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市趣聞

在街市裡,有著各型各格的販賣者,賣著種類各不同的貨物,而其中有一些小販,他(她)的售賣方式,更是“超”有性恪,有時候會令到顧客哭笑不得。

(示意圖源:互聯網)

(示意圖源:互聯網)

筆者特取其中一二趣事來與大家 分享。

鐵價不二的大哥
街市內有某小販大哥,在攤位的地瓜(蕃薯)前,放了一個牌子,上面寫明1萬5000元兩公斤,有一婦人挑選了1公斤,然後遞給小販8000元。

想不到小販這樣說:“1萬5000元。”

婦人不解的問:“買兩公斤是1萬5000元,現在我買1公斤,不就是8000 元嗎?為什麼仍是1萬5000元?”

小販居然面無表情的說:“買兩公斤1萬5000元,買1公斤也是1萬5000元。”

婦人有些莫名其妙又無奈的說:“家中只得丈夫和我,兩公斤太多了,吃不完會壞掉的,你賣1公斤給我,我給你1萬元,可以了吧。”

誰知小販斬釘截鐵的說:“不可以,妳要兩公斤是1萬5000元,1公斤也是1萬5000元。”

聽完小販的話,婦人瞪了他一眼,然後轉身離去,邊行邊嘀咕著:“真是豈有此理,那有這樣死板做生意的嗎?街市內又不是只有你有地瓜賣,我就不可以去別檔買嗎?”

在別檔買了,我就不賣的大姐
在街市內轉了幾圈後,一女士兩手已挽滿了東西,在擁擠的人群中左穿右插後,她站在一菜檔前,向賣菜的大姐說:“請賣5000元香菜給我。”

賣菜大姐用奇異的眼光看了她右手一眼,然後語氣略帶敵意冷冷的回答:“不賣,妳在那檔買芥菜,就去那檔買香菜吧。”

那女士聽了大姐的話,不由感到有些愕然,她望了菜檔上的芥菜,再望著自己右手上的那把芥菜,然後氣憤的說:“妳有沒有搞錯呀,我時常光顧妳買菜,也算是熟客了,今天我想煮即食麵,放芥菜仔比較好吃,而妳檔口只得大芥菜,沒有這種芥菜仔,所以我才去別檔買,人家也有賣香菜的,但我依然轉回來幫妳買香菜,誰知道,妳卻是這樣對顧客的,不賣就算,妳以為整個街市,只得妳一檔賣香菜嗎?真是不知所謂,神經病。”

說畢,女士氣沖沖的轉身而去。其他正在菜檔買菜的婦女,忍不住都用異樣的眼光望著菜販大姐。

有原則的賣魚大嬸
在魚檔前,一婦女站在一旁,等候魚販替她把買的3條魚處理,當時還有另兩位女客人正在挑選魚。

當第二條魚差不多處理好時,就有另外一位女士來買魚,她從盆中選了一尾魚放在秤上,然後問賣魚大嬸:“這條魚多少錢?”

大嬸停下手上動作,望著秤上的指針說:“這尾魚550克,5萬5000元。”

說完就低頭繼續手上的工作。

女士說:“多少錢1公斤呀?一條魚就要5萬5000元這麼貴啊。”

大嬸頭也不抬地答:“這種魚10萬元1公斤,550克就是5萬5000元,沒算 多妳。”

女士還價:“就算5萬元好了。”

大嬸搖頭說:“1公斤魚我也只賺得幾千元,不可以減了。”

“不減就算了,那妳立刻替我處理吧,否則我就不買。”女士不耐煩的說。

大嬸抬頭看了她一眼,皺了皺眉頭說:“我要先處理好這3條魚後,才可以處理妳的魚,因為這位大姐已等了很久,現在尚有一條未處理,很快的,妳等等吧。”

“不,妳要先處理好我的魚,否則我不買。”

不知是否嫌大嬸不肯減價,或是其他原因,那女士堅持一定要大嬸替她先處理自己的魚。站在一旁等的婦女,見此情況,剛想開口叫大嬸替那女士先處理她的魚,以免大嬸失了這宗交易。

誰知她還未開聲,大嬸就已對女士說:“妳不買就算了,如果妳趕時間,可以開聲要求別人讓妳先做,而不是要威脅人,說真的,就算做成妳這筆生意,我也只不過賺妳幾千元罷了,又不是幾十萬,妳不買我也沒什麼損失, 因為妳不買,還有別人買呢!也不差妳一個。”

那女士聽了大嬸的話,似乎被氣壞了,她狠狠的瞪了大嬸一眼,口中不忿的嘮叨著,最後在眾人不滿和不屑的目光下,灰溜溜的轉身疾步離去。

而幾個買魚的顧客,都對大嬸投以嘉許和諒解的目光。

賣魚大嬸,有性恪,給個讚妳!◆

念 慈

相關閱讀

最多點擊

張漢明書畫家在整理剪報冊。

藝壇又少一耆英

今年中秋節的清晨,接到了一個惡耗,人民藝人、華人名書畫家張漢明于中秋節當天病逝。這確是震撼越華文學藝術界的消息,藝壇又少一耆英了。心裏不禁湧起悲傷。今年7月份,還與張畫家通訊,想不到兩個月後,他與世長辭,人生聚散無常令人感慨萬千。

星河璀璨

吳美鴛回憶與凱特‧摩絲騎摩托車的紀念

近日,吳美鴛載著超模凱特‧摩絲走在西貢大街上的合影突然被熱傳。這張在1996年《Vogue》雜誌上充滿東方氣息的圖片背後是一個關於美國工作團隊在越南的有趣故事。

使勁辦法找選美佳麗

在2019年啟動的4大選美比賽包括:全球越南本色小姐、越南世界小姐、越南環宇小姐以及越南旅遊花魁,另外還有2至3個世界級選美比賽。因此,組委會在尋找才色兼備的參賽者時遇到不少困難。

文化藝術

畫家黎沙龍:西貢隔離時

最近,黎沙龍畫家對受疫情影響的人生、一線力量、愛心飯盒和方便麵等畫面的 描畫,已觸動了許多人的心。在每一幅畫的背後是一個溫暖的故事。

應用科技滿足新時代辦報需求

一年一度的“六‧二一”越南革命報刊日96週年紀念在全國上下集中一切力量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到來,這是繼去年後我國迎來的第二個不尋常的節日。新冠肺炎疫情給媒體行業帶來很大的挑戰,影響到廣告收入,而在新媒體、自媒體、社交網的快速發展下,也給傳統媒體帶來極大的考驗。

西方人眼中的西貢

以西貢為攝影主題的攝影師很多,但被喻為“西貢丁進茂”或“西貢三泰”的則屈指可數。然而,有兩位攝影師卻得到該城市的優待和滋養,他們是《西貢遺跡》的亞歷山大‧加雷爾(Alexandre Garel)和《西貢待續故事》的菲利普‧范登伯格(Philip Vandenberghe)。