒有緣,我們的要旨是“雪中 送炭”。

一開始,是團友,發現沙巴有幾個貧困山區,很少得到援助,村民生活貧困,就提議團隊去援助。沙巴是個有名的旅遊勝地,我們就當旅行吧!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呢?於是我們就籌備計劃,去了第一次,第二次……到今年再去就是第八次了。

沙巴位於越南西北部的老街省,海拔1600米,有“雲霧山城”之美稱,全年平均氣溫18至28度,山區氣溫更低,冬季初春,溫度下降,甚至有時會下雪。   

沙巴居住著6個少數民族同胞,多以種植,手工紡織,刺繡為生。沙巴居民勤奮,樸素,單純和藹可親。在市鎮做生意的,大都是來自河內的北越人,沙巴的特征吸引各地旅客,西方旅客佔多數,住在沙巴市內,或住在旅遊景點附近的人民,生活不憂。而在遠離市鎮,住在偏僻山區的少數民族同胞,長年雲霧籠罩,耕地不多,生活清貧,村民講越南話時,多數混雜本族語音,所以他們出去工作也有不便,難以脫貧其一原因。

我們團隊38人從胡志明市,乘搭晚班機出發,抵達河內是晚上11時半,踏出沐牌機場時,大家都要添衣戴帽,這時氣溫是11度。

行李有1000份小孩的暖衣、鞋襪、書包、玩具、故事書、餅乾糖果等,大家分工推往停車場,推著堆得高高滿滿的行李,踉蹌的走了10分鐘,才見旅遊大巴,上了車,立刻往沙巴出發,這時正是凌晨一時,車上除車機聲,就是鼻鼾聲,大家都累了吧!我卻無法入睡,想探索河內午夜的街道,玻璃窗卻蒙上了一片霧紗,我在玻璃窗上隨手畫了畫,看到外面一片漆黑,就專心閉目養神。到沙巴市已是第二天早上6時,但天還是黑麻麻的,還以為是半夜呢!我們要轉16座的轎車,才可以進入沙巴鎮內,因為鎮內都是斜坡小路,大巴不通行。
 
第一站:去沙巴市,為重建幼兒園舉行動土儀式和派發300分禮物給小學生。我們分坐3部16座轎車,一路上雲霧迷濛,不愧為“雲霧山城”,大白天也要開著車頭燈才能開車,車鏡外的美景,好像掛上了灰白的霧帳,無法看清景物,走了一小時的車程,還差一個斜坡就到,但車卻爬不上去,因為斜坡太高,路窄,加上拐彎位,車不夠馬力走上山坡,感覺車要往後退的,大家都害怕,趕快下車去接力,大家知道危險,但眼前之急 ,只好謹慎,齊心合力的推吧!與司機相應,車就順利走上了山坡,在場者看到這一幕,都會感動。3部車都要這麼費力,才能把禮物運送到目的地,在推車時,也有團友給輕傷了腳,還要走路上斜坡,雖然有點累,但大家都認為,難得在雲霧中漫步,也是一種體驗與享受。

山區上村長、校長幾位老師,已準備好座位,簡單的茶點、水果迎接我們團隊,村民早已興奮的在等待領取禮物。

我們團長代表兩位沒有出席的善長人翁,轉交校長3億元,用作重建幼兒園經費,另一位捐助4500萬元,援助幼兒園添置學生基本用品。團隊中兩位修行者(和尚),即時幫忙誦經,舉行動土儀式,然後給學生、村民派禮物,結束後我們趕回酒店用餐待繼續出發。

第二站:去沙巴市巴灑縣貧困區,我們準備了700分禮物給本區學生,中午仍然煙霧瀰漫,45分鐘車程,我們到了山區學校門口,學校小小的操場,學生在雲霧下,一排排坐得很整齊,全部都戴上口罩,很有秩序,見到我們團隊,他們很高興,但沒有喧嘩,老師帶領他們唱歌,拍手歡迎我們。

我們給他們派發禮物、糖果時,發現他們都很誠實,看到誰手裡沒有,我們就派,他們就瞪大無邪的眼睛,說:“我有了”,還打開口袋給我們看,要證明他沒有說謊,他們這優點,是值得讚賞的。

從本市運送到沙巴的禮物,我們已代表善心人士,親手傳遞到偏僻山區的學生手中,猶如傳送到一份愛心,互相分享著人間溫暖,在嚴寒雲霧籠罩下,溫情融化了濃霧,熱心抵擋了刺骨的嚴寒,看著村民感恩的目光,小孩拿著沒吃過的小蛋糕,捨不得大口吃,而一小口,一小口品嚐的那個樣子,讓人感到可愛又可憐!看著學生捧著禮物,興高采烈走回家的臉孔,我們比他們更感幸福,快樂,也給了我們更大的動力。

當我們聽到;“你們會再來嗎”?我們回答:“會的,你們加油!努力!我們會再來的!◆

焯 婷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示意圖源:互聯網)

諸事皆宜

在和朋友“嘆”咖啡的時候,身邊有名園丁在收拾草地,只見他手提鐵叉,一叉一張,輕而易舉就把零星散落的片片落葉撿拾得乾乾淨淨,既能清除落葉,又不傷綠草,好有智慧。

星河璀璨

《碧眼》觸動觀眾心靈

電影《碧眼》的導演維克多‧武認為,該片奪得第二十二屆越南電影節最高榮譽金蓮獎,大部分有賴於作家阮日映所編著充滿情感的故事內容。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越南文學受諾貝爾獎青睞

由於某種原因,諾貝爾委員會寄給越南作家協會代表關於建議推薦2022年諾貝爾文學獎作者提名的信函竟遲到了半個多月。雖然錯過了機會,但這仍然是讓讀者特別感興趣的信息。

文體與藝術活動正邁向正常化

經過一個多月放寬實施各項防疫措施後,本市的文化、藝術、體育活動正按照適用於每個地方、區域規定的準則而重新開放。市文體廳副廳長梅柏雄已就這些活動接受本報專訪。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